跳到主要內容

臺灣博碩士論文加值系統

(44.200.194.255) 您好!臺灣時間:2024/07/23 04:40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 
twitterline
研究生:陳凌
論文名稱:歐洲共同市場對外關係之研究
指導教授:陳元陳元引用關係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淡江大學
系所名稱:歐洲研究所
學門:社會及行為科學學門
學類:區域研究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1974
畢業學年度:62
語文別:中文
論文頁數:493
中文關鍵詞:歐洲共同市場對外關係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0
  • 點閱點閱:313
  • 評分評分:
  • 下載下載:0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0
  「歐洲共同市場」(Euromarket)即「歐洲經濟共同組織」(The 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自一九五七年三月訂立「羅馬條約」(The Treaty of Rome),並於一九五八年元月一日正式成立以來,迄今業有十六年之歷史。「羅馬條約」的莊嚴簽字,被廣泛稱譽為歐洲史上最成功的不流血革命之開端。
  創設「歐洲共同市場」之最終目的,旨在使所有歐洲國家,包括東歐共產集團(Communist blocof Eastern Europe)在內,經濟與政治的聯合或整體化(through economic and political union or integration),以創建「歐洲合眾國」(The United States of Europe)。
  十六年來,「歐洲共同市場」之發展,雖距離最後目標尚遠,但其在經濟方面之驚人成就,則為舉世共睹之事實。在現代國際社會中,經濟聯盟(economic association)足以影響世界情勢,而經濟聯盟復為政治統一(political unity)之先決條件。現階段之「歐洲共同市場」,正擬藉經濟聯盟以達政治目的,冀與美、蘇抗衡並樹立第三勢力(Third Force)。
  假經濟聯盟之過程中,「歐洲共同市場」曾制定「共同農業政策」(Common Agricultural Policy)、「工人同對外關稅」(Common External Tariff)、「共同社會政策」(Common Social Policy)及更有「共同貨幣政策」(Common MOnetary policy)之創議等等,而為達成「政治聯盟」(political association)以建立「歐洲合眾國」之最終目的,值欲進一步透過對外關係(external relations)、對外政策(external policy )以醞釀形成「共同外交政策」(Common Diplomatic Policy)。共同市場之對外關係,為其未來共同對外政策之基礎,對外關係之演變,迺係共同對外政策醞釀之過程。「歐洲共同市場對外國關係之研究」(A Study of External Relations of the European Common Market)即在探討此一過程之醞釀、演變及其影響。
  「歐洲共同市場對外關係之研究」共分十章:
  第一章為總論,首先研究共同市場對外關係之權限、機構、新組織、以及機構成員之心理運作和變遷等。
  共同市場對外關係之主要權限,根據「羅馬條約」之規定,為制定「共同商業政策」(Common Commercial Policy)及與第三國談判加盟協約(Association Agreement)。「羅馬條約」所規定的祇是一般性原則,施行上則較偏重於與第三煙談判加盟協約。而此種談判之目標,雖在謀求建立超越關稅或商業協定之關係,但事實上,已逐漸重視藉關稅優惠(preferentical tariffs)而達到政治之影響。
  行使共同市場對外權限之主要機構為「歐洲執行委員會」(The European Commission)和「部長會議」(The Council of MInisters)。前者草擬建議並負責執行,後者票決建議之行與否。「歐洲執行委員會」屬下尚分設執行小組(the Directorate-General),各有所司。由於對外關係日趨複雜,一九七○年另成立一新組織-政治委員會(The Political Committee),以協調共同對外政策。此一新組織對共同市場之體制,僅具鬆弛且定義混淆之聯繫作用。
  根據「羅馬條約」之規定,共同市場對外機構係以會員國派遺代表所組成。因此,對外機構之成員具有雙重身份:一為謀求其所屬國家利益之代表;二為扮演爭取共同市場利益之角色。此種雙重身份,面對複雜的國際談判和利害關係,常引起嚴重的心智衝突。所幸在對外共同作業之廣泛接觸中,成員藉「社會化過程」(Process of Socialization),機構產生「貫通機構社會化」(Cross organization Socialization)之作用,逐漸培養「新歐洲」(New Europe)之共同理念和目標,使對外政策日趨一致。因此,在短短的十六年內,即與六十餘國建立密切關係,使「歐洲共同市場」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集團。
  第二章 歐洲共同市場與非洲之協約關係
  所謂與非洲之協約關係,係指與「漠南非洲國家」(South African Countries of the Sahara Desert)之關係而言,並不包括北非回教民族(Mohammedan Race)之阿拉伯國家。「漠南非洲國」即「羅馬條約」「海外國家及領土(The Overseas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之「非馬聯盟國(African Associated States and Madagascar)以及「亞魯沙協定」(Arusha Agreement)「拉哥斯協定」(Lagos Agreement)之英系東非國家。
  一九五八年「非馬聯盟國」加入共同市場之「附屬方式」(Type of Affiliation)非出於自願,而係基於其「殖民國」(Colonial Country)法國之堅決主張。法國認為,非洲殖民地既可作工業原料與農產品的供給地,又可為工業產品之消費市場,對共同市場可謂有利面無一弊。因此,「非馬聯盟國」與共同市場之關係,遂建基於「羅馬條約」及「海外國家和領土加盟適用規約」(Applicatory 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Association of the Overseas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with the Community)。
  一九六○「非洲獨立年」(The Year of African Independence)絕大部份國家獨立之後,即醞釀談判第一次「雅恩達協約」(The convention of Yaounde),以調整並擴大與共同市場之關係。迨第一次「雅恩達協約」於一九六九年到期,隨即簽署第二次「雅恩達協約」。嗣後英系東非三國和奈及利亞(Nigeria)亦步武「非馬聯盟國」與共同市場建立關係。
  共同市場的對外關係中,以與非洲最為密切和重要。共同市場和非洲之協約,主要著重於「財政援助」(financial aid )及「互惠關稅」,其中「財政援助」是含有達到「歐非聯合」(Eurafrica)之政治動機。然而非洲甫告獨立,對「新殖民主義」(New Colonistism)深懷恐懼。因此,非洲國家一方面堅持「不結盟政策」(Nonalignment Policy),他方面擬籌組「非洲共同市場」(The African common Market),以擺脫共同市場之政經操縱。但「非洲共同市場」之籌組,?於非洲內部諸種因難,成立無期。故非洲在可預見之將來,仍然無法不受共同市場之政經影響。
  第三章則在探討共同市場與開發中國家(developing countries)之關係。非洲國家已如前述。玆就拉丁美洲、中東諸國和南亞地區三部份加以分析。開發中國家之人口約佔世界人品總數之半,在東西冷戰局勢中,具有舉足輕重之地位,且開發中地區(developing area)為未來世界經濟發展趨向之重心所在,故共同市場不惜多方爭取。
  共同市場對開發中國家均予關稅優惠待遇(Preferentical treatment),其主要優惠對象為「七七集團」(Group of 77)之成員。共同市場對開發中國家之關稅優惠原則,較之「甘迺迪減況會議」(Kenedy Round)之協議尤為重要。優惠待遇之政治和心理影響並不亞於經濟利益。事實上,共同市場對開發中國家優惠之主要目的,乃在擴大其政治之影響力。
  拉丁美洲與共同市場原具有傳統之良好貿易關係,但共同市場予「非馬聯盟國」和「不列顛國協國家」(The BRitish. Commonwealth Courtries)以優惠關稅後,對拉丁關洲之輸出打擊甚鉅。拉丁美洲國家有鑒於此,迺仿效「歐洲共同市場」成立經濟組織,計有:「拉丁美洲自由貿易協會」(Latin Amerioan Free Trade Association)、「中美洲共同市場」(Central Amerioan Common Market)、「安德斯集團」(Andes Group)和「加勒比海區自由貿易協會」(The Caribbean Free Trade Association)等。惟此類經濟組織之成效不大,拉丁美洲國家遂分別與共同市場進行貿易談判。
  中東諸國與共同市場之關係,極端複雜。自一九六七年以、阿戰爭爆發後,業由單純的貿易關係轉變為複雜的政治問題。而中東諸國無法與共同市場進一步擴大關係,亦為政治問題從中作崇之故。尤其一九七三年中東戰事再度爆發而掀起復雜關係之高潮。一九七三年之以、阿戰爭,阿拉伯國家以石油作武器,迫西方國家對以色列施加壓力,以退還所佔之領土。共同市場鑒於礙分之八十的石油,係來自阿拉伯集團,故採親阿政策。不料因此觸怒美國,使美國與共同市場之關係陷入低潮。一九七四年三月四日,共同市場「外長會議」(The Sessions of Foreign Ministers)宣稱欲與阿位伯國家召開一煩「經濟合作會議」(The Conference on Economic and Cooperation),使得共同市場與中東諸國之關係進入更微妙之階段。阿拉伯國家之石油戰略,因或改變世界均勢(world balance),誠非始料所及。
  共同市場與南亞地區之關係較為單純。南亞地區之開發中國家雖亦享有關稅之優惠,但其稅率仍高出共同市場會員國七、八倍之多,對開發中國家之輸出依舊不利。因此南亞國家曾擬組「亞洲共同市場」(The Asian Common Market),惜以亞洲地區之政治、經濟和地理因素極其複雜,無法協議而告失敗。今後南亞國家與共同市場協議進一步關係,惟在謀求降低關稅方面多作努力。
  共同市場對開發中國家之政策問題,與其「聯盟政策」(Association Policy)的演變具有密切之關係。共同譏對開發中國家之關係,是以經濟為手段,政治為目的。雖然開發中國家明知共同市場之企圖,但在與共同市場建立關係之過程中,獲利匪淺,故無意中斷此種聯繫。共同市場為擴大對開發中國家之政治影響,正擬定對開發中國家之聯合發展構想(a Community Policy for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第四章 歐洲共同市場與歐洲非會員國之關係
  與歐洲非會員之關係,是共同市場對外關係中最有意義者。共同市場對歐洲非會員國之目的,旨在透過經濟關係和共同理念(Common idea),吸納所有歐洲國家成其會員國,而達到建立「歐洲合眾國」之最終理想。
  「歐洲自由貿易協會」(European free Trade Assooiation)之宗旨,具有促進歐洲經濟統合(European Economic Integration)之遠大目標;即希望與共同市場取得協調,以謀求整個歐洲經濟與政治之進步。一九七三年一月一日,「歐洲自由貿易協會」之會員國:英國、愛爾蘭和丹麥正式加入共同市場,此在共同市場與「歐洲自由貿易協會」之關係史上,具有劃時代之意義。玆「歐洲國自由貿易協會餘國」(Rest of Eruopean Free Trade Association)業成為共同市場爭取之對象。惜「餘國」之加盟,外有阻力,內生困撓,一時無法實現。為來日計,惜「餘國」正與共同市場協商未來自由貿易問題。
  希臘是第一個與共同市場建立協約關係的歐洲非會員國。「雅典協約」(Athens Agreement )之目的,乃在透過共同市場之經濟和財政援助,使希臘於一九八四年成為共同市場之一員。惟希臘邇來政局不穩,軍變迭繁,共同市場深為未來關係憂慮。
  土耳其與共同市場之關係較為正常。土耳其祇要在十七年的「準備時期」(preparatory period)和「過渡階段」(transitional stage)中,平衡國際收支(international balance of payments),「安卡拉協約」(Ankara Agreement),將於一九八一年為「羅馬條約」所取代。
  儘管西班牙非常贊同共同市場之終極目標,亦熱中於申請加盟共同市場,但西班牙的專制政體(absolute monarchy)卻阻?其多年之努力。雖然,西班牙仍繼續與共同市場談判,俾早日藉共同市場之援助,發展經濟,定安社會,提高人民生活水準,以免「西班牙之父」佛朗哥元帥(Francisco Franco Bahamonde)逝世后,為共黨所趁,陷國家於混亂之中。
  歐洲非會員國加盟共同市場雖有要困難存在,但僉信「小歐洲」擴展為「大歐洲」仍有可能。
  第五章係敘述共同市場與自由世界非會員工業國(non-member industrial countries of free world)之關係。共同市場對自由世界非會員工業國之關係,雖未表現敵對之態度,但至少在關稅方面不予以優惠,已足使工業國之產品無法在共同市場競爭,從而影響工業國之輸出。因此,自由世界非會員工業國在共同市場共同對外關稅(Common External Tariff )之壁壘下,祇得轉向其他地區開拓市場。尤有進者,日本遂建議加、澳、紐、美等國合組「太平洋經濟圈」(Economic Circle of the Pacific Ocean)。
  第六章是值得注意的一章。此章討論共同市場與共產國家之關係,特別是蘇俄及其東歐附庸國(Soviet Satellites in Eastern Europe)。
  蓋自二次戰後,東歐國家被關入「鐵幕」(Iron Curtain),遂與西歐集團形成敵對之局面。東西「冷戰」(Cold War)於焉開始。因此,東歐集團對西歐國家凡從事經濟統合或政治聯盟之各項步驟,無不極盡攻擊之能事。「歐洲共同市場」亦不例外。共同市場成立伊始,共產集團即倡言:「歐洲共同市場不過是一片烏雲,不久即散。」「這棵樹在未長枝以前,即將死掉」。但嗣後共同市場之茁壯與發展,出乎意外,共產集團惱羞成怒再肆恐嚇說:「共同市場是在破壞歐洲的貿易,事實上是對其他國家宣戰!」
  東歐集團對共同市場之看法,反對共同市場之理由以及抵制共同市場之策略,皆在一九六二年八月二十七日,俄共召開「馬克斯主義理論家國際大會」所發佈的「論西歐帝國主義聯盟(即共同市場)提綱」一文中,表露無遺。在俄共採取反對共同市場的策略中,最主要的反擊工具,莫過於強化「經濟互助委員會」(The Council for Mutual Ecomomic Aid)之組織與功能,以為共同市場之對抗體。且通過一英「社會主義國際勞動分工基本原則」,作為全面對抗共同市場之理論根據。此一「原則」之重要性不亞於共同市場之「羅馬條約」。
  東歐集團對共同市場的攻擊與對抗,反映了共同市場的成就和「經互會」之失敗。而共同市場的經濟成就,逐漸誘使東歐國家「西向」(Westward)貿易。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六年間,東歐輸入共同市場之總額由六億七千八百萬美元增加到十七億九千八百萬美元,共同市場輸往東歐之產品亦由六億二千六百萬美元增加到十六億七千一百萬美元,由此可見東歐集團「西向」貿易之活躍。南斯拉夫(Yugoslavia)甚至與共同市場簽立一項「商業協定」(Commercial agreement),此項協定燕為東西歐之貿易奠定基礎。在東西貿易過程中,西德和法國成為東歐國家之主要貿易夥伴。並和西德的「東進政策」(Ostpolitik)、法國的「法蘭西主義」(Frenchism)具有密切關係。
  共同市場對東歐貿易之重視,原非發自政治理念(political idea),而是鑒於各國生產力之擴展,仰賴所謂自由世界市場已嫌過小,因而對東歐各國不得不加以重視。迨共同市場擴大後,儼然成為美蘇以外之第三勢力,方積極拓開與東歐集團之外交關係。東歐國家亦懼於共同市場可能成為世界最具潛力之政經集團,而對共同市場逐漸取妥協(compromise)之態度。因此,共同市場假貿易過程中,扮演蓍和緩東西歐緊張氣氛之角色。此一角色亦或有利於國際政治緊張局勢之緩和。西方國家咸信東西歐藉貿易而建立相互關係,可打開二次戰後之冷凍局面,同時進而可期待一「新歐洲秩序」(New European order )之建立。
  惟此種期待,為一九七四年五月七日,西德總理布朗德(Willy Brandt)因根特.季佑姆(Gunther Guillame)間諜案引咎辭職而蒙上陰影。
  西德是建立「新歐洲秩序」的導演與主角,亦復東歐集團最重要的貿易夥伴。西德的「東進政策」,不祇是一種外交政策,同時也是一種經濟政策。在西方大國之中,美國有其全世界的盟邦,拉丁美洲的特別經濟集團,英國有其國協國,家法國有其非洲集團,而獨西德闕如。二次大戰前,東歐是德國的勢力範圍,為德國的主要市場與原料供給地,與德國關係極為密切。所謂「東進政策」一言以蔽之,即西德欲與東歐國家進行和解,俾向東尋求政治與經濟發展之出路。
  如今「東進政策」之始作甬者,卻因此竟成「東西和解」之祭品,真乃一絕大諷刺!布朗德之去職,勢將影響「新歐洲秩序」之發展。
  歐洲共同市場與英國之關係列為第七章。
  英國與共同市場的關係,是現代國際關係史上最令人同情的事件之一。日趨沒落的大英帝國,與共同市場歷經十二年之艱苦談判,受盡法國的冷嘲熱諷,備嚐世間奚落的辛酸,始於一九七三年正式加盟共同市場。
  一九六一年,英國有首次與共同市場談判,不幸出師未捷身先死,為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所否決,保守黨麥米倫政府(The Maomillan Government)因之垮台。一九六七年工黨政府重提申請,亦踏覆轍。一九七○年重開談判,當年英國與會首席代表奚斯(Edvard Heath)終於一九七三年如願以償。
  然而,英國甫加入共同市場一年,即因「共同農業政策」和「共同對外關稅」之壓力,促使經濟惡化,助長物價飛漲。奚期首相被迫解散國會,重新大選,結果保守黨再度為之付出政權!如今欲與共同市場重開談判,否則將宣佈退出的英國工黨首相,也就是一九六七年堅決主張再底申請加入的威爾遜(Harold Wilson)!這真是國際政治風雲變幻,最富戲据性的一幕。
  威爾遜受命組閣後,即任命外相賈拉漢(J.Callajhan)處理重新談判事宜。一九七四年四月一日,賈拉漢正式與共同市場展開談判,英國要求改善(1)共同農業政策;(2)英國預算貢獻;(3)英國與國協聯繫;(4)國家主權等問題。然共同市場其他各國之初步反應,即予以強烈反對--尤以法國為然。儘管威爾遜常比喻說,申請參加運動俱樂部,會章要求切斷一條腿為條件,是則加入有何意義?言下似謂如果談判無成,既使退出共同市場亦在所不惜。但就事實而言,無論工黨或保守黨執政,兩黨原則上皆不反對加入共同市場,唯一不同之點,則在於加入之條件上。因此,在未來雙方談判過程中,英國或可得到較佳的加盟條件,但不致於完全退出共同市場。另一方面,四月二日,法國總統龐畢度(G. pompidou)猝然病逝。龐畢度死後,法國反對英國要求之態度是否改變,也將影響與共同市場之未來關係。
  第八章 歐洲共同市場與美國之關係
  美國原屬自由世界非會員工業國,綠與共同市場具有密切關係,故專章論述。
  美國於二次戰後,挾其國富民強,躋身自由世界之領導地位,就歷史而言,共同市場國家和美國係具有血濃於水的遠親關係。致在政治上、文化上、思想上、學術上,一脈相承,產生一種特殊的親和力,相互聯繫豕密不可分。因此,美國對於西歐的政經統一,始終堅持其基本政策和信念--認為西歐的統一,是西方聯盟的東邊支柱(an eastern pillar of the western alliance),是大西洋團結的象徵,也是自由世界福利之關鍵,而予以熱烈支持。
  自一九二○年代以來,美國經濟以壓倒的優勢一直領導著世界經濟體制。「歐洲共同市場」之成立,導致世界經濟關係的劇大變化,舊有的經權力平衡(economic power balance)便為之破壞無遺。美國對共同市場初期之看法認為:「益趨發展的歐洲共同市場,將可匹敵美國的國際經濟地位;甚或在某種程序上凌駕美國之上亦未可知。」
  果然,「內六」的日趨繁榮,已然對美國經濟構成極大之威脅,尤以在貿易、農業及投資等方面為最。美國為謀求解決共同市場對其經濟日益不利之影響,曾與共同市場進行「狄倫回合」(Dillion Round)之談判,並提出「一九六二年貿易擴展法」(Trade Expansion Act of 1962),擴大授權總統降低關稅,以期共同市場作相對之讓步。惟「貿易擴展法」並未能解除共同市場對症狀國之經濟威脅,於是美國於一九六四年起與「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之締約國,舉行「甘迺迪回合」(Kenedy Round)。「甘迺迪減稅會議」之談判對象雖是「GATT」的締約國,但共同市場卻為美國的主要對手。減稅會議歷經三年之艱苦談判,於一九六七年獲得協議,協議與會各國之關稅降低分五年完成,自一九六八起原則上每年降低五分之一,至一九七二年完全廢除。惜減稅協議因各國利害不一,尤其共同市場對「共同對外關稅」(CET)仍作保留,執行結果並不理想。
  於是一九七三年初,尼克森(Rechard Nixon)總統要求國會通過「貿易改革法案」(Trade Reform Act of 1973),欲再要求擴大總統降低關稅之權力,但遭國會否決。美國不得不於同年九月假東京召開一項主要貿易國之財政部長會議,就世界貿易自由化(trade libertication)問題作廣泛討論。此基會議或謂為「尼克森回合」(Nixon Round)。
  共同市場擴大后,更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權力中心(centre of economic power)。其輸出值約為美國之三倍有奇,輸入值達四倍,黃金儲存量亦超出美國甚多。如此龐大之經濟力量對美國之影響更鉅。共同市場擴大後,除對美國經濟發生巨大之影響外,在國際問題處理上也增加美國諸多不便。尤以一九七四年為解決世界性能源問題(energy issues )最為嚴重。從此亦可看出共同市場擴大後,西歐在外交和政治上欲逐漸擺脫美國之影響力,所採取的自主態度。
  共同市場在華府能源會議中,儘管意見分歧,但嗣後法國從事協調,於一九七四年三月四晶宣佈欲與拉伯國家舉行一次「經合會」(Conference on Economic and cooperation),確保共同市場的石油供應。美國認為共同市場此種唐突作法,有違美歐間就國際問題相互諮商之協議,是一種「北大西洋公約組織」(The 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會員國之外交背信。因此,美國警告共同市場不可因追求狹隘的國家利益,而將過去聯盟之成就予以犧牲,否則欲自歐片面撤軍。共同市場對美軍自歐撤退深懷恐懼,建議召開一項美歐高層會議,並要求美國接受一種決策機構,但不納入此一機構內,以協商國際問題之西方共同意見。此項建議為美國與共同市場關係史上的大事。
  尼克森總統於一九七四年四月四日「此大西洋公約組織」二十五週年前夕,再呼□共同市場不要因彼此經濟和貿易上的歧見,使大西洋兩岸產生鴻溝,使「大西洋社會」(Atlantio communtity)消失於無形。更指出共民市場為謀求一個歐洲人的歐洲,不惜以泛大西洋(Pan-Atlantic)的團結為代價,而犧牲西歐安全的危險性。
  共同市場成立以來,漸與東歐共產集團緩和緊張關係,卻跟領導自由世界的美國加深敵對,此種形勢之醞釀,亦可見共同市場對外關係演變為共同外交政策之痕跡。
  法國為共同市場之中堅,其意見常影響共同市場之態度。法國一向主張擺脫與美國之「特殊關係」,團結一體,共同意見(one voice)與美國分庭抗禮。戴高牙樂派(Gaullist)的龐畢度(Pompidou)逝世後,或將影響美歐未來關係。
  我國與共同市場之關係較不密切:一來我非其關稅優惠國家;二來共同市場國家多與我無外交關係。唯我國經濟須以對外貿易為基礎,龐大的共同市場頗值得我國爭取開拓。藉貿易關係以打開外交出路,未嘗非一努力之方向。
  第十章為結論。
  共同市場的對外關係就像三個同心圓(three concentric oiroles):內圓由「舊六」(the original six)加「新三」(the three newcomers)組成。中圓由非馬(AASM)、希土等準會員國(associated mombers)組成。外圍則由簽有貿易協定(trao agreement)的國家組成。形勢由內向外擴張,最後為與共同市場有商業往來之眾多國家所包圍。由此可見,共同市場的對外關係如同一幅輻射網,無所不包,也無所不及。
  回顧過去十六年來共同市場對外關係之區域主議(regionalism)和互惠主義(bilateralism),可獲得下列幾項結論:一、對外國關係形成共同外交政策,尚須假以時日。二、對第三國造成極大之吸引力。三、對外關係促成區域性經濟組織,加劇國際貿易競爭。四、影響美國的外交態度。五、導致國際關係之變化。六、對歐洲統一具有貢獻。
  共同市場之對外關係,在短短的十六年內,即有六十餘國與其協約關係,近百個國家派駐使節,使其儼然成為一「歐洲合眾國」。
  「歐洲共同市場對外關係之研究」承毛所長樹清教授推介資料,更易綱目,方成定案。陳雅鴻主任督促鼓勵,始克完成。
  撰述期間,蒙陳元教授惠心指導,提供資料,面示重點,斧正內容,至為銘感。
  財政部長李國鼎,先生惠借資料,尤為感激。
  國際關係研究所惠贈獎學金,臺大研究圖書館、政大社會科學資料中心、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予我方便,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 Information Service 慨贈全份公報(Bulletin of Euripean Communities),均假此誌謝。
  溫春福老師、劉廣衡學長之指導和協助蒐集資料,文化學院黃淑貞小姐代為贈稿,備及辛苦,亦特此一併誌謝。成稿匆促,其中舛誤之處,所在多有,撰者學力未逮,尚祈賜正。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