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臺灣博碩士論文加值系統

(44.210.99.209) 您好!臺灣時間:2024/04/18 16:13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 
twitterline
研究生:楊小櫻
研究生(外文):Denise Yang
論文名稱:新式自傳及女性的〞我〞:在莒哈絲的小說<情人>
論文名稱(外文):New autobiography and the female "I" in Duras' The Lover
指導教授:談德義談德義引用關係
指導教授(外文):R.P. Demers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輔仁大學
系所名稱:法國語文學系
學門:人文學門
學類:外國語文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1995
畢業學年度:83
語文別:法文
中文關鍵詞:自傳性的"我"情人莒哈絲
外文關鍵詞:"I" autobiographyThe LoverDuras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1
  • 點閱點閱:913
  • 評分評分:
  • 下載下載:0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2
以垂暮之年回顧其年少時在印度支那的歲月,莒哈絲寫下了<情人>這部
作品。文本所譜出的一系列”回憶-記憶中斷-回復記憶”的變奏曲,點
出了三條主線:愛情故事,家庭糾葛,及作者本身的寫作歷程。在此書中
,莒哈絲揭露其15歲半時初嚐情慾的經驗,毫不諱言的公開這段禁忌的
戀情。輪渡湄公河與情人邂逅的一幕,竟成莒哈絲心中無法抹去也無從挽
回的意象。在文中,莒哈絲回想起那張未經風霜的容顏,彷 是在一瞬之
間,被刻劃成如今老去而即將毀壞的臉。這終究未能倖免的 ,已然形成
一個空缺的影象,成為莒哈絲心中永遠的隱痛。那倏然而憶,如夢碎般的
家庭往事,都如一道道傷痕深深地烙印在其心底。<情人>以自傳性的”
我”所鋪陳出來的文本,是80年代所標榜的一種新文學體裁.對<情人
>而言,自傳性的”我”可拆解為變幻莫測的”我”,或女性的”我”。
職是之故,本論文的研究,乃依此分就這兩個層面來進行。另外,<情人
>中敘述者,主角,與作者之間的身份隨意變換,已然違反了舊式自傳體
所強調的敘述者、主角、與作者身份必須一致的制約。此種新舊式自傳體
的差異,以及新式自傳在隨意變幻”我”的身份之下,所鋪陳出的文學意
涵,也是本文論述的重點。傳統自傳體的另一條制約,即是要敘述者(作
者)對所陳述的過往保證真實。對新式自傳而言,則不僅敘述者的身份變
換不定,其所陳述的過往也是既真亦幻。此種夾雜著幻想與真實的回憶,
其實是讓敘述者的潛意識任意發揮。這是所謂陰性書寫(或女性書寫)的
特色。這部份的論述也將在論文中詳細探討。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