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32.50.137) 您好!臺灣時間:2021/05/07 02:18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 
twitterline
研究生:張峰嘉
論文名稱:不確定性下體制變遷與匯率目標區政策探討
指導教授:胡春田胡春田引用關係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國立中興大學
系所名稱:經濟學研究所
學門:社會及行為科學學門
學類:經濟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1995
畢業學年度:83
語文別:中文
論文頁數:54
中文關鍵詞:蜜月效果
外文關鍵詞:defend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1
  • 點閱點閱:60
  • 評分評分: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
  • 下載下載:0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0
  Krugment的『蜜月效果』之存在乃建基於貨幣當局維護(defend)原先宣示的目標區的假設上,如果此一前提遭到修正,目標區政策效應是否仍然存續,端視此一前提修正的情形如何而定。今吾人欲將匯率目標區固有的體制特質和民眾、政府之間的訊息不對稱加以結合,並將匯率體制變革問題加入,探討匯率目標區之下,政策的不確定和政府干預程度大小對匯率動態走勢的影響為何?是否同樣俱有『蜜月效果』呢?亦即面對政策之不確定變化時,對匯率動態走勢的影響。
  本文主要是修改自Bertola & Caballero(1992)的模型,再以Froot & Obstfeld(1991a), Krugman(1991)和胡春田(1994)作為分析架構,據以說明當民眾對貨幣當局施行匯率目標區政策不具信心,認為其非長久之計,而終將面臨體制變遷問題。在此前題之下,民眾並對各種可能的匯率制度進行猜測,這時,目標區內匯率動態調整過程為何?『蜜月效果』與預期機率值之間關係又為何?同時,並討論將中心匯率重整的可能性加入模型後,對目標區內匯率動態調整過程之影響,並據此研究目標區的政策效果。
  文中我們依民眾臆測將會發生體制變革前題下,進行各種可能性分析,最後,經過本文的討論後,可獲得以下的結論:
  1.若民眾臆測在原匯率目標區體制下,貨幣當局可能維持原目標區,或亦可能改就其它匯率制度,則此時我們可發現:
    (a)不論民眾的預期機率值為何?匯率動態走勢存在所謂的『蜜月效果』,且隨民眾對政府堅守原匯率目標區體制的信心上升,對匯率動態的安定亦有加強作用。
    (b)即使市場基要相同的情況下,干預程度大小一樣,而民眾預期貨幣當局放寬匯率區間範圍,其寬幅較大的目標區之匯率波動程度較高。此結果和胡春田(1990a)一文中結論相符合。
    (c)不完全信賴下的匯率目標區政策亦有可能比完全信賴下的匯率目標區政策更具『蜜月效果』;或貨幣當局所選擇的干預程度對目標區的政策效果是否有強化或減緩的關係,這都將完全取決於民眾預期值p是否大於、或小於臨界值而定。1
    (d)其就經濟解釋為:當匯率水準達及區間上限時,民眾一方面預期貨幣當局可能放棄原匯率目標區體制而改行浮動匯率(此時匯率水準為市場基要上限);另一方面,預期將市場基要拉回原區間內。故在兩者力量的加總下,民眾預期市場基要終將下跌;亦即民眾預期匯率終將升值,此時匯率目標區政策效果應可維護。此結果就直覺來說是相當合理。
  2.若在原匯率目標區體制下,民眾臆測貨幣當局可能進行匯率重整,或亦可能進行體制變遷而改就其它匯率制度,則此時我們發現:
    (a)若不存在匯率區間重整可能性下,決定匯率目標區政策是否有效,將完全取決於干預後的市場基要值是否位於原目標區區間內、或區間外、或區間上限上。
    (b)若不存在匯率區間重整下,民眾的預期機率值p,對目標區內的匯率動態調整路徑,具有推波助瀾的效果。亦即隨著預期機率值p的不斷上升,將使原具『蜜月效果』的匯率走勢更加顯著;另一方面,其亦可能使匯率波動的不安定程序更趨嚴重。這就直覺上可得很好的解釋;若我們可將不同政策環境當作不同的施力方向,而民眾預期機率值可視為所給予的不同權數,則上述現象將不足為奇,並和直覺相吻合。
    (c)加入匯率區間重整的可能性後,只要重整的方向是使市場基要回到原先目標區的上限內,此時匯率目標區政策是否有效,將取決於民眾預期機率值p是否大於、或小於臨界值而定。2而若民眾預期機率值p小於此臨界值,其最終結果會使匯率波動程度比完全浮動匯率制度下來得小,亦即存有『蜜月效果』。此外,隨著民眾預期機率值的不斷上升,將使匯率波動趨於相對較穩定的狀態。故民眾的預期機率值p,此時是扮演著穩定匯率波動的角色。若重整的方向是使市場基脫離原先目標區的上限,而民眾預期機率值p依然小於臨界值的話,此時匯率走勢呈現反S型的路徑。而隨著民眾預期機率值的不斷上升,將使匯率波動程度更加不安定。這表民眾預期機率值p,在此時反而是扮演惡化匯率波動程度的角色。另外最值得注意的是:民眾的預期機率值p,除了上述對匯率波動程度具有推波助瀾的效果外,在各政策參數固定下,其更具有使匯率走勢逆轉的機能。
  3.若在原匯率目標區體制下,民眾臆測貨幣當局可能進行匯率重整,亦或可能仍維持原先承諾之中心平價水準,但透過干預使市場基要回歸到原先的範圍內。以下針對不同政策參數組合討論可得:
    (a)當δ=β,我們可以得到一個簡單但相當符合直覺的結論:若民眾預期貨幣當局向上重整中心匯率的幅度愈大,則目標區內的匯率波動將更加不安定。
    (b)當δ-β|<1,亦不存有匯率區間重整下,經此部份討論後,知蜜月效果的存在與否端視干預市場基要的方向而定;如果貨幣當局向上調整,此結果將造成匯率波動的不安定,反之,若貨幣當局向下調整,則實際匯率波動一定低於浮動匯率水準,亦即蜜月效果存在。就直覺上來說:只要當向上力量超過向內力量時,蜜月效果才會瓦解,否則蜜月效果應可存在。除此之外,亦發現,預期中心點和干預後市場基要之差距絕對值大小對政策效果扮演著推波助瀾的角色。這從直覺上可得很好的解釋;差距的放寬可視為向量的加強,則顯然可使其效果更加顯著。
    (c)當|δ-β|>1,即在存有匯率區間重整的可能性下,倘若民眾預期貨幣當局進行匯率重整而將匯率往上調整,在匯率走勢有向上調整的壓力下,此時匯率動態調整路徑並非如Krugman所言的S型走勢。相同的,倘若民眾預期貨幣當局將進行匯率重整並且將匯率往下調整,此時匯率走勢有向下調整的力量,所以匯率動態調整路徑將具緩和的S型走勢。這和我們的經濟直覺相符合。
  另外,此時可發現,民眾預期貨幣當局所放寬的區間值長度和匯率重整方向,對匯率走勢以及政策效果均會產生影響。倘若貨幣當局原始所設立的區間很大,則較易促使政策無效。反之,易導致政策有效。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
系統版面圖檔 系統版面圖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