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32.50.137) 您好!臺灣時間:2021/05/06 16:52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 
twitterline
研究生:鄭安睎
研究生(外文):Anshi-Cheng
論文名稱:布農族丹社群遷移史之研究(1930-1940年)
論文名稱(外文):The History of Bunun Taki-Vatan's Immigration(From 1930-1940)
指導教授:許雪姬許雪姬引用關係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國立政治大學
系所名稱:民族學系
學門:社會及行為科學學門
學類:民族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00
畢業學年度:89
語文別:日文
論文頁數:184
中文關鍵詞:布農族遷移史集團移住舊社原住民
外文關鍵詞:BununThe History of ImmigrationCollective ImmigrationTribesIndengious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9
  • 點閱點閱:1673
  • 評分評分: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
  • 下載下載:362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7
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碩士論文摘要
學 系 別:民族學系碩士班
論文名稱:日據時期布農族丹社群遷移史之研究(1930〜1940年)
指導教授:許雪姬
研 究 生:鄭安睎
論文內容:(共一冊,本文約十二萬二千餘字,附錄約四千字,分為五章十九節,並以
1,200餘字摘要作為說明)
摘         要
  丹社群為布農族五大社群之一,約十八世紀初,從巒社群的卡特格蘭社與巒大社分支出來,沿著丹大溪漸往中央山脈移動,最先抵達祖社─丹大社居住,也有其它族人到溪諾滾社、密西可灣社等社居住,往後由於耕地狹小、人口繁衍、尋找新獵區,創建了許多社,丹社群大小舊社在日據初期的調查中,曾經高達二十餘個。此時貿易與部落間事務,都透過「通事」來進行,當時丹大溪流域仍被官方視為黑暗「奧地」。殖民政府為了「理蕃」之便,分別於各個時期成立「撫墾署」、「辦務署」第三課到「蕃務本署」與「警察本署」,「警務局」……等等理蕃機構,處理蕃地事務。兒玉源太郎總督把「警察政治」,引入「理蕃事業」中,後來更透過「丹大蕃務官吏駐在所」、「蕃物交易所」、「蕃童教育所」與「療養所」等理蕃機構的成立,逐步鞏固日本於此地的統治力,掌控丹社群的生活領域。
大正三年(1914),太魯閣討伐戰結束,是年也沒收「南蕃」槍枝,布農族不滿的情緒爆發在東部與南部的「出草」與「襲擊駐在所」等「蕃害」上。六年(1917),丹大溪流域爆發了「丹大事件」。事後,卡伊冬社被日方移到密西可灣社下方,為丹社群第一個被移住的舊社。臺灣總督府曾於大正八年(1919),開始試行「集團移住」計劃,但未大規模推行。從昭和五年(1930)開始的「蕃地開發調查」事業,以「蕃人調查」與「蕃地開發」兩項事業同時進行,於「蕃人調查」中,除調查原住民的社會組織、教育、衛生、經濟、政治事務……等項目外,更詳細調查蕃社概況,載於調查中的丹社群舊社有十一個,花蓮地區有一個(其餘五個舊社則與巒社群族人共居)。事業剛開始,即發生「霧社事件」,讓日本改擬「新理蕃政策」。而為了國土的長治久安,同時也兼顧「理蕃」與「蕃地開發」,能並行不悖,決定推行大規模原住民「集團移住」計劃。最初,為了移住全臺深山「奧番」,首擬《蕃人移住十年計劃書》,此書計劃從昭和十年至昭和十一年(1935〜1936)大規模「集團移住」丹社群,但似乎早在昭和九年末,丹社群就展開了集團移住。
清代,曾為了討伐東部「木瓜番」與交通東西,於此特別修築了「關門古道」(集集、水尾道路),當時清朝更欲藉此道,意圖把臺灣分為兩部。據臺初期,政府曾把丹大社以西路段,整修成「理蕃道路」,更成為丹社群各舊社間的聯絡道路。丹社群以「社」為單位展開遷移,而Sidoh(氏族)與遷徙有密切的關係,遷移時皆以舊社中之氏族長老為其領袖,大致有七〜八大批(其中有幾戶獨自移住花蓮)。當時以丹大西溪與東溪合流口為分界點被分為兩部,往東藉由「關門古道」東段,走4〜5天(快則3天),移住到花蓮縣萬榮鄉馬遠村,東移人口佔絕大多數﹔西移人數較少,往西搬到南投縣信義鄉新鄉村與地利村。據昭和十六年版《高砂族授產年報》,總共移住丹社群族人146戶,共1,569人。直到昭和十五年(1941年),為了掌控移住的「蕃人」復歸舊社,丹大溪一帶的駐在所還繼續存在著。移住後的丹社群總人口數不僅沒有增加,反而減少。
隨著計劃性「集團移住」計劃推行,丹大溪的人文景觀迅速改變,而舊社消失在地圖中,丹社群文化也因迅速的平地化,且早已忘記「狩獵文化」,希望藉由此篇論文之撰寫,能喚醒消失已久的布農族丹社群集團移住歷史。
本文透過日據時代「布農族丹社群集團移住」之個案研究,瞭解集團移住的實質內容及其成果,本文共分五章,分述如下:
第一章緒論
第一節研究動機與目的
第二節研究方法
第三節文獻回顧與研究概況
第四節丹社群區域的地形與植被
第二章布農族丹社群的歷史概況與社會組織
第一節日據前丹社群之遷移
認識布農族概況、清代布農族丹社群的簡史,接著瞭解日據前丹社群之遷徙概況,用以幫助後期的遷移過程。
第二節丹社群舊社之過去
     整理日文文獻中,丹社群舊社之意義、名稱與標高辨異,作一番初步整理
與比對。
第三節丹社群舊社詳細資料與現況踏查
以實地踏查方式,寫下移住前丹社群舊社、房屋(石板屋)、駐在所、蕃童教育所、産品交易所等相關基本資料,並以地圖方式呈現相關位置。
第四節丹社群傳統社會組織與移住前人口概況
氏族(Sidoh)一直是布農族的重要組織,丹社群也不例外,認識丹社群的傳統社會組織與氏族基本架構,能提供遷徙後新聚落的形成,此外並整理群移住前的人口。
第五節結語
本章重點是初步瞭解日據時代未實行大規模「集團移住」前,布農族丹社群傳說歷史、人口、氏族、住所的基本資料。
第三章日據時代原住民移住政策之形成
第一節日據時期理蕃政策的變遷
     簡述日據時代「理蕃政策」,瞭解理蕃政策的演進,對於「集團移住」
政策之形成有很大的幫助。
第二節蕃人移住十年計劃之形成
瞭解「集團移住」布農族的原因,而「蕃人移住十年計劃」計劃自昭
和十年至十一年起移住布農族丹社群,本節認識此計畫內容及相關實
行要點及細則。
第三節南投境內布農族集團移住概況
日據時代,南投一區的集團移住最先從卓社群開始。大正六年(1917),此區發生了「丹大事件」,少數丹社群舊社被移住,此區最後被移住的為巒社群,透過此節認識其它社群的移住概況。
第四節丹社群境內之蕃害
大正三年(1914),日本政府沒收「南蕃」槍枝,五年設通電鐵絲網於花蓮港廳與臺東廳的山腳與平地交界處,此後,沿著縱谷山腳的布農族「出草」與「蕃害」次數之多,歷年來罕見。大正六年,中部丹大溪流域的丹社群也爆發了「丹大事件」,事件平息後,導致日本移住卡伊冬,為丹社群最早被「集團移住」。
第五節結語
從日據時代「理蕃政策」→「集團移住」政策→南投地區布農族集團移住→丹社群集團移住,形成布農族丹社群的「集團移住」。
第四章布農族丹社群之集團移住
第一節集團移住前之遷移
整理日官方計劃性「集團移住」前,散見文獻中有關丹社群各個舊社的遷移歷史。
第二節丹社群之計劃性集團移住
     本節探討布農族為何集團移住之原因,並利用《蕃社戶口》、蕃社〈戶
籍謄本簿〉、〈蕃人除戶簿〉與其它日文文獻,詳細探討丹社群之移住
移住概況,是本論文另一探討重心。
第三節遷徙道路─關門古道
據筆者訪談中,發現清代所修築的「開山撫番」道路─關門古道,是丹社群利用於移住塔馬羅灣社與馬侯宛社的道路系統,此節詳述完整的道路開鑿史及日據時重修資料,重建丹社群遷移道路歷史。
第四節集團移住後之新聚落
     在大規模「集團移住」政策下,丹社群族人從南投移到了花蓮馬蘭鉤
(又稱:麻子漏溪、富源溪)的中、下游的馬侯宛社。本節重點在於訪
談族內耆老,遷移路線、移動狀況以及新聚落如何建立……等等相關
問題,結合田野訪談與文獻呈現移住後「馬侯宛社」,屬於「生命史」
的描述方式。
 第五節 結語
結合田野訪談資料、文獻與實訪遷移道路,瞭解日據時代丹社群整個
族群的遷移動線、過程與移住後的新處所。
第五章 結論
最後,希望藉由此論文獲得丹社群舊社的最新資料,也替整個丹社群的遷移作
個歷史分期,把60年前丹社群的「集團移住」歷史,作最完全的描述與研究。
另外一方面,也希望獲知「集團移住」對丹社群族人的影響,當年南投到花蓮,
居住地方改變了,原本屬於散居形式的丹社群族人,被集中於一個地方管理,
心態上是否有改變呢?而遷徙後的丹社群人,是否本身也失去了某些文化遺
産,以此作爲此論文的結尾。
Abstract
Dan Group(“丹社群”) is one of the fives ethnic groups of Bunun. In the early eighteen century, some groups, branching off from Catogulan(“卡特格蘭社”) tribe and the Big Luan tribe of Luan ethnic group, immigrated along the Dan-da stream area to the ancestral tribe─Dan-da tribe; the other to the Hinogun(“溪諾滾社”), Misikowan(“密西可灣社”), or the others. Lacking of tilth for a rapidly growing population, they used to move to find new hunting grounds and then to invent new inhabitation, which even amounted to more than twenty according to the early investigation in the Japanese governing period. In the meanwhile, the Dan-da stream area was considered as the chaotic places, and the trades as well as the affaires among the tribes were done through translators/negotiators(“通事”). In order to rule the indigence, the colonial government,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set up offices for helping tillage, dealing with affaires, keeping the public order, and etc. The Viceroy Chitama(“兒玉源太郎”) introduced the police politics/police system(“警察制度”) into the affaires, and successfully governed this area by the organizations of the police station for dealing with the official affaires(“丹大蕃務官吏駐在所”), or for trading, education, sanatorium, and etc.
In the third year of Taishou Period(大正)(1914), the quell over Taroko was over. That the governor punished the Bunun by confiscating their weapons aroused their malcontent and caused their revenges by Chutsau(“出草”)(a custom to hack the heads of the other tribes’ persons) and attacking the police offices─remote in the mountains, in the eastern and southern restricts. In the sixth year (1917), the Dan-da event occurred in the Dan0da stream area. Afterwards, Caiton(“卡伊冬社”), transferred under Mishikowan by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was the immigrated ancient tribe. Taiwan vicoroy government tried to carry out Grouping-immigration Plan in the eight year(1919) of Taishou, but it was just performed in a small scale. The Indigence-investigating-and-developing Program was practiced in the ways of investigating and developing at the same time. The investigating project contains the records of social organization, education, sanitation, economic, public affaires, and overall situation of the eleven tribes─one was in Hualien, and another five cohabited with the Luan tribe. While in the very first beginning, the Oosheh Event(“霧社事件”)happened that let Japanese government to draw up new policy of ruling aborigines (“新理蕃政策”). The policy aimed to rule the indigence and develop the indigenous area sufficiently for the long prosperity, and it was undertaken with the Grouping-immigration Program. At first, the government issued a project of grouping-immigration of aborigines in ten years(《蕃人移住十年計畫書》) to immigrate the valiant and unruly(intractable,obstinate,wild) indigenes in the remote mountains. The government planned to immigrate the Dan Ethnic group collectively in a large scale from the tenth year to the eleventh year of Shouwa(1935~1936). However, Dan groups seemed to immigrate collectively themselves before, about the end of the ninth year of Shouwa.
In the Ching Dynasty, the government put up the Kuan-men trail(“關門古道”) to quell Mukua Fan(“木瓜番”) in the eastern Taiwan and to connect the east and the west, and even to divide Taiwan into two parts ultimately. In the beginning of Japanese occupied period,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once renovate the western section of the trail from Dasheh(“大社”) to the trail of ruling the indigence(“理蕃道路”), and it sequentially became the main line of connecting the ancient tribes of Dan ethic group. Dan Group immigrated in the unit of a tribe, in which Sidoh plays the most important parts. They used to follow the honorable elderly in the tribes. According to the investigation, there were seven to eight groups recorded at that time─some moved to Hualien separately. To sum up, the migratory activity could be divided into two parts by the river limit between the Dan-da West Stream and the Dan-da East Stream. The majority, moving east by the eastern section of Kuan-men trial, immigrated to the Mayuan Village in the Wangron County oh Hualien in four or five days; sometimes they could spend less than three days. The minority immigrated west to Dili Village in the Hsingyi county of Nantou. According to the Kausha-Shochan annual(《高砂授產年報》) in the sixteenth year oh Shouwa(昭和十六年), the immigration of Dan groups were one hundred and forty-six families amounted to one thousand five hundred and sixty-nine persons. The police station still existed to control the immigrating indigence back to the ancient tribes effectively from the fifth year of Showa(1941). While, the amount of the population decreased instead of increasing.
With the practice of the Grouping Immigration program, the humane resources including history in the Dan-da Stream area has changed rapidly. Therefore, we can notify those in two aspects. First, the ancient tribe disappears not only in the maps but also in the history. Second, Dan Ethnic Group has forgot their tribal culture as well as their valuable hunting tradition for getting accustomed to the secular life. I deeply hope to arouse and to promote the disappearing Grouping-immigration history of Dan Ethnic Group of Bunun.
目        次
第一章緒論
第一節研究動機與目的............................................1
第二節研究方法..................................................3
第三節文獻回顧與研究概況........................................5
第四節丹社群區域之地形與植被....................................9
第二章布農族丹社群的歷史概況與社會組織
第一節日據前丹社群之遷移.......................................13
第二節丹社群舊社之過去.........................................27
第三節舊社詳細資料與現況踏查...................................40
第四節丹社群傳統社會組織與移住前人口概況.......................55
第五節結語.....................................................68
第三章日據時代原住民移住政策之形成
第一節日據時期理蕃政策的變遷...................................70
第二節蕃人移住十年計劃之形成...................................87
第三節南投境內布農族集團移住概況...............................98
第四節丹社群境內之蕃害........................................104
第五節結語....................................................114
第四章布農族丹社群之集團移住
第一節集團移住前之遷移........................................116
第二節丹社群之計劃性集團移住..................................119
第三節遷移道路─關門古道......................................132
第四節集團移住後之新聚落......................................139
第五節結語....................................................150
第五章 結論......................................................152
徵引書目..........................................................161
附錄一 布農族丹社群〈戶籍謄本簿〉與〈蕃人除戶簿〉....................167
附錄二 布農族舊社中、日、英譯名對照表..............................173
附錄三 南投境內布農族「集團移住」概況表............................175
附錄四 「關門古道」與卡社、丹社群舊社探勘年表..........................178
附錄五 馬遠國小校史..............................................181
附錄六 「馬侯宛社」〈戶籍謄本簿〉一例...............................182
附錄七 「馬侯宛社」〈蕃人除戶簿〉一例...............................183
附錄八 「加年端社」〈蕃地(戶)寄留除戶簿〉一例.......................184
徵引書目
一、檔案
1.花蓮縣萬榮鄉戶政事務所,〈マホワン社戶籍謄本簿〉,〈マホワン社除戶
簿〉。
2.花蓮縣卓溪鄉戶政事務所,〈ロブサン社戶籍謄本簿〉,〈蕃人除戶簿〉。
3.南投縣信義鄉戶政事務所,〈タマロワン社戶籍謄本〉、〈蕃地(戶)寄留除戶
簿〉。
4.長野義虎,〈蕃地視察景況報告〉,收入在《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明治二十
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乙種永久,第十卷,第十二門,撫墾類,手抄本。
5.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蕃人所要地調查書─タマロワン、イシガン社》。
6.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蕃人所要地調查書─マホワン社》。
7.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農業講習所 產業指導所規程準則》,臺北:.臺灣總督
府警務局,昭和年代,講習油印本。
8.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理蕃政策大綱》,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41。
9.磯貝靜藏,〈林杞埔撫墾署七月中事務報告〉收入在:《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
明治三十一年,乙種永久,民殖第731號,第十四卷,嘉義縣,手抄本。
10.磯貝靜藏,〈林杞埔撫墾署署員濁水溪蕃探險實況報告〉收入在:《臺灣總督
府公文類纂》,明治三十一年六月,乙種永久,民殖第1158號,第三十六卷,
嘉義縣,手抄本。
二、專書
(一)、中文部分
1.丁曰健編,《治臺必告錄》,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臺灣文獻叢
刊第17種(以下簡稱「文叢」)。
2.丁紹儀,《東瀛識略》,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文叢第2種。
3.不著撰人,《臺灣地輿全圖》又名《臺灣地輿總圖》,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
究室,1959,文叢第185種。
4.不著撰人,《臺灣府輿圖纂要》,第一冊,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
文叢第181種,成文出版有限公司重印,1983。
5.丘其謙,《布農族卡社群的社會組織》,臺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1966。
6.田哲益(達西烏拉彎.畢馬),《臺灣古代布農族的社會與文化》,上,臺北:南投
縣立文化中心,1996。
7.朱壽朋,《光緒朝東華錄選集》,第二冊,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9,
文叢第277種。
8.余文儀等編,《續修臺灣府志》,第一冊,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72,
文叢第121種。
9.李廷璧等編,《彰化縣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7,文叢第156種。
10.沈葆楨,《福建臺灣奏摺》,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文叢第29種。
11.周鍾瑄等編,《諸羅縣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2,文叢第141
種。
12.林朝棨,《臺灣地形》,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59。
13.南投縣文獻委員會編,《南投文獻叢集》,第六冊,南投:南投縣文獻委員會
編,1958。
14.南投縣文獻委員會編,《南投縣志稿》,第八冊,南投:南投縣文獻委員會編,
1959。
15.姚瑩,《東槎紀略》,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7,文叢第7種。
16.洪敏麟,《臺灣舊地名沿革》(第二冊)(下),臺中: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84。
17.胡傳,《臺東州采訪冊》,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0,文叢第81種。
18.范咸等編,《重修臺灣府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1,文叢第105
種。
19.倪贊元纂,《雲林縣采訪冊》,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文叢第37
種。
20.夏獻綸,《臺灣輿圖並說》,又名《臺灣輿圖》,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1959,文叢第45種。
21.張光直編,《臺灣省濁水溪與大肚溪流域考古調查報告》,臺北:中央研究院,
1977。
22.張炎憲編,《臺灣史與臺灣史料》,臺北:自立晚報文化出版部,1994。
23.陳壽祺等纂,《福建通志臺灣府》,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0,文叢
第84種。
24.鳥居龍藏著,楊南郡譯註,《探險與臺灣》,臺北: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96。
25.溫吉編譯,《臺灣蕃政志》(全二冊),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57。
26.臺灣省文獻委員會,《耆老口述歷史》(花蓮縣鄉土資料),二十,南投:臺灣
省文獻委員會,1999。
27.臺灣省文獻委員會,《臺灣省通志稿》,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65。
28.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譯,《日據時期原住民行政志稿》,全四卷(五冊),南投:
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7〜1999。
29.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臺灣的山地經濟》,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1966。
30.劉銘傳,《劉壯肅公奏議》(全三冊),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8,文
叢第27種。
31.劉銘傳,《劉銘傳撫臺前後檔案》(全三冊),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9,
文叢第276種。
32.蔣師轍,《臺游日記》,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7,臺灣省文獻委員
會重印,1997。
33.諸家,《臺灣輿地彙鈔》,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5,文叢第216種。
34.鄭安睎,《台灣最後秘境─清代關門古道》,臺中:晨星出版社,2000。
35.駱香林,《花蓮縣志》(全八冊),《中國方志叢書》,臺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
司,1983。
36.藍鼎元,《東征集》,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8,文叢第12種。
37.藤井志津枝,《日本治理臺灣的計策-理蕃》,臺北:文英堂出版社,1997。
(二)、日文部分
1.井出季和太,《臺灣治績志》,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1937。
2.北野民夫編,山邊健太郎解說,《臺灣二》(現代史資料22),東京:株式會社
みすず書房,1986。
3.安倍明義編,《臺灣地名研究》,臺北:蕃語研究會,1938。
4.佐山融吉,《蕃族調查報告書:武崙族前篇》,臺北:臨時臺灣慣習調查會,
1919。
5.岩城龜彥,《臺灣の蕃人開發と蕃人》,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35。
6.移川子之藏等,《臺灣高砂族系統所屬の研究》,臺北:帝國大學,1935。
7.森丑之助,《ぶぬん蕃語集》,臺北:臺灣總督府蕃務本署,1910。
8.森丑之助,《集集拔子間─中央山脈橫斷探險報文》,臺北:臺灣總督府,1921。
9.新高郡役所編,《新高郡管內概況》(全三冊),臺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
1985。
10.緒方武歲編,《臺灣大年表》,臺北:臺灣經世新報社,1938。
11.臺灣總督府民政部,《臺灣蕃人事情》,臺北:臺灣總督府民政部,1900。
12.臺灣總督府民政部蕃務本署,《臺灣蕃人戶口一覽》,臺北:臺灣總督府蕃務
本署,1912。
13.臺灣總督府警務局,《高砂族授產年報》(昭和十二年版〜昭和十六年版),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38〜1942。
14.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理蕃概要》(大正十四年版〜昭和八年版),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從1926〜1934出版(少1932、1933),共六冊。
15.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蕃人移住十年計畫書》,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34,油印本。
16.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蕃地開發調查並高砂族所要地調查》,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37。
17.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蕃地開發調查概要並高砂族所要地調查表》,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37。
18.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編,《高砂族の教育》(昭和十九年版),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44。
19.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編,《高砂族調查書》(全六編),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36〜1938。
20.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編,《理蕃誌稿》(全五編),臺北:南天書局有限公司,1995。
21.臺灣總督府警察本署(警務局),《蕃人戶口》(大正四年〜昭和十五年) (1916〜1941),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少1916、1919。
22.臺灣警察協會編,《新舊對照管轄便覽》,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22。
23.戴國煇編,《台灣霧社蜂起事件─研究と資料》,東京:社會思想社,1981。
24.藤崎濟之助,《臺灣の蕃族》,臺北:南天書局有限公司,1988。
三、論文、期刊類
(一)、中文部分
1.吳密察,〈蕃地開發調查「蕃人調查表」、「蕃人所要地調查書」〉收入臺大歷史學系編《臺灣史料國際研討會》,臺北: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1993。
2.李敏慧,〈日據時代臺灣山地部落的集團移住與社會重建:以卑南溪流域布農族為例〉,臺北:國立師範大學地理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97。
3.林澤富,〈日治時期南投地區布農族的集團移住〉,臺南: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98。
4.長野義虎著,劉枝萬譯註,〈番地探險譚〉(生蕃地探險談),《南投文獻叢集》,第一冊,南投:南投縣文獻委員會,1958。
5.胡曉俠,〈日據時期理蕃政策下原住民集團移住之研究〉,桃園:私立中原大學建築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96。
6.野呂寧著,〈南投花蓮兩廳間交通道路踏查〉,收入:豬口安喜編《蕃界》,第一號、第二號,臺北:生蕃研究會,1912〜1913。
7.曾惠香,〈失去的部落〉,《玉山簡訊》,第6期,南投:內政部營建署國家公園管理處,1991。
(二)、日文部分
1.花蓮港廳,《花蓮港廳廳報》第368號,昭和九年十月三日。
2.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理蕃の友》,第四年七月號,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38。
3.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理蕃の友》,第七年七月號,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38。
4.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理蕃の友》,第七年十二月號,臺北: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38。
四、地圖類
1.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臺灣堡圖》,比例尺1/20000,明治三十一年〜三十七年(1898〜1904),始完成測量的《臺灣堡圖》,比例尺1/20000,通稱《臺灣堡圖》(或臺灣堡圖的兩萬分之一地形原圖、堡圖原圖),日日新報社於明治三十九年(1906)對外發行。
2.作者、出版地、時間不明,《臺中州管內圖》。
3.新高郡役所製,《新高郡駐在所分布圖》,臺中:新高郡役所,1935。
4.臺灣總督府警務本署、臺灣總督府蕃務本署合編,《臺灣蕃地地形圖》,比例尺1/50,000,明治四十年〜大正五年(1907〜1916),日日新報社正式對外發行。
5.日本陸地測量部,《臺灣地形圖》,比例尺1/50,000,大正十二年〜昭和十三年(1923〜1938)。
6.主管機關內政部,協辦機關為國防部、行政院農委會,《經建第一版臺灣地形圖》,比例尺1/25,000,民國七十四〜七十六年(1985〜1986)測製,1988。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
系統版面圖檔 系統版面圖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