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臺灣博碩士論文加值系統

(44.210.21.70) 您好!臺灣時間:2022/08/11 16:03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

詳目顯示

: 
twitterline
研究生:張娟華
研究生(外文):Chang, Chuan-hua
論文名稱:社會、文化與自我:家庭托育的個案分析
指導教授:鄒川雄鄒川雄引用關係
指導教授(外文):Zou, Chuan -xiong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南華大學
系所名稱:社會學研究所
學門:社會及行為科學學門
學類:社會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01
畢業學年度:90
語文別:中文
論文頁數:115
中文關鍵詞:社會文化自我家庭托育
外文關鍵詞:societycultureselffamily day-care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18
  • 點閱點閱:1890
  • 評分評分:
  • 下載下載:605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11
摘 要
本文以家庭式的托育環境作為研究對象,討論幼童的社會化歷程以及在日常生活的遊戲與表演中,如何展現其主動選擇與創造的能力。首先從受托家庭的成員與幼兒間的互動,分析個體累積象徵本的方式;其次說明保母與幼童的溝通行為,係反映了個體的實踐對社會結構的重塑。藉由個案的分析,筆者企圖針對社會、文化與自我間的因果關係此一普遍議題進行反省。
在社會與個人的互動上,筆者對於台灣社會的托育生態,進行政策與經濟面的分析,描述具體的社會制度對幼童照護方式的影響。同時指出這些現象並非結構層面,因為結構與個體的關係無法從具體的制度或組織中察覺,換言之,社會結構與個體係間接的聯繫,其中能加以觀察的現象,乃是結構的內涵,亦即文化。
文化所內含的意識型態,對成人與幼童所產生的影響是本文分析的焦點。雖然從眾多的經驗研究中可以看出文化對於幼童行為表現的影響,但是隨著自我發展空間以及象徵符號傳播的管道增多,當代幼童的「話語權力」也隨之增加,親代不再是價值來源的唯一權威,此種互動模式的改變,使幼童不再只是文化的接受者,同時也扮演參與與創造者的角色。
其次,筆者從自我的實踐,說明幼童的主體性係經由長期其他社會成員的互動而形成。從幼童學習象徵符號的過程中可以發現,由於媒體所傳播的內容多從幼童的角度出發,因此幼童累積了大量的象徵資本。同時幼童也運用新的語言改變溝通內容,而保母也學習其用語。雖然保母似乎主導了文化的傳遞,實則雙方已經共同形塑了新的文化內涵。
因此,幼童在日常生活的表演,是重塑社會結構的機制。在納入時間的因素後,行動即成為變遷的來源。個體的行動首先改變了文化內容,而文化又引導了結構的變遷。幼童不僅接受社會成員的指導,同時也透過自我的創造力編導整齣即席表演。在許多時候,個體無法撼動社會所給予的制約,這是因為社會結構的改變總是緩慢的。我們透過互動改變了文化內涵,但因結構的隱形以及緩慢改變等特質,使我們以為是社會引導自我的發展,而非自我的共謀改變了文化與社會。
本文以個體的行動聯繫社會、文化與自我間的關係,亦即從幼童在日常生活的各種表演中,指出傳統社會學認為社會與文化對自我所進行的型塑與操控的觀點,雖然回答了大多數的問題,但仍留下結構的變遷機制有待解決。本文認為,此一機制不僅是個體透過自我的實踐而達成,且所謂變遷並非源自結構之抽象與深層等特質,而係個體之共謀所致,換言之,結構之變與不變在於個體之抉擇;此外,與傳統所認為的結構居於優越地位有異者,本文以經驗材料論證結構並非難以撼動的抽象存在,且其變遷可透過個體的實踐與文化內容的選擇而達成。
The main issue of the thesis is rethinking the causality among social, culture, and self by means of a case study. The research material was collected through participant-observation in the family-style day-care situation where the children were looked after by the baby-minder. By analyze the socialization of children who demonstrate their own active creativity in the process of play and performance of daily life. I, at first, describe the various interactive patterns between people in family and the child, by which children accumulate the symbolic capital. Then I try to explain the communicative behavior what individual’s practice which has gradually alter the social structure.
In the sphere of between society and individual. The author discuss the day-care policy of the government and indicate tha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tructure and individual is indirect, what we could observe is only the tangible institution, by which individual and structure is related is the culture.
Many ethnographic data had demonstrated that culture has substantive impact on the development process of babyhood. With the increasing of media, children in the day-care family get more power of discourse than the equivalent in the traditional time did. The changes of interactive patterns make children not only the receiver of the culture, but the creative participant.
Therefore, the daily and routine performance become the mechanism of altering the social structure. With regard to the time dimension, practice would result in the change of cultural disposition, which then cause the structural change.
In many times, we perceive the structure as dominant to the self option because of the“dull-remove”property of the structure, In fact, it’s our explicit or tacit agreement make it possible that structure could stick there like a guard. In other words, the change or persistence of the structure depends on individual’s practice. The author has proved in this article that social structure is not a supreme existence, instead, it could be changed by the individual practice and the selection of cultural disposition.
目 錄
社會、文化與自我:家庭托育的個案分析
第一章緒論…………………………………………………………………….1
第一節研究動機與目的…………………………………………………….1
第二節研究範圍與限制…………………………………………………….2
第三節理論基礎…………………………………………………………….4
第四節研究架構……………………………………………………………10
第五節研究方法與步驟……………………………………………………15
第二章托育的政治與社會情境………………………………………………22
第一節社會環境與托育的需求……………………………………………23
第二節托育政策與幼童照顧………………………………………………25
第三節托育服務與保母的角色……………………………………………29
第三章教養文化:多樣的童年圖像…………………………………………36
第一節跨文化的教養型態…………………………………………………39
第二節傳統漢人社會的教養文化…………………………………………42
第三節當代台灣的家庭托育情境…………………………………………51
第四章自我與社會實踐………………………………………………………60
第一節自我的表現型態……………………………………………………60
第二節自我與客我的溝通…………………………………………………65
第三節媒體與自主性………………………………………………………71
第五章個體行動與結構重塑:表演與遊戲…………………………………84
第一節表演:文化與自我的結合…………………………………………85
第二節時間、結構與變遷…………………………………………………99
第六章結論:究竟是誰贏了?……………………………………………..104
引用書目…………………………………………………………………………..110
圖表目錄:
圖一:G.H.Mead之社會行為圖像………………………………………………...7
圖二:Parsons行動系統的整合概念……………………………………………..11
圖三:研究架構圖………………………………………………………………...13
圖四:自我的發展模式…………………………………………………………...68
圖五:自我與社會化過程的關係:同一個事件的變化……………………….101
表一:研究對象之關係(幼童對成人)的稱謂表………………………………18
表二:編碼範例……………………………………………………………………20
表三:我國托育服務相關法規……………………………………………………28
表四:幼童日常觀賞、閱讀之媒體內容表………………………………………82
附錄:母子互動行為分析表……………………………………………………..107
引用書目
內政部統計處 (1993), 《中華民國八十一年台灣地區兒童生活狀況調查報告》。
(1996),《中華民國八十四年台灣地區兒童生活狀況調查報告》。
(1999),《中華民國八十七年台灣地區婦女生活狀況調查報告》。
內政部主計處(1994), 《中華民國八十二年台灣地區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
(2001),《九十年人力運用調查統計》。
王淑英、賴幸媛(1997),<台灣的扥育困境與國家角色>,劉毓秀主編,《女性、國家、照顧工作》,台北:女書文化。
王麗容 (1992), 《台北市婦女就業與幼童福利需求之研究》,台北:台北市政府社會局。
台灣省政府社會處 (1993), 《台灣省婦女生活狀況調查報告》。
台灣省政府社會處 (1994), 《台灣省幼童托育概況調查報告》。
朱湘(等著)(2001),《名家的童年》,台北:牧村圖書。
朱瑞玲(1986),<青少年心目中的父母教養方式>,瞿海源、章英華編 ,《台灣社會與文化變遷》。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所。
行政院勞工委員會(1993),《婦女就業現況分析寄婦女勞工福利工作報告》。
吳福元(譯), Jean Piaget (原著)(1987), 《兒童心理學》, 台北:唐山。
吳燕和(1966),<從人類學觀點看目前中國幼童的養育問題>, 《思與言》,3(6):741-745。
吳燕和(1985),<家庭現代化下的中國幼童教育>, 《現代化與中國文化研討會論文彙編》,頁31-40。
李田樹(譯), Maria Montessori(原著)(2000), 《童年之密》,台北:及幼文化。
李亦園、莊英章(編)(1987),《中國家庭之研究論著目錄》,台北:漢學研究中心。
李芬蓮(1970),<台灣農村社會的幼童教養─以雲林縣石龜溪為例>,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29:151-198。
周淑麗(譯), Monica M. Bassett, R. N.(原著)(1998), 《專業保母》,台北:洪葉文化。
周愚文(1996),.《宋代兒童的生活與教育》, 台北:師大書院。
周曉虹(1999),<文化反哺:變遷社會中的親子傳承>,關秉寅等主編,《應用心理研究:兩岸社會變遷中的家庭》,4:29-56。
周曉虹、李姚軍(譯),Margaret Mead(原著)(1990),《薩摩亞人的成年》,台北:遠流。
林克明(譯)(1984), Sigmund Freud(原著)(1939),《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台北:志文。
林美容(1993),<台灣漢人家庭的幼童社會化>, 《台灣人的社會與信仰》,台北:巨流。
林惠雅(2000),<母親與幼兒互動中之教養行為分析>, 《應用心理研究》,6:75-96。
邱澤奇(譯)(2001),Jonathan H. Turner(原著), 《社會學理論的結構(上)》,北京:華夏出版社,頁35。
胡榮、王小章(譯), G. H. Mead (原著), 《心靈、自我與社會》,台北:桂冠。
孫敏華(1982),《職業婦女與家庭主婦的生活態度即其子女之人適應性別科版畫與成就動機之研究》,國立師範大學輔導研究所碩士論文。
孫敏華(1984),《職業婦女的生活滿意度及其對子女影響之影響》,復興崗學報,32:455-466。
徐江敏、李姚軍(譯)(1994), Erving Goffman(原著),《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 台北:桂冠。
翁秀琪(1998), 《大眾傳播理論與實證》, 台北:三民。
高淑貴、伊慶春(1986),<已婚職業婦女子女照顧問題之研究>,行政院研考會專案研究計劃。
張君玫(譯)(2000),Norman K. Denzin(原著),《解釋性互動論》, 台北:弘智文化。
張家銘(1993),<米德的「社會自我」理論:從歷程與結構的觀點剖析>,東吳社會學報,2:66-81。
莊永佳(1999), 《台灣女性之母職實踐》, 私立南華大學教育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許正援、沈家鮮、呂靜、曹子方(編輯),(1996)《幼童發展心理學》,吉林:吉林教育出版社。
陳建勳(1983), 《托兒所對幼童人格發展的影響之研究》,《教育資料文摘》,11:74-87。
陳倩慧(1997),《家庭托育服務品質:家庭保母的角色、家庭系統與家長互動關係之探討》,台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陳祥水(1973),< “公媽牌”的祭祀─承繼財富與祖現地位之確定>,《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36:141-164。
章英華(譯)(1991),T. Parsons(原著),《社會的演化》,台北:新橋。
馮涵棣(2000)<情緒、文化與道德社會化:以羞恥感為例的探討>,發表於「情感、情緒與文化研討會」。9月29-30日。
馮燕(1997),《托育服務─生態觀點的分析》,台北:巨流。
黃慧真(譯)(1994),Sally W. Olds Diane(原著), 《幼童發展》, 台北:桂冠。
楊婷舒、鄭明萱、劉凱(譯),T. Berry Brazelton, M.D.(原著)(1995),《應幼兒發展與保育》,台北:桂冠。
楊善華(譯),Malcolm Waters(原著),(2000),《現代社會學理論》, 北京:華夏出版社。
楊懋春(1967), <中國各式家庭中子女教養與子女行為研究摘要>, 台大社會學刊, 3: 77-83。
葉啟政(2000),《進出「結構─行動」的困境》, 台北:三民書局。
熊秉真(2000),《童年憶往》,台北:麥田出版。
劉永聰(1997),《中國古代的育兒》,北京:商務。
劉慈惠(1999), <幼兒母親對中國傳統教養與現代教養的認知>,《新竹師院學報》12:312-343。
蔡筱穎(譯)(2000), Pierre Bourdieu(原著), 《布赫迪厄論電視》,台北:麥田。
鄭伯壎(1995),<家長權威與領導行為之關係:一個台灣民營企業主持人的個案研究>,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集刊》79:119-173。
盧嵐蘭(譯)(1991), Schutz., Alfred(原著),《社會世界的現象學》, 台北:桂冠。
蕭公彥(譯),Margaret Mead(原著)(1992),《新幾內亞人的成長》,台北:遠流。
閻愛民(1997),《中國古代的家教》,北京:商務。
薛承泰(1994), <變遷中的台灣家庭結構─從人口與婚姻談起>, 《社會見設季刊》,89:81-94。
羅一靜、徐煒銘、錢積權(編譯)(1992), Erikson, Erik H.(原著), 《童年與社會》, 上海:學林出版社。
Allison James and Alan Prout (1995) Hierarchy, Boundary and Agency: Toward a Theoretical Perspective on Childhood. In Nancy Mandell & Anne-Marie Ambert (Eds.) Sociological Studies of Children, 7: 77-99.
Berger, P. L. and Luckmann, T.(1966)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Reality. New York: Doubleday.
Blumer, Herbert (1969)Symbolic interactionism: Perspective and Method, New Jersey: Prentice-Hall Inc.
Dollar, Bruce(1993)“Child Care in China,”Elvio Angeloni(ed),In Saturday Review World,Sluice Dock: Dushdin Publishing Group.
Erikson, Erik H.(1963) Childhood and society. New York:Norton.
Garfinkel, H.(1967)Studies in Ethnomethodology. NJ: Prentice Hall.
Goffman, E.(1967)Interaction Ritual. New York: Doubleday.
Goody, Jack(1994)Culture and its Boundaries: A European view. Robert Borofsky(Ed.)Assessing cultural Anthropology. New York:Mcgraw Hill,pp.250-261.
Harbermas, Jurgen(1987)The theory of communicative action. Thomas McCcarthy(trans.), Boston: Beacon Press.
Margaret, K. Nelson(1990),“Mothering Other’s Children: The Experiences of Family Day-Care,” pp. 586-605,Journal of Women in Culture and Society.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McCall, George J., and J.L. Simmon(1966)Identities and Interactions. New York: Free Press
McCartney, K.(1984)Effect of quality of day care environment on children’s language development.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20:244-260.
Mead, George Herbert(1934), Selections from Mind, Self and Society, 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Meltzer, Bernard(1972),The social Psychology of George Herbert Mead. Kalamazoo: Center for Socialolgical Research, Western Michigan University.
Roberta M. Berns (1997),Child ,Family, School, Community, Socialiaton and Support, Harcourt Brace College Publisher.
Rosenberg(1979) Conceiving the Self. New York: Basic.
Sawyer ,R. Keith(1995) A Developmental Model of Heteroglossic Improvisation in Children’s Fantasy Play. In Nancy Mandell & Anne-Marie Ambert (Eds.) Sociological Studies of Children, 7: 127-246.
Susan Harter(1988)Developmental Processes in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Self. In Thomas D. Yawkey and James E. Johnson(ed.)Integrative Process and Socializtion: Early to Middle Childhood. Pp.45-78.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