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6.228.250) 您好!臺灣時間:2021/04/19 22:52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 
twitterline
研究生:王怡璇
研究生(外文):Wang Yi-Hsuan
論文名稱:聯珠紋樣與唐代紡織紋飾研究
論文名稱(外文):Pearl Roundel and Patterns in the Chinese Twxtiles of T'ang Dynasty
指導教授:林春美林春美引用關係謝東山謝東山引用關係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臺南藝術學院
系所名稱:藝術史與藝術評論研究所
學門:藝術學門
學類:綜合藝術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02
畢業學年度:91
語文別:中文
中文關鍵詞:聯珠紋樣唐代波斯薩珊瑣羅亞斯德教紡織紋飾寶花團花折枝花鳥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4
  • 點閱點閱:567
  • 評分評分: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
  • 下載下載:0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0
本文首先對聯珠紋樣的內涵與形式進行探究,追溯波斯文化中它的起源、表現與意涵,進而對中國紡織品上的聯珠紋樣作出類型、時間分佈以及風格系統的劃分。接著,再觀察聯珠紋樣影響下的唐代以及唐代以降紡織紋飾的發展與表現。
聯珠紋樣起源於波斯文化中的王權之環,代表著神明將權力賜予國王。紋樣表現由阿黑美尼得王朝時期(西元前六世紀至西元前四世紀)的有翼圓圈紋,到了帕提亞王朝十(西元前三世紀至西元三世紀初)成為附有飄帶的圓圈紋,及至薩珊王朝時期(西元三世紀至西元七世紀中葉)因瑣羅亞斯德教信仰達到極盛,王權之環演變由宗教意味濃厚的聯珠紋樣裝飾而成。是以,聯珠紋樣不但成為信仰瑣羅亞斯德教的伊朗民族普遍使用的裝飾圖案,同時亦象徵著該信仰中光明與神明福佑的意涵。
觀察分類中國紡織品上的聯珠紋樣可分為:類聯珠圈型、聯珠圈型、花環圈型及瓣窠圈型等四種;再按照各類型紋樣表現、流行時間與相關史載又可判斷為「中國式」風格、「薩珊式」風格、「中國化」風格及「中亞系統」等四個歸屬。其中,「中國化」者即史載「陵陽公樣」,它使用花環圈取代聯珠圈,是中土對波斯聯珠紋樣徹底的消化與吸收,可以說是一種開創性的樣式;除了紡織品上,在唐代其他藝術如銅鏡、金銀器以及壁畫上也被廣泛應用。而「陵陽公樣」的創造產生其關鍵之處就在於對圓形結構設計的巧妙運用,如今可見唐代各式團窠花卉圖案均發源於此。
由聯珠紋樣衍生而來的唐代團窠圖案與中國先秦兩漢以來連續循環滿貫全幅的紡織紋飾截然不同,而即使歷經中唐時期折枝樣式的興起,圓形結構設計在中國紡織紋飾之中仍然流傳不滅,並於遼金元之後發展出更多種團窠紋樣類型。
綜上所述,中國紡織品上的聯珠紋樣代表著外來文化與本地文化的交流、影響和融合,其演變出豐富多樣的面貌不單單成就了中國紡織藝術史的一部份,更重要的是,融合與的過程中它所展現出大唐文化高度的創造能力與兼容並蓄的特質。
This thesis first investigates the origin, variation in patterns, and meaning of pearl roundels in Persian culture, and then categorizes pearl roundels on Chinese textiles under patterns, time-span, and style. Lastly the thesis looks into the influence of pearl roundels on the development and variation of patterns on Chinese textiles of the Tang Dynasty and after.
Pearl roundels originated from diadem (ring of power) of the Persian culture, symbolizing the power and sovereignty given from the gods. In the Achaemenid Dynasty (6th century B.C.E. to 4th century B.C.E.), the pattern was rings with wings. In the Parthian Dynasty (3rd century B.C.E. to 3rd century CE), it became rings with ribbons. When it came to the Sassanid Dynasty (3rd century CE to mid-7th century CE), because Zoroastrianism was prevalent, pearls were added to the ring of the diadem and this design was thus imbued with much religious connotation. Thus pearl roundels became not only the decorative patterns commonly used by the Iranian people who believed in Zoroastrianism but symbols of light and blessing in the religion.
The roundels appearing on Chinese textiles can be categorized as Chinese-mode style, Sassanian style, the naturalized style, and those made by Central Asian or came from Central Asia. The naturalized style is the design matching the Duke Lingyang pattern that matches the description in a Tang text. It replaced pearl with petal or floral motifs on the roundel and was a completely new design. Duke Lingyang pattern was not only used on textiles but on other artifacts such as bronze mirror and gold or silver utensils. It was especially widely used as decorative motifs on mural painting. The crucial point relating Duke Lingyang pattern to pearl roundels is that it has circular framing developing from Persian pearl roundels. Various kinds of floral roundels consisting of purely floral motifs in the Tang Dynasty originated from it.
The Tang-style roundels originating from pearl roundels were by no means similar to the patterns of the Han Dynasty, which often consist of motifs repeating in warp direction and overall designs spreading across the width of the fabric. Even challenged by the floral spray pattern that arose in mid-Tang, roundels or circular framings remained popular for hundreds of years and developed more variations in the Liao, Jin and Yuan Dynasties.
To sum up, pearl roundels on Chinese textiles demonstrate the exchange, mutual influence, and fusion between China and other cultures. The varieties that developed from pearl roundels can be seen not only as part of Chinese textile history. More importantly, it shows the high-level of creativity and openness in the great Tang-culture.
目 錄
中文摘要....................................................iii
英文摘要.....................................................iv
表目次........................................................v
圖目次.......................................................vi
章次
第一章 緒論..................................................1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唐代紡織藝術的研究回顧.....................1
一、研究動機..............................................1
二、唐代紡織藝術的研究回顧................................2
第二節 研究目的與本文進程...................................6
第二章 波斯聯珠紋樣的演變與象徵意義.........................10
第一節 波斯藝術裡聯珠紋樣的演變............................10
一、阿黑美尼得王朝時期...................................11
(Achaemenid Dynasty,西元前六世紀至西元前四世紀)
二、帕提亞王朝時期.......................................13
(Parthian Dynasty,西元前三世紀至西元三世紀初)
三、薩珊王朝時期.........................................14
(Sassanid Dynasty,西元三世紀至西元七世紀中)
四、小結.................................................18
第二節 瑣羅亞斯德教信仰思想與聯珠紋樣的象徵意義...........19
一、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與經典《阿維斯陀》(Avesta)...................................................20
二、經典《阿維斯陀》記載中的王權之環:赫瓦雷諾(Khvarenah)................................................22
三、波斯聯珠紋樣的象徵和代表意涵:
象徵天空與珍珠,代表阿胡拉馬茲達神的福佑與對光明的追求..24
四、與瑣羅亞斯德教神話傳說有關的其他紋樣.................29
五、小結.................................................31
第三章 絲綢之路與聯珠紋樣的傳入.............................32
第一節 中亞地區發現的聯珠紋樣..............................33
一、巴拉雷克達板城遺址(City Site of Balalyk-Tepe)......34
二、瓦爾赫沙城遺址(City Site at Varakhsha).............35
三、片治肯特城遺址(City Site at Pyanjikent)............35
四、阿弗拉西阿勃城遺址(City Site at Afrasiab)..........35
五、額濟納達板城遺址(City Site at Adzhina-Tepe)........35
第二節 中國境內發現非紡織品上的聯珠紋樣....................36
一、石窟壁畫和塑像裝飾...................................37
二、石棺線刻.............................................40
三、陶瓷器...............................................41
四、金銀器...............................................41
五、繪畫.................................................42
六、其他.................................................42
第四章 中國紡織品上的聯珠紋樣...............................44
第一節 聯珠紋樣的類型與時間分佈............................44
一、聯珠紋樣的類型.......................................45
二、聯珠紋樣的時間分佈...................................49
第二節 聯珠紋樣的風格或系統歸屬............................60
一、類聯珠圈型與對稱主題紋樣的聯珠圈型:
「中國式」風格的聯珠紋樣.....60
二、單一禽獸主題與單一立花主題紋樣的聯珠圈型:
「薩珊式」風格的聯珠紋樣.....69
三、花環圈型:「中國化」風格的聯珠紋織物
(又稱「陵陽公樣」類型)......72
四、瓣窠圈型:「中亞系統」的聯珠紋樣紡織品...............80
五、結語.................................................86
第五章 聯珠紋樣對唐代紡織紋飾發展的影響.....................88
第一節 從聯珠蓮花紋到團窠寶花紋樣..........................88
第二節 團花樣式與折枝花鳥的興起............................91
一、團花樣式的形成.......................................91
二、折枝花鳥的興起.......................................96
三、小結................................................101
第二節 中國紡織紋飾圓形結構設計的流傳與運用...............101
一、先秦兩漢以來紡織紋飾的主要特徵:
「連續循環且滿貫全幅」...........102
二、唐代紡織紋飾的效果與圓形結構設計的流傳和運用........105
三、小結................................................109
第六章 結論................................................110
參考書目....................................................113
圖版引用出處................................................121
圖版
一、專書
(中文)
古籍(按年代順序)
(西漢)司馬遷,《史記》,《新校本史記三家注并附編二種》
(台北:鼎文書局,1984)。
(東漢)班固,《漢書》,《新校本漢書并附編二種》
(台北:鼎文書局,1983)。
(南朝宋)范曄,《後漢書》,《新校本漢書并附編十三種》
(台北:鼎文書局,1977)。
(東晉)陸翽,《鄴中記》,《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冊463
(台北:商務印書館,1983)。
(唐)李延壽,《北史》,《新校本北史并附編三種》
(台北:鼎文書局,1976)。
(北齊)魏收,《魏書》,《新校本魏書并附西魏書》
(台北:鼎文書局,1975)。
(唐)魏徵,《隋書》,《新校本隋書附索引》
(台北:鼎文書局,1983)。
(唐)李白,《李太白文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
(唐)李吉甫《元和郡縣圖志》(北京:中華書局,1985)。
(唐)張彥遠,《歷代名畫記》(北京:京華出版社,2000)。
(唐)杜佑,《通典》(北京:中華書局,1988)。
(後晉)楊煦,《舊唐書》,《新校本舊唐書附索引》
(台北:鼎文書局,1976)。
(宋)王欽若,《冊府元龜》(香港:中華書局,1960)。
(宋)王溥,《唐會要》(北京:中華書局,1955)。
(宋)歐陽修、宋祁,《新唐書》,《新校本新唐書附索引》
(台北:鼎文書局,1985)。
(宋)宋敏求 編,《唐大詔令集》(上海:學林出版社,1992)。
(元)至正中,《大元通制條格》(台北:華文書局,1980)。
(清)徐松,《唐兩京城坊考》,(北京:中華書局,1975)。
(清)清聖祖,《全唐詩》(北京:中華書局,1960)。
(清)董誥,《全唐文》(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大金集禮》(北京:中華書局,1985)。
近人論述(按筆劃排列)
上海市戲曲學校中國服裝史研究所編著,《中國歷代服飾》
(上海:學林出版社,1984)。
中國美術全集編輯委會(王世襄、朱家溍),
《中國美術全集‧工藝美術篇8‧漆器》(台北:錦繡出版社,1989)。
中國美術全集編輯委會(金維諾),
《中國美術全集‧繪畫篇2‧隋唐五代》(台北:錦繡出版社,1989)。
中國美術全集編輯委會(段文杰),
《中國美術全集‧雕塑篇7‧敦煌彩塑》(台北:錦繡出版社,1989)。
中國美術全集編輯委會(宿白),
《中國美術全集‧繪畫篇12‧墓室壁畫》
(台北:錦繡出版社, 1989)。
中國美術全集編輯委會(黃能馥),
《中國美術全集‧工藝美術篇6‧印染織繡(上)》
(台北:錦繡出版社,1989)。
中國美術全集編輯委會(黃能馥),
《中國美術全集‧工藝美術篇7‧印染織繡(下)》
(台北:錦繡出版社,1989)。
中國壁畫全集編輯委會,《中國壁畫全集‧新疆6 吐魯番》
(瀋陽:遼寧美術館,1990)。
元文琪,《二元神論-古波斯宗教神話研究》
﹙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
向達,《唐代長安與西域文明》(台北:明文書局,1981)。
余太山 主編,《西域通史》(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吳玉貴 譯,《唐代的外來文明》
(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
吳淑生、田自秉,《中國織染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
李知宴,《陶瓷-史前~五代》(台北:幼獅文化事業公司,1996)。
李鐵匠,《伊朗古代歷史與文化》(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1993)。
沈從文,《中國古代服飾研究》(台北:南天書局,1988)。
沈福偉,《中西文化交流史》(台北:台灣東華書局,1989)。
佘城,《中國的花鳥畫》(台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1987)。
林悟殊,《波斯拜火教與古代中國》(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95)。
武敏,《織繡》(台北:幼獅文化事業公司,1992)。
青海省文物處、青海省考古研究所,《青海文物》
﹙北京:文物出版社,1994﹚。
芮傳明,《中國與中亞文化交流志》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
姜伯勤,《敦煌吐魯番出土文書與絲綢之路》
(北京:文物出版社,1994)。
馬世長 編,《敦煌圖案》(烏魯木齊:新疆美術出版社,1991)。
孫培良,《薩珊伊朗朝》﹙成都:西南師範大學出版社,1995﹚。
孫機,《中國古輿服論叢》(北京:文物出版社,1993)。
高永久,《西域古代民族宗教綜論》(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7)。
高漢玉,《中國歷代染織繡圖錄》
(香港:商務印書館香港分館,1986)。
國家文物局、中國歷史博物館、中國革命博物館,
《國之瑰寶 中國文物事業五十年1949-1999》
(北京:朝華出版社,1999)。
國家文物局古籍文獻研究室、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
武漢大學歷史系,《吐魯番出土文書》第二冊
(北京:文物出版社,1981)。
國家文物局古籍文獻研究室、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
武漢大學歷史系,《吐魯番出土文書》第三冊
(北京:文物出版社,1983)。
常沙娜,《敦煌歷代服飾圖案》
(香港:萬里書店有限公司、輕工業出版社,1986)。
張星烺,《中西交通史料匯編》第一冊,(北京:中華書局,1977)。
張湘雯 主編,《中華五千年文物集刊‧織繡編一》
(台北:中國五千年文物集刊編輯委員會,1983)。
張湘雯 主編,《中華五千年文物集刊‧織繡編二》
(台北:中國五千年文物集刊編輯委員會,1983)。
敦煌文物研究所,《敦煌莫高窟內容總錄》
(北京:文物出版社,1982)。
敦煌文物研究所、文物出版社,《中國石窟‧敦煌莫高窟(一)》
(北京:文物出版社,1982)。
敦煌文物研究所、文物出版社,《中國石窟‧敦煌莫高窟(二)》
(北京:文物出版社,1984)。
敦煌文物研究所、文物出版社,《中國石窟‧敦煌莫高窟(三)》
(北京:文物出版社,1987)。
敦煌文物研究所、文物出版社,《中國石窟‧敦煌莫高窟(四)》
(北京:文物出版社,1987)。
曾昭橘、蔣寶庚、黎忠義,《沂南古畫像石墓發掘報告》
(北京:文物出版社,1956)。
童依華 主編,《中華五千年文物集刊.唐三彩(上)》
(台北:中華五千年文物集刊編輯委員會,1984)。
童依華 主編,《中華五千年文物集刊.瓷器篇二》
(台北:中華五千年文物集刊編輯委員會,1985)。
雲岡文物管理所,《中國石窟‧雲岡石窟(二)》
(北京:文物出版,1994)。
馮先銘 主編,《中國古陶瓷圖典》(北京:文物出版社,1998)。
黃文弼,《吐魯番考古記》﹙上海:中國科學院,1954﹚。
黃永武 主編,《敦煌寶藏 伯2542-2629》冊122
(台北:新文豐出版社,1981)。
新疆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編,《新疆考古三十年》
(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1983)。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物管理委員會 等,
《中國石窟.克孜爾石窟(一)》(北京:文物出版社,1989)。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物管理委員會 等,
《中國石窟.克孜爾石窟(三)》(北京:文物出版社,1997)。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 編,《新疆出土文物》
(北京:文物出版社,1975)。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出土文物展覽工作組 編,
《絲綢之路-漢唐織物》(北京:文物出社,1973)。
葉劉天增,《中國紋飾研究》(台北:南天出版社,1996)。
趙豐,《唐代絲綢與絲綢之路》(西安:三秦出版社,1992)。
趙豐,《絲綢藝術史》(杭州:浙江美術學院,1992)。
趙豐《織繡珍品》(香港:藝紗堂‧服飾出版社,1999)。
齊東方,《唐代金銀器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9)。
龍門文物保管所、北京大學考古系,《中國石窟‧龍門石窟(一)》
(北京:文物出版社,1991)。
龍門文物保管所、北京大學考古系,《中國石窟‧龍門石窟(二)》
(北京:文物出版社,1992)。
(日文)
中野 徹,《中國の紋樣》(東京:平凡社,1985)。
田邊勝美、松島英子 主編,《世界美術大全集‧東洋篇16‧西アジア》(東京:小學館,2000)。
田邊勝美、前田耕作 主編,《世界美術大全集‧東洋篇15‧中央アジア》(東京:小學館,1999)。
西川 寧 編,《西安碑林》(東京:講談社,1966)。
東京國立博物館、大阪市立美術館、日本經濟新聞社,《シルクロードの遺寶-古代‧中世の東西文化交流》(東京:日本經濟新聞社,1985)。
林 良一,《シルクロード》(東京:美術出版社,1966)。
林 良一,《東洋美術の裝飾文樣-植物文篇》
(東京:同朋舍,1992)。
松本包夫,《日本の織染1‧正倉院裂》﹙京都:京都書院,1993﹚。
深井普司、田邊勝美,《ペルシア美術史》﹙東京:吉川弘文館,1983﹚。
(英文)
Schafer, Edward. The Golden Peaches of Samarkand ,
A Study of Tang Exotics , Berkerl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5.
Rawson, Jessica. Chinese Ornament: The Lotus and the Dragon,
London:British Museum,1984.
Ghirshman, Roman. ﹙translated by Stuart Glbert and Fames
Emmons﹚, Iran: Parthians and Sassanians , Paris:Thames and
Hudson , 1962.
Stein, Aurel. Innermost Asia . Detailed Report of Explorations
in Central Asia , Kansu and Eastern Iran. vol.Ⅰ-Ⅲ, New
Delhi-India:Cosmo Publications,1981.
Stein, Aurel. Serindia-Detailed Report of Explorations in
Central Asia and Westermost , vol. Ⅰ-Ⅲ,New Delhi: Cosmo
Publication, 1981.
Stein, Aurel. Ancient Khotan , vol.Ⅲ, New Delhi: Cosmo
Publication, 1981.
Watt,James. and Wardwell, Ann.When Silk Was Gold, Central Asian
and Chinese Textiles, New York: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1997.
East-West in Art, Patterns of Cultural & Aesthetic
Relationships ,Bloomington & London:Indiana University
Press,1966.
Hayashi Ryoichi.(translated by Ricketts), The Silk Road and
the Shoso-in, New York:Weatherhill,1975.
二、期刊論文
(中文)
A.M.別列尼茨基、N.F.別達維奇﹙蘇﹚,殷紅、李莉 譯校, 〈贊丹尼奇
織物的鑑定〉,《絲綢史研究》七卷二期﹙1990年﹚,頁40-46。
M.M 梯亞闊諾夫(蘇),佟景韓、張同霞 譯,〈邊吉坎特的壁畫和中亞
繪畫〉,《美術研究》1958年二期,頁77-113。
丁明夷 釋譯,〈法門寺地宮唐代隨真身使衣物帳〉,收於《佛教新出碑
志集粹》(台北:佛光文化事業公司,1998),頁255-267。
內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赤峰市博物館、阿魯科爾沁旗文物管理所,〈遼
耶律羽之墓發掘簡報〉,《文物》1996年一期,頁4-32。
孔祥星,〈唐代“絲綢之路”上的紡織品貿易中心西州-吐魯番文書研
究〉,《文物》1982年4期,頁18-23。
王若愚,〈從台西村出土的商代織物和紡織工具談當時的紡織〉,《文
物》1979年六期,頁49-53。
王進玉、趙豐,〈敦煌文物中的紡織技藝〉,《敦煌研究》1989年4期,
頁99-105。
甘肅文物工作隊,〈甘肅涇川縣出土的唐代舍利石函〉,《文物》1966年
3期,頁8-15。
向克蘭、劉榮彰,〈絲綢之路與蜀錦〉,《絲綢史研究》1990年2期,頁
18-21。
李樹桐,〈唐人喜愛牡丹考〉,收於《唐史新論》(台北:台灣中華書
局,1985),頁212-281。
周匡明,〈錢山樣出土殘絹片的啟示〉,《文物》1980年一期,
頁74-77。
(日)岡崎敬,〈四、五世紀的絲綢之路與敦煌莫高窟〉,收於《中國石
窟‧敦煌莫高窟(一)》(北京:文物出版社,1982),頁198-206。
林梅村,〈從考古發現看火祆教在中國的初傳〉,《西域研究》1996年4
期,頁54-60。
林淑心,〈唐代織染工藝的特色〉,《國立歷史博物館刊》二卷六期
1988年),頁101-108。
武敏,〈吐魯番出土絲織物中的唐代印染〉,《文物》1979年8期,
頁37-47。
武敏,〈吐魯番出土蜀錦的研究〉,《文物》1984年6期,頁70-80。
武敏,〈唐代的夾板印花─夾纈〉,《文物》1973年10期,頁40-48。
武敏,〈新疆出土漢─唐絲織品初探〉,《文物》1962年7-8期合刊,
頁64-75。
河南省博物館,〈河南安陽北齊范粹墓發掘簡報〉,《文物》1972年一
期,頁47-51、86。
竺敏,〈吐魯番新發現的古代絲綢〉,《考古》1972年1期,頁28-31。
芮傳明,〈粟特人對東西交通的貢獻〉,收於《草原絲綢之路與中亞文
明》(烏魯木齊:新疆美術攝影出版社,1994),頁327-334。
姜伯勤,〈敦煌與波斯〉,《敦煌研究》1990年3期,頁1-15。
姜伯勤,〈敦煌壁畫與粟特壁畫的比較研究〉,收於《1987年敦煌石窟研
究國際討論會文集》(瀋陽:遼寧美術出版社,1990),頁150-169。
昭陵文物管理所、陜西省文物管理會,〈陜西禮泉唐張士貴墓〉,
《考古》1978年三期,頁63-81。
昭陵文物管理所,〈唐尉遲敬德墓發掘簡報〉,《文物》1978年5期,
頁20-25。
唐金裕,〈西安西部李靜訓墓發掘簡報〉,《考古》1959年9期,
頁471-475。(1959年合訂本)
夏鼐,〈我國古代桑、蠶、絲、綢的歷史〉,《考古》1972年二期,
頁12-27。
夏鼐,〈近年中國出土的薩珊朝文物〉,《考古》1978年二期,
頁111-116。
夏鼐,〈新疆新發現的古代絲織品-綺、錦和刺繡〉,收於《新疆考古三
十年》(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1983),頁396-420。
孫機,〈兩唐書輿(車)服志校譯稿〉,收於《中國古輿服論叢》
(北京:文物出版社,1993),頁231-365。
浙江文物管理委員會,〈吳興錢山樣遺址第一、二次發掘報告〉,
《考古學報》1960二期,頁73-91。
祝重壽,〈談中國聯珠紋織錦的分期和產地問題〉,《故宮文物月刊》,
九卷十二期﹙1992年3月﹚,頁36-61。
高千惠,《漢唐織錦圖紋研究》(台北:私立中國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美
術組碩士論文,1982)。
高美慶,〈敦煌唐代花卉畫初探〉,收於《1987年敦煌石窟研究國際討論
會文集》(瀋陽:遼寧美術出版社,1990),頁248-254。
陜西省文物管理委員會,〈西安羊頭鎮李爽墓的發掘〉,《文物》1959年
3期,頁43-53。
陜西省文物管理委員會,〈西安郭家灘隋姬威墓清理簡報〉,《文物》
1929年8期,頁4-7。
陜西省文物管理委員會,〈唐永泰公主墓發掘簡報〉,《文物》1964年1
期,頁7-33。
陜西省文物管理委員會,〈陜西省三原縣雙盛村隋李和墓清理簡報〉,
《文物》1966年一期,頁27-42。
陜西省文物管理委員會、禮泉昭陵文物館所,〈唐阿史那忠墓發掘簡
報〉,《考古》1977年2期,頁132-138。
陜西省博物館、乾縣文教局唐墓發掘組,〈唐懿德太子墓發掘簡報〉,
《文物》1972年7期,頁26-31。
宿白,〈克孜爾部分洞窟階段劃分與年代問題的初步探索-代序〉,
收於《中國石窟‧克孜爾窟(一)》(北京:文物出版社,1989),
頁10-23。
張乃翥,〈中原出土文物與中古祆教之東浸〉,收於《敦煌吐魯番學研究
論集》(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1996),頁81-97。
張湘雯,〈敦煌寫本卷軸中所見特殊紡織品的初探〉,收於《中華民國建
國八十年中國藝術文物討論會論文集‧器物組(上)》(台北:故宮,
1991),頁369-397。
張廣達,〈論隋唐時其中原與西域文化交流的幾個特點〉,收於《西域史
地叢稿初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頁281-310。
許新國、趙豐,〈都蘭出土絲織品初探〉,《中國歷史博物館館刊》1991
年15-16期合刊,頁63-81。
(日)樋口隆康 著,劉永增 譯,〈巴米羊石窟〉,《敦煌研究》創刊
號,1983,頁219-242。
陳垣,〈火祆教入中國考〉,收於《援庵史學論著選》(台北:木鐸出版
社,1982),頁109-132。
陳娟娟,〈新疆吐魯番出土的幾種唐代織錦〉,《文物》1972年2期,
頁64-73。
陸柏﹙E . Lubo-Lesnitchenko﹚,〈敦煌紡織品的藏品、年代、工藝技
術和藝術風格〉,收於《俄羅斯國立艾爾米塔什博物館敦煌藝術品Ⅰ》
﹙上海:俄羅斯國立艾爾米塔什博 物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頁27-32。
傅樂成,〈唐人的生活〉,收於《漢唐史論集》(台北:聯經出版社,
1977),頁117-141。
敦煌文物研究所,〈新發現的北魏刺繡〉,《文物》1972年2期,
頁54-60。
敦煌文物研究所考古組,〈莫高窟發現的唐代絲織物及其他〉,
《文物》1972年12期,頁55-71。
新疆博物館,〈吐魯番縣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古墓群發掘簡報﹙1963-
1965﹚〉,《文物》1973年10期,頁7-27。
新疆博物館,〈新疆吐魯番阿斯塔那北區墓葬清理簡報〉,《文物》1960
年6期,頁13-21。
新疆博物館、西北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1973年吐魯番阿斯塔那古墓群
發掘簡報〉,《文物》1975年7期,頁8-26。
新疆博物館考古隊,〈吐魯番哈拉和卓古墓群發掘簡報〉,《文物》1978
年6期,頁1-14。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吐魯番阿斯塔那363號墓發掘簡報〉,
《文物》1972年2期,頁7-11。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吐魯番縣阿斯塔那-哈拉合卓古墓群清理簡
報〉,《文物》1972年1期,頁8-29。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絲綢之路上新發現的漢唐織物〉,《文物》
1972年3期,頁14-19。
楊泓,〈絲綢之路由中國向日本的延伸〉,《文物》1989年1期,
頁68-71。
賈應逸,〈新疆絲織技術的起源及特點〉,《考古》1985年2期,
頁173-181。
榮新江,〈一個入仕唐朝的波斯景教家族〉,收於《伊朗學在中國論文集
(第二集)》(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7),頁82-90。
趙華,〈從阿斯塔那出土絲織品看織染圖案的發展〉,《新疆藝術》
1993年2期,頁50-64。
趙豐,〈隋唐絲綢上的團窠圖案〉,《故宮文物月刊》,十四卷四期
﹙1996年7月﹚,頁14-21。
趙豐,〈魏唐織錦中的異域神祇〉,《考古》1995年2期,頁179-183。
趙豐、齊曉光,〈耶律羽之墓絲綢中的團窠和團花圖案〉,《文物》
1996年1期,頁33-35。
魯深,〈初唐畫家王定墓誌銘〉,《文物》1965年8期,頁44-46。
歐陽琳,〈敦煌壁畫中的蓮花圖案〉,收於《敦煌學輯刊(二)》
(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1981),頁124-127。
蔡和璧,〈外域影響的隋唐時代文飾-中國歷代文飾考庚篇〉,
《故宮文物月刊》六卷3期(1988年6月),頁54-61。
盧華語,〈唐代四川蠶桑絲綢業特點謅議〉,《西南師範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1996年1期,頁77-81。
閻志和,〈長武縣唐昭仁寺碑〉,《文物》1981年三期,頁81-82。
薄小瑩,〈吐魯番地區發現的聯珠紋織物〉,《北京大學百年國學文粹‧
考古卷》(北京:北大學出版社,1998),頁 531-551。
薄小瑩,〈敦煌莫高窟六世紀至九世紀中葉的裝飾圖案〉,收於《敦煌吐
魯番文獻研究論集(五)》(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0),
頁355-436。
薛宗正,〈唐代西域漢人的社會生活〉,《西域研究》1996年4期,
頁74-88。
鍾曉青,〈魏晉南北朝建築裝飾研究〉,《文物》1999年12期,
頁52-65。
關友惠,〈莫高窟早期圖案紋飾〉,收於《敦煌圖案》
(烏魯木齊:新疆美術出版社,1991),頁1-10。
關友惠,〈莫高窟唐代圖案結構分析〉,收於《敦煌圖案》
(烏魯木齊:新疆美術出版社,1991),頁26-49。
關友惠,〈莫高窟隋代圖案初探〉,收於《敦煌圖案》
(烏魯木齊:新疆美術出版社,1991),頁11-25。
龔詩文,《中國早期植物紋飾研究》(台北:國立藝術學院美術史研究所
中國美術史組碩士論文,1997)。
(日文)
水本咲子,〈初唐の植物文樣について〉,《美術史》第118號(1985年四
月),頁118-136。
吉岡幸雄,〈特集-中國古代/漢-唐の染織〉,《織染の美》第30期
﹙京都:京都書院,1984﹚,頁10-66。
吉岡幸雄,〈特集-正倉院裂と上代の染織〉,《織染の美》第7期
(京都:京都書院,1980),頁6-60。
林 良一,〈葡萄唐草文新考-イーラーン系瑞果文の東漸〉,《美術史》
第33號(1959年八月),頁13-26。
長廣敏雄,〈唐草文樣の展開〉,收於《大同石佛藝術論》 (京都:
高桐書院,1946)。
道明三保子,〈ササンの連珠円文錦の成立と意味〉,收於《深井普司博士追
悼シルクロード美術論集》﹙東京:吉川弘文館,1987﹚,頁153-176。
(英文)
Bush. Susan, “Floral motifs and vine scroll in Chinese art of
the late fifth to early sixth centuries A.D”, Artibus Asiae
(vol.38),1976, pp.49-83.
Heller,Amy. “An Eighth Century Child’s Garment of Sogdian and
Chinese Silk”, ORIENTATION, 1997(Nov.),pp.220-222.
Krahl, Regina. “Designs on Early Chinese Textiles” ,
ORIENTATIONS, 1989(Aug.), pp.56-67.
Lubo-Lesnitchenko, E. ,“Western motifs in the Chinese textiles
of the early middle ages”,NATIONAL PALACE MUSEUM BULLETIN,
1993﹙vol.28 no.3ƀ﹚, pp.1-28.
Meister W , Michael. , “The Pearl Roundel in Chinese Textile
Design”, ARS ORIENTALS ,﹙vol.8﹚,1970 , pp.255-267.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
系統版面圖檔 系統版面圖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