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臺灣博碩士論文加值系統

(100.28.227.63) 您好!臺灣時間:2024/06/14 23:48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 
twitterline
研究生:林廷叡
研究生(外文):Lin Ting-rui
論文名稱:唐代的幽冥世界觀:地獄十王信仰結構與流變的探討
指導教授:黃清連黃清連引用關係
指導教授(外文):Huang Ching-lien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東海大學
系所名稱:歷史學系
學門:人文學門
學類:歷史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06
畢業學年度:94
語文別:中文
中文關鍵詞:幽冥世界地獄十王
外文關鍵詞:nether worldpurgatoryten kings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13
  • 點閱點閱:3859
  • 評分評分:
  • 下載下載:0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6
摘要

本論文主要研究範疇是唐代的幽冥世界觀,以地獄十王信仰為關懷核心。由於佛教在唐末五代即有完備的《佛說十王經》論述十王信仰,此信仰表現的成熟狀態,可知當時已非草創階段,已經歷過發展。道教和民間亦陸續出現《地府十王拔度儀》和《玉歷至寶鈔》,使地獄十王信仰廣泛流傳於庶民社會。
唐末流傳的地獄十王信仰,是教團宗教與民俗社會頻繁互動所產生。所以,地獄十王信仰已包括探討死後世界觀與冥界思想的五項基本必備焦點:一、形神魂魄觀念,二、死後世界結構,三、死後世界環境形態,四、冥界主宰職權與官僚系統,五、宗教度亡經典的內容與儀式。因此,針對此課題研究,不僅能明瞭地獄十王信仰的內容和本質,還能觀察唐代社會冥界概念的特色,瞭解構成地獄十王信仰的要素,達到充分理解唐人幽冥世界觀的時代風格。換句話說,如何對唐代社會的死後信仰作深入詳細探討,尤其是道佛等宗教教義對庶民的影響、百姓冥界結構的認知及其變遷情形,與度亡儀式基礎和經典呈現的死後觀念等課題,皆可透過研究地獄十王信仰而得到一定程度解答。
因此,地獄十王信仰在唐代多元的幽冥世界觀裡如何發跡?其內涵要素有哪些?特色是什麼?以及該信仰在社會傳播的過程狀況?諸如此類問題,皆是探索唐代幽冥世界觀的切入切度,是本文嘗試討論的課題。
總之,雖然研究唐代的幽冥世界觀是龐雜工作,但透過對地獄十王信仰結構與形成淵源的探索,可快速勾勒出唐人幽冥世界概念的輪廓,協助我們直接理解其核心意義。
 正文研究範圍分為三方面:第一是關注唐代泰山的生死信仰及治鬼說內容。第二是討論唐代社會風氣與冥界的判官、審判之互動關係,第三是研究發跡於唐,盛行於宋代以後的道佛地獄十王信仰之結構淵源和發展歷程。分成三部分的原因是,地獄十王信仰構成要素複雜,泰山的生死信仰與治鬼說、唐代的冥判與冥官,是目前較能掌握的部分,因此按照時間發展的順序分別論述。簡言之,各章的核心思想如下:第二章、地獄十王角色的共通創設:泰山治鬼與閻羅王酷刑治獄在唐代的形象揉合。第三章、地獄酷刑與冥官審判的倫理思想:唐代社會法治實況與宗教冥律結合的反映。第四章、地獄十王信仰對道佛觀念的涵涉:中古地獄思想和宗教救贖觀念在唐末的總結。
追尋唐末地獄十王信仰的構成要素,及發展過程的歷史軌跡,在文獻記載模糊的情況下,是異常艱辛的工作。經典作者不明、地獄十王可考者寥無幾人、正統藏經缺乏系統描述、社會流傳狀況記錄不詳等問題,導致研究地獄十王信仰的重重困難。不過,正如太史文先生的意見,敦煌考古的發現,證實地獄十王信仰在唐末五代,已形成內容完整的《佛說十王經》。經文與圖繪並茂,供養及抄寫的百姓眾多,僧侶在喪葬與齋日場合也普遍使用。因此可以相信,地獄十王信仰絕非在短時間內突然出現,其發展必定經過長時間醞釀,且交融諸多宗教、社會與民俗的觀念。所以,地獄十王信仰的建構,和整個唐代幽冥世界觀念,實有密不可分的關聯。
考察唐人認識的幽冥世界,及社會流行的死後觀念,不僅對影響地獄十王信仰的內涵、結構與淵源背景諸要素有深入理解,同時能明白唐代冥界思想和死後觀念,在歷史發展脈絡的地位和特殊風貌。
首先,觀察自漢末興起「泰山治鬼」觀念,歷經六朝隋唐,其間最重要影響,非佛教東傳莫屬。佛教閻羅王主宰冥界的概念,對泰山府君信仰產生巨大衝擊,因此導致閻羅王與泰山府君,性質產生混淆狀況,甚至有閻羅王地位凌駕泰山府君的狀況,此乃六朝到唐代死後世界觀產生關鍵性變化的原因。
閻羅王與泰山府君逐漸混淆的情形,六朝典籍已見端倪,唐代民間社會則彰顯兩者共治冥界的特殊狀況。泰山府君與閻羅王在唐代社會的呈現,雖仍各有獨自風貌,但觀念交雜混融的影響力遠遠超過個別陳述。換句話說,藉著釐清傳統泰山生死信仰和治鬼說內容,及泰山府君和佛教閻羅王的同異關係,可知唐代是冥界主宰職權變化的關鍵轉型期。唐人筆記小說敘述泰山府君和閻羅王觀念的融合,使兩者面貌已不單純僅具傳統特色,而逐漸形成廣泛流傳於唐代社會對地下世界主宰的「共同代稱」。這段創造唐代「冥界主宰」特殊形像的歷程,成為引導唐末地獄十王共治冥府的契機。雖然十王名號不同,但職權、性格及司掌幾乎相同,可謂是一組「共通的宗教符號」。由於有「主宰冥界審判」通用性格的角色設定,配合社會流行「修齋造福」風氣,因此唐末出現以十位王者共治地獄的信仰,便有堅實理論根據。此演變現象清楚說明佛道在唐代的密切互動,是唐宋之際發展融合佛道義理的地獄十王信仰重要基礎。
其次,唐人在重視律法精神的社會風氣薰陶下,對情理法養成均衡的思考態度,造就唐代社會特質。配合道教與佛教教義,及唐代社會流行冥界判官和審判的倫理道德思想,使「天神檢校」、「察過減算」、「冥府官吏持帖索命」、「生人判冥」、「冥府審判」、「因果報應」、「轉生輪迴」、「誦經持齋修福」等因素的增添與影響,豐富以地獄十王信仰中心框架,其內容成為有龐大系統的死後觀念。「死後審判」與「生人判冥」思想結合宗教信仰,逐漸成為安定社會民心的力量。所以,社會的判官形象與治獄審判觀念,與冥判有密切的關連。
社會注重法律的風氣,轉化為宗教冥律,並透過冥界判官審判,彌補現實禮法不足,是唐代歷史呈現的特殊風格。強烈的宗教冥判思想,及生人進入陰間判冥的歷歷說明,陶鑄唐代百姓心中深刻的因果報應觀念。如何免去自身過錯而逃脫死後審判和進入地獄受苦,是人生重要問題。唐代冥界審判小說對現實社會寫照,即是此狀況的反映。由此可觀察唐人注重的社會價值和生死倫理,與現實社會和冥界的審判功過,始終都有直接密切關係,反映唐人思維脈絡以「因果報應」為核心圍繞。
雖然地獄十王信仰發展歷程在唐代十分模糊,但透過對六朝隋唐筆記小說死後入冥志怪和冥判故事結構的綜合分析,可歸納信仰構成的八項基本要素。這八項要素是理解地獄十王信仰內涵的重要關鍵:一、雜揉道佛冥界信仰的諸神共治精神;二、強調生人入冥經歷的啟示;三、宣揚賞善罰惡的輪迴與報應思想;四、反映司法審判制度與司法人員形象;五、顯示人間獄政與地獄酷刑的關聯性;六、陰間官吏判案的功德罪過標準成為社會規範;七、透過冥界官吏與亡魂的關係凸顯人際倫理;八、生人救贖亡魂與自我懺悔行為象徵宗教儀式的擴展。
最後,十王的來歷與內涵複雜多元,不僅和傳統中國古典文化有牽涉,印度傳進的佛教及中國本土的道教,教義混雜融合與仿效學習的狀況,則更到達不易清楚辨別各自特色的程度。透過追尋道佛地獄系統脈絡,並觀察相關文獻的零星記載,可以瞭解結合地藏和十王為信仰中心的度亡儀式,出自於中土僧尼道冠的創作,目的為消除普通百姓對死後審判的恐懼不安,因此使原本並不特別起眼的儀式,卻因具備「救度亡魂」、「追薦福報」和「預修功德」幾項素質,讓生者能同時為己身和亡者進行修齋造福工作,得以度脫地獄罪報之苦,而成為自唐以來,廣泛通行民間社會一般齋日與喪葬送亡舉行的儀軌。
探索地獄十殿閻王審判的發展脈絡,亦是追尋佛教中土化和道佛教義融合的過程。做為民間對死亡與死後世界最普遍流傳的地獄十王信仰觀念,在中國傳統社會已散佈超過千餘年。宗教思想與文學作品廣泛被運用,唐代地獄十王信仰逐漸建構體系,並藉由非主流僧尼道冠傳播,深刻影響民間百姓的死亡觀,宋代以後更具無可動搖的地位。或許道佛的地獄十王信仰有各自的經典和儀式,但兩者的互相學習痕跡卻清楚可見。雖然十王信仰的形成,在唐末五代才有充分證據,顯示其作為救贖亡魂方式的一種,但信仰構成要素的淵源軌跡,卻可追溯到古代傳說,經過長時間複雜的變遷,終以宋代《玉歷寶鈔》顯示道佛信仰最後在民間社會流傳的形式與樣貌。
 未來研究地獄十王可開拓的方向,也是本論文內容有所涉及,但仍須繼續更深入詳細討論的課題,乃道佛地獄十王信仰經典及冥界系統的探討。道教和佛教的地獄研究,目前尚缺乏系統性探討,是未來可拓展範疇。不過,從事此部分工作最大的困難處在於:一、宗教經典創作時間難以準確斷限,二、撰著者考證不易,三、原始經文與後人增刪狀況錯亂難辨。由於研究的困難度高,導致目前為止,各種冥界和地獄思想的發展順序,仍呈現錯綜複雜的情形。如果能妥善耙梳道佛地獄觀念的各自面貌與互相影響狀況,整理發展脈絡,對瞭解宗教死後信仰系統的歷史發展狀態,將有一定程度幫助。
目次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撰寫目的
第二節 研究範圍與課題界定
第三節 研究回顧與問題檢討
第四節 文獻運用與研究方法
第五節 章節架構與討論重點

第二章 泰山生死信仰與治鬼說
第一節 唐前泰山祭祀
第二節 唐代泰山封禪
第三節 五嶽與道教
第四節 泰山治鬼
第五節 泰山府君與閻羅王
第六節 小結

第三章 冥界的判官與審判
第一節 唐人的司法觀念與判冥思想
第二節 六朝隋唐冥界審判故事結構
第三節 冥界審判記載意涵與轉變
第四節 小結

第四章 道佛融合的地獄十王信仰
第一節 地獄十王審判概念源起
第二節 地獄思想的歷史發展軌跡
第三節 十王文獻相關課題
第四節 小結

第五章 結論

參考書目
參考書目

一、傳統文獻
【春秋】左丘明著,【三國】韋昭注,《國語》(台北:里仁,1980)
【周】韓非撰,【清】吳鼐校,《韓非子》(台北:成文,1980)
【漢】鄭玄注,【唐】孔穎達等注疏,【清】阮元校勘,《十三經注疏》(台北:藝文,1955)
【漢】司馬遷撰,【劉宋】裴駰集解,【唐】司馬貞索隱,【唐】張守節正義,《新校本史記三家注》(台北:鼎文,1985)
【漢】應劭撰,王利器校注,《風俗通義》(北京:中華,1981)
【漢】班固撰,楊家駱主編,《漢書》(台北:鼎文,1983)
【晉】陳壽撰,【宋】裴松之注,《新校三國志》(台北:鼎文,1987)
【晉】干寶撰,楊家駱主編,劉雅農總校,《新校搜神記》(台北:世界,1979)
【晉】郭璞注,袁珂點校,《山海經校注》(上海:古籍,1980)
【晉】葛洪撰,王明著,《抱朴子內篇校釋》(北京:中華,1985)
【晉】陶淵明撰、汪紹楹校注,《搜神後記》(台北:木鐸,1985)
【梁】顏之推,《冤魂志》(成都:巴蜀,2001)
【唐】唐臨,《冥報記》,(北京:中華,1992)
【唐】魏徵撰,楊家駱主編,《新校本隋書》,(台北:鼎文,1987)
【唐】房玄齡等撰,《新校本晉書》(台北:鼎文,1987)
【唐】長孫無忌,《唐律疏議》(台北,台灣商務,2000)
【唐】唐玄宗御撰、李林甫等編修,《大唐六典》(臺北:文海,1974)
【唐】姚思廉,《新校本梁書》(臺北:鼎文,1986)
【唐】戴孚,《廣異記》,(北京:中華,1992)
【唐】牛僧孺,《玄怪錄》(臺北:文史哲,1989)
【唐】劉餗,《隋唐嘉話》(北京:中華,1997)
【唐】鄭處誨,《明皇雜錄》(北京:中華,1997)
【唐】張鷟,《朝野僉載》(北京:中華,1997)
【唐】劉肅,《大唐新語》(北京:中華,1997)
【唐】段成式,《酉陽雜俎》(臺北:漢京,1983)
【後晉】劉昫撰,楊家駱主編,《新校本舊唐書》(台北:鼎文,1987)
【宋】王溥撰,楊家駱主編,《唐會要》(台北:世界,1974)
【宋】李昉等編,《太平廣記》(台北:文史哲,1987)
【宋】李昉等奉敕編,《太平御覽》(台北:台灣商務,據上海涵芬樓影印)
【宋】歐陽修,宋祁撰,《新校本新唐書》(台北:鼎文,1987)
【宋】薛居正等撰,《新校本舊五代史》(台北:鼎文,1987)
【宋】洪興祖撰,《楚辭補註》(台北:天工,1989)
【宋】錢易,《南部新書》(北京:中華,2002)
【宋】莊綽撰,蕭魯陽點校,《雞肋編》(北京:中華,1983)
【宋】不著撰人,〈鬼董〉,續修四庫全書編纂委員會編,《續修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第1266冊(上海:古籍,1997)
【明】李詡撰,魏連科點校,《戒庵老人漫筆》(北京:中華,1982)
【清】嚴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北京:中華,1958)
【清】顧炎武著,《日知錄》(台北:文史哲,1984)
【清】顧炎武著,《欽定四庫全書.史部十四.目錄類二.金石之屬.求古錄》
【清】湯球輯,《九家舊晉書輯本》(台北:鼎文,1983)
【清】董誥等編,《全唐文》(北京:中華,1983)
【清】永瑢撰,《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上海:商務,1933)
【清】顏元著,王星賢,張芥塵,郭征點校,《顏元集》(北京:中華,1987)

二、宗教典籍
道經
【三國】葛玄纂集,〈太上慈悲道場消災九幽懺〉,《正統道藏》第16冊(台北,新文豐,1985)
【梁】陶弘景撰,〈真誥〉,《正統道藏》第35冊(台北,新文豐,1985)
【梁】陶弘景纂、【唐】閭丘方遠校定,〈洞玄靈寶真靈位業圖〉,《正統道藏》第5冊(台北,新文豐,1985)
【唐】王懸河,〈三洞珠囊〉,《續修四庫全書》第1293冊(上海:古籍,1997)
王明編,《太平經合校》(北京:中華,1960)
舊題東方朔撰,〈洞玄靈寶五嶽古本真形圖並序〉,《正統道藏》第11冊(臺北市 : 新文豐,1985)
〈地府十王拔度儀〉,《正統道藏》第5冊(臺北:新文豐,1985)
〈太上救苦天尊說消愆滅罪經〉,《正統道藏》第10冊(臺北:新文豐,1985)
〈元始天尊說酆都滅罪經〉,《正統道藏》第2冊(臺北:新文豐,1985)
〈元始無量度人上品妙經四註〉,《正統道藏》第3冊(臺北:新文豐,1985)
〈太上洞玄靈寶滅度五鍊生尸妙經〉,《正統道藏》第10冊(臺北:新文豐,1985)
〈靈寶鍊度五仙安靈鎮神黃繒章法〉,《正統道藏》第55冊(臺北:新文豐,1985)
〈女青鬼律〉,《正統道藏》第30冊(臺北:新文豐,1985)
〈太上太玄女青三元品誡拔罪妙經〉,《正統道藏》第2冊(臺北:新文豐,1985)
〈十王轉案集〉,《藏外道書》第13冊(成都:巴蜀書社,1992)
〈十王大齋右案全集〉,《藏外道書》第13冊(成都:巴蜀書社,1992)
〈十王絞經全集〉,《藏外道書》第13冊(成都:巴蜀書社,1992)
〈正申冥京十王集〉,《藏外道書》第14冊(成都:巴蜀書社,1992)
〈十王告簡全集〉,《藏外道書》第14冊(成都:巴蜀書社,1992)
〈清微十王轉案儀制全集〉,《藏外道書.》第14冊(成都:巴蜀書社,1992)

佛經
〈宋高僧傳〉,《大正新脩大藏經》第50冊(東京:大正一切經刊行會,1924-1934)
〈波斯教殘經〉,《大正新脩大藏經》第54冊(東京:大正一切經刊行會,1924-1934)
〈經律異相〉,《大正新脩大藏經》第53冊(東京:大正一切經刊行會,1924-1934)
〈大唐內典錄〉,《大正新脩大藏經》第55冊(東京:大正一切經刊行會,1924-1934)
〈佛祖統記〉,《大正新脩大藏經》第49冊(東京:大正一切經刊行會,1924-1934)
〈佛祖統記〉,《大正新脩大藏經》第49冊(東京:大正一切經刊行會,1924-1934)

三、中文書籍
【五代】杜光庭撰,王純五譯注,《洞天福地嶽瀆名山記》(貴陽:貴州人民,1999)
舊題淡癡轉述、勿迷鈔印,《繪圖玉歷寶鈔勸世文》(新竹:竹林,2004)
丁傳靖輯,《宋人軼事彙編》(北京:中華,1981)
太史文(Stephen F. Teiser)著,侯旭東譯,《幽靈的節日-中國中世紀的信仰與生活》(浙江:浙江人民,1999)
王壽南,《隋唐史》(台北:三民,2000)
王秋桂、李豐楙編,《中國民間信仰資料彙編》第一輯(台北:學生,1989)
竹田晃著,洪順隆譯,《中國文學概論》(台北:成文,1980)
杜斗城,《敦煌本佛說十王經校錄研究》(蘭州:甘肅教育,1989)
沈宗憲,《宋代民間的幽冥世界觀》(臺北:商鼎,1993)
吳云,冀宇編輯校注,《唐太宗集》(陝西:陝西人民,1986)
吳宗國,《唐代科舉制度研究》(瀋陽:遼寧大學,1997)
俞鹿年,《中國官制大辭典》上冊(哈爾濱:黑龍江人民,1998)
孫遜,《中國古代小說與宗教》(上海:復旦大學,2001)
《法國漢學》叢書編輯委員會編,《法國漢學.敦煌學專號》第五輯(北京:中華,2000)
《法國漢學》叢書編輯委員會編,《法國漢學.宗教史專號》第七輯(北京:中華,2002)
高明士,《隋唐貢舉制度》(台北:文津,1999)
袁愛國,《泰山宗神文化》(泰安:山東大學,1991)
郝春文編著,《英藏敦煌社會歷史文獻釋錄》第一卷(北京:科學,2001)
賈二強,《神界鬼域-唐代民間信仰透視》(西安:陝西人民教育,2000)
賈二強,《唐宋民間信仰》(福州:福建人民,2002)
蒲慕州,《墓葬與生死:中國古代宗教之省思》(臺北:聯經,1993)
蒲慕州,《追尋一己之福:中國古代的信仰世界》(臺北:允晨,1995)
劉慧,《泰山宗教研究》(北京:文物,1994)
劉慧,《泰山岱廟考》(濟南:齊魯,2003)
劉俊文,《唐律疏議箋解》(北京:中華,1996)
魯迅,《古小說鉤沈》(台北:盤庚,1978)
蕭登福,《漢魏六朝佛道兩教之天堂地獄說》(臺北:學生,1989)
蕭登福,《道佛十王地獄說》(台北:新文豐,1996)

四、學位論文
王鍾承,《地藏十王圖像之研究-以敦煌和四川造像為例》,藝術學院美術史研究所中國美術史組,1999
林裕盛,《佛教的果報觀與唐代社會》,東海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4
莊明興,《中國中古的地藏信仰》,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1999
陳登武,《唐代法制研究-以庶民犯罪與訴訟制度為中心》,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研所博士論文,2002
陳瑤蒨,《近代十王信仰之研究-以《玉歷寶鈔》為探討中心》,花蓮師範學院民間文學研究所,2003
陳麗玲,《唐代冥界故事研究》,輔仁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95
陳振龍,《印度教、佛教與道教對地獄視覺描述之探討》,台灣科技大學設計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
郭雅玲,《女冠、女仙與唐代社會》,東海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
唐慈恩,《鐘鼓蒼茫:晚周中央與邊陲宗教文化的消長推移》,成功大學歷史研究研所碩士論文,2000

五、中文論文
于君方著,張譯心譯,〈大悲懺與天台教觀-知禮的《千手眼大悲心咒行法》〉,《香光莊嚴》60(1999/12)
王夢鷗,〈唐人小說概述〉,收錄於靜宜文理學院中國古典小說研究中心編《中國古典小說研究專集.第三集》(台北:聯經,1982)
王純五,〈泰山崇拜與道教仙話〉,《岱宗學刊》3(1998)
王宗昱,〈道教的「六天」說〉,收錄於陳鼓應主編《道家文化研究》第16輯(北京:三聯,1999)
卞孝萱,〈《唐太宗入冥記》與「玄武門之變」〉,《敦煌學輯刊》38(2000)
石守謙,〈有關地獄十王圖與其東傳日本的幾個問題〉,《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56.3(1985/9)
江玉祥,〈中國地獄「十殿」信仰的起源〉,收錄於氏編《古代西南絲綢之路研究》第二輯(成都:四川大學,1995)
杜正勝,〈甚麼是新社會史〉,《新史學》3.4(1992/12)
杜正勝,〈從眉壽到長生-古代中國生命觀念的演變〉,《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66.2(1995/06)
余英時,〈中國古代死後世界觀的演變〉,《聯合月刊》26(1983/9)
李麗,公維章,林太仁,〈酆都「鬼城」地獄十王信仰的考察〉,《敦煌學輯刊》2(1999)
李方,〈唐前期地方長官與判官在公文運作中的作用及相關問題〉,《唐研究》7(2001)
李方,〈唐前期地方長官與判官在公文運作中的作用及相關問題〉,《唐研究》7(2001)
宋光宇,〈關於善書的研究及其展望〉,《新史學》5.4(1994/12)
宋光宇,〈中國地獄罪報觀念的形成〉,《臺灣省立博物館年刊》26(1983/12)
宋光宇,〈地獄之說與道德思想的研究〉,《漢學研究通訊》3.1(1984/01)
邢義田,〈《太平經》對善惡報應的再肯定-承負說〉,《國文天地》8.3=87(1992/08)
吳建雍,《施舟人與道教研究》,《北京社會科學》2(1997)
林富士,〈臺灣地區的「道教研究」概述(1945-1995)〉,《臺灣宗教學會通訊》5(2000/05)
林富士,〈歐美地區的「道教研究」概述(1950-1994)〉,《臺灣宗教學會通訊》6(2000/09)
胡適,〈陶弘景的真誥考〉,收錄於《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專刊.慶祝蔡元培先生六十五歲論文集》下冊(台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933出版,1992景印一版)
高國藩,〈敦煌鬼故事《唐太宗入冥記》〉,收於氏著《敦煌俗文化學》(上海:三聯,1999)
高國藩,〈七七齋喪俗〉,收於氏著《敦煌古俗與民俗流變》(江蘇:河海大學,1992)
袁剛,〈唐朝的五花判事和六押制度〉,《安徽史學》4(1996)
姚治中,〈南岳考實〉,《皖西學院學報》18.1(2002)
侯旭東,〈東晉南北朝佛教天堂地獄觀念的傳播與影響─以游冥間傳聞為中心〉,《佛學研究》0(1999)
陳槃,〈泰山主生亦主死說〉,《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51.3(1980/9)
陳灼,〈大足寶頂石刻「地獄變相.十佛」考識〉,《佛學研究》(1997)
陳寅恪,〈天師道與濱海地域之關係〉,《金明館叢稿初編》(上海:三聯,2001)
陳寅恪,〈魏志司馬芝傳跋〉,《金明館叢稿二編》(北京:三聯,2001)
陳登武,〈論唐代地獄審判的法制意義—以《佛說十王經》為中心〉,《法制史研究》3(2002/12)
陳登武,〈從唐臨《冥報記》看唐代地獄審判〉,《法制史研究》6(2004/12)
陳明光,〈宋刻《唐柳本尊傳》碑補校〉,《世界宗教研究》2(1985)
黃清連,〈兩唐書酷吏傳析論〉,《輔仁歷史學報》5(1993/12)
黃清連,〈享鬼與祀神:紙錢和唐人的信仰〉,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第二十次講論會演講稿(2002/12/2)
黃錦珍,〈試論大足寶頂山柳本尊十煉圖〉,《佛學研究中心學報》4(1999/7)
都築晶子著,宋金文譯,張北校,〈關於南人寒門、寒士的宗教想像力:圍繞《真誥》談起〉,收錄於劉俊文主編《日本中青年學者論中國史.六朝隋唐》第四卷(上海:上海古籍,1995)
康樂,〈轉輪王觀念與中國中古的佛教政治〉,《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67.1(85/3)
葉慶炳,〈六朝至唐代他界結構小說〉,《台大中文學報》3(1989)
量齋,〈地獄觀念在中國小說中的運用和改變〉,《純文學》9.5(1971/05)
蒲慕州,〈神仙與高僧:魏晉南北朝宗教心態試探〉,《漢學研究》8.2(1990/12)
蒲慕州,〈從墓葬形制的變化看中國古代死後世界觀的轉變〉,《歷史月刊》78(1999/8)
蒲慕州,〈評Stephen F. Teiser 著《The Ghost Festival in Medieval China》〉,《新史學》3.1(1992/03)
鄒文海,〈從冥律看我國的公道觀念〉,《東海學報》5.1(1963/06)
雷聞,〈五嶽真君祠與唐代國家祭祀〉,收錄於榮新江主編,《唐代信仰與社會》(上海:辭書,2003)
雷聞,〈論隋唐國家祭祀的神祠色彩〉,《漢學研究》21.2(2003/12)
楊秀麗,〈從〈十殿閻王圖〉看古代地獄觀念之構成〉,《史博館學報》19(2001.3)
趙杏根,〈論我國舊小說中的地獄和閻王〉,《明清小說研究》3(2000)
劉凌,〈《五嶽真形圖》發疑-與小南一郎商兌〉,《泰安師專學報》21.1(1999)
劉增貴,〈天堂與地獄:漢代的泰山信仰〉,《大陸雜誌》94.5(1997/5)
劉枝萬,〈醮祭釋義〉,收錄於氏著《台灣民間信仰論集》(台北:聯經,1985)
劉枝萬,〈修齋考〉,收錄於氏著《台灣民間信仰論集》(台北:聯經,1985)
劉淑芬,〈「年三月十」-中古後期的斷屠與齋戒(上)〉,《大陸雜誌》104.1(91/1)
劉淑芬,〈「年三月十」-中古後期的斷屠與齋戒(下)〉,《大陸雜誌》104.2(91/2)
鄭阿財,〈唐代入冥故事中的衙役書寫〉,收錄於逢甲大學中國文學系主編《六朝隋唐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台北:文史哲,2004)
蕭登福,〈敦煌寫卷「佛說十王經」之探討-間談佛道兩教地獄十殿閻王及獄中諸神〉,收錄於氏著《敦煌俗文學論叢》(臺北:臺灣商務,1988)
蕭登福,〈敦煌寫卷《唐太宗入冥記》之撰寫年代及其影響〉,《敦煌俗文學論叢》(台北:台灣商務,1988)
盧建榮,〈六至八世紀中國法律知識的建構及相關的文化和權力問題〉,《台灣師大歷史學報》29(2001/6)
盧建榮,〈七世紀中國皇權體制下的司法抗爭文化〉,《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報》30(2002/6)
盧建榮,〈法官與政治權威:中古三法司聯合審案制度下的實際權力運作(514~755)〉,《台灣師大歷史學報》28(2000/6)
蘇遠鳴(Michel Soymie),〈敦煌寫本中的地藏十齋日〉,收錄於謝和奈(Jacques Gernet)、蘇遠鳴等著,耿昇譯,《法國學者敦煌學論文選萃》(北京:中華,1993)

六、英文著作
Stephen F. Teiser.“The Growth of Purgatory.”in Religion and Society in T’ang and Sung China. Edited by Ebrey and Gregory(Hawaii: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93)
Stephen F. Teiser. The Scripture on the Ten Kings and the Making of Purgatory in Medieval Chinese Buddhism. (Hawaii: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94)
Stephen F. Teiser. ‘’The Ten Kings of Purgatory and Popular Belief.’’,收錄於漢學研究中心編,《民間信仰與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論文集》下冊(台北:漢學研究中心,1994)
Ursula-Angelika Cedzich.“The Cult of the Wu-t’ung / Wu-hsien in History and Fiction : The Religious Roots of the Journey to the South.”in Ritual and Scripture in Chinese Popular Religion:Five Studies. Edited by David Johnson (New Haven: Birdtrack Press, 1995)

七、日文著作
Edouard Chavannes, le T’ai chan: Essai de monographie d’un culte chinois, Paris 1910. 沙畹著,菊地章太譯,《泰山-中國人の信仰》(東京:勉誠,2001)
K. M. Schipper(施舟人)著,M. Soymie(Soymie)日譯,〈Le Wou-yuetchen-hing-t’ou 五嶽真形圖 et son culte〉(五嶽真形圖の信仰),收錄於吉岡義豐,蘇遠鳴編,《道教研究》第二冊(東京:昭森社,1967)
大淵忍爾,《敦煌道經目錄》(京都:法藏館,1960)
小田義久,〈五道大神攷〉,《東方宗教》48(1976/10):14-29
石田瑞麿,《地獄》(京都:法藏館,1985)
田中純男編,《死後の世界-インド.中國.日本の冥界信仰》(東京:東洋書林,2000)
吉岡義豐,〈中國民間の地獄十王信仰について-玉歷至寶鈔を中心として-〉,收錄於氏著《吉岡義豐著作集》第一卷(東京:五月書房,1989)
坂本要編,《地獄の世界》(東京:北辰堂,1995)
松本榮一,〈敦煌本十王經圖卷雜考〉,《國華》621(1942/8):227-235
酒井忠夫,〈十王信仰に關する諸問題及び閻羅王受記經〉,收錄於齋藤先生古稀祝賀會編,《齋藤先生古稀祝賀紀念論文集》(東京:刀江書院,1937)
酒井忠夫,〈泰山信仰の研究〉,《史潮》第七年第二號(1937/6):70-118
澤田瑞穗,《地獄變-中國の冥界說》(東京:平河,1991)
蘇遠鳴(Michel Soymie),〈地藏の獅子について〉,《東方宗教》19(1962/8):37-52
連結至畢業學校之論文網頁點我開啟連結
註: 此連結為研究生畢業學校所提供,不一定有電子全文可供下載,若連結有誤,請點選上方之〝勘誤回報〞功能,我們會盡快修正,謝謝!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
1. 宋光宇,〈地獄之說與道德思想的研究〉,《漢學研究通訊》3.1(1984/01)
2. 林富士,〈歐美地區的「道教研究」概述(1950-1994)〉,《臺灣宗教學會通訊》6(2000/09)
3. 林富士,〈臺灣地區的「道教研究」概述(1945-1995)〉,《臺灣宗教學會通訊》5(2000/05)
4. 邢義田,〈《太平經》對善惡報應的再肯定-承負說〉,《國文天地》8.3=87(1992/08)
5. 宋光宇,〈關於善書的研究及其展望〉,《新史學》5.4(1994/12)
6. 宋光宇,〈中國地獄罪報觀念的形成〉,《臺灣省立博物館年刊》26(1983/12)
7. 余英時,〈中國古代死後世界觀的演變〉,《聯合月刊》26(1983/9)
8. 杜正勝,〈甚麼是新社會史〉,《新史學》3.4(1992/12)
9. 杜正勝,〈從眉壽到長生-古代中國生命觀念的演變〉,《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66.2(1995/06)
10. 石守謙,〈有關地獄十王圖與其東傳日本的幾個問題〉,《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56.3(1985/9)
11. 王夢鷗,〈唐人小說概述〉,收錄於靜宜文理學院中國古典小說研究中心編《中國古典小說研究專集.第三集》(台北:聯經,1982)
12. 陳槃,〈泰山主生亦主死說〉,《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51.3(1980/9)
13. 于君方著,張譯心譯,〈大悲懺與天台教觀-知禮的《千手眼大悲心咒行法》〉,《香光莊嚴》60(1999/12)
14. 陳登武,〈論唐代地獄審判的法制意義—以《佛說十王經》為中心〉,《法制史研究》3(2002/12)
15. 陳登武,〈從唐臨《冥報記》看唐代地獄審判〉,《法制史研究》6(20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