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04.201.220) 您好!臺灣時間:2021/04/19 17:21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 
twitterline
研究生:邱怡靜
研究生(外文):Yi-Ching Chiu
論文名稱:從奏摺硃批看清前期君臣一體之關係
論文名稱(外文):The Palace Memorials - The Unity Relationship Between Emperors and the Officials in Early Qing Dynasty
指導教授:莊吉發莊吉發引用關係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東吳大學
系所名稱:歷史學系
學門:人文學門
學類:歷史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07
畢業學年度:95
語文別:中文
論文頁數:256
中文關鍵詞:奏摺制度奏摺硃批君臣一體政治生命共同體知道了宮中檔
外文關鍵詞:Imperial rescripts in vermilion inkRulers and ministers in onePolitical survival communitySaha (Chih-tao-le)Secret Palace Memorials.The Memorial System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6
  • 點閱點閱:1173
  • 評分評分: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
  • 下載下載:158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5
奏摺制度開始發展於清朝康熙年間,至雍正朝擴大使用範圍,於乾隆朝之後漸漸成為定制。起初,奏摺並非體制內的文書,臣工欲向皇帝奏事,仍然必須謹守「公題私奏」的原則。奏摺需由具奏人親筆書寫,在皇帝親筆硃批之後發還具奏人。藉由奏摺,康雍乾三帝掌握全國各地的資訊與臣工的工作狀況;三帝也透過硃批,將自己的施政方針與教誨之語傳達給臣工,使君臣之間沒有隔閡,一同朝著君臣一體、上下一心的政治生命共同體的目標邁進。因為奏摺與奏摺硃批,三帝與臣工之間的互動更加頻繁、更能彼此了解,也從中看出三帝在治術與施政觀念上的延續性。奏摺制度在清朝歷史上,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本文一共分為七章。第一章為緒論。第二章主要是討論奏摺制度的沿革與發展。第三章探討奏摺硃批中的常用硃批詞彙,與這些常用硃批詞彙所代表的意義。第四章主要從奏摺硃批探討康雍乾三帝的治國理念與主張。第五章則由奏摺硃批來討論康雍乾三帝與臣工之間的互動與彼此關愛之情,並由奏摺硃批傳達君臣一體的思想。第六章則是探討奏摺制度由體制外走向體制內文書的過程。第七章為結論。
“The Memorial system” was originated in Kang-his Emperor’s period, amplified in its use of scopes during the time of the Yung-cheng Emperor’s period, and had gradually become pegged after the Ch’ien-lung Emperor’s time. At the beginning, Memorials were not the official documents inside the system at the Qing Dynasty. If the officials wished to report to the Emperor, they may need to comply with a frame of reference called「公題私奏」(Official Reports/Private Reports to the Emperor).
Officials should write Memorials by himself, and the emperor had reviewed and annotated the Memorials with his comments in vermilion ink, then send it returned the officials.By Memorials, “the Three Emperors (Kang-his, Yung-cheng and Ch’ien-lung)” were able to control both the information from the locals and the working conditions of the government officials. At the same time, “the Three Emperors” were also able to convey their policy and disciplines to the government officials by means of Memorials. In this way, the top and the bottom could communicate well in a line toward a complete politic unity. Thanks to the Memorials and the “Palace Memorials (those memorials which were read and approved with the Emperor’s vermilion ink)”, the Three Emperors and the government officials were able to interact well and understood each other more, from which we can find the continuity of both the governance and the policies of the three Emperors. Therefore, the Memorial System takes a very important part in the Qing Dynasty.
This Paper is divided into 7 Chapters. Chapter 1, Introduction. Chapter 2, The history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Memorial system. Chapter 3, The vocabulary often used in the Palace Memorials and the meanings. Chapter 4, About the three Emperors’ ideals and beliefs in governing the country. Chapter 5, Discussion on interaction and affection between the three Emperors and the government officials and the conveyance of unity of Emperor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by means of palace memorials, Chapter 6, To investigate how the Memorial System became official at the end. Chapter 7, Conclusion.
從奏摺硃批看清前期君臣一體之關係
目 次
第一章 緒論 1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1
第二節 研究範疇與研究成果回顧 3
第三節 研究方法與章節架構 10
第二章 傳統與創新的奏摺制度 13
第一節 傳統的本章制度 13
第二節 清朝特有的奏摺制度 20
第三章 奏摺硃批中的常用辭彙 47
第一節 康熙皇帝硃批 47
第二節 雍正皇帝硃批 56
第三節 乾隆皇帝硃批 64
第四章 殊途同歸的治國理念 75
第一節 康熙皇帝的治國主張 75
第二節 雍正皇帝的治國主張 87
第三節 乾隆皇帝的治國主張 117
第五章 咫尺天涯的統御方式 143
第一節 戮力同心,君臣一體 143
第二節 意切辭盡,吐膽傾心 163
第六章 從體制外走向體制內的奏摺制度 191
第一節 江南三織造奏摺使用在康熙朝的價值 191
第二節 雍正皇帝與大臣之互動 208
第三節 軍機處設立與奏摺制度 231
第七章 結論 247
徵引書目 251
附錄
附件一 胤礽〈奏請聖安並預備馬匹物品恭迎凱旋滿文摺〉 1
附件二 雍正皇帝硃批 15
附件三 奉旨交下候補京堂人員名單說帖 17
附件四 奉旨交下復行引見從前保舉堪勝副都統人員名單(滿、漢文摺) 18
附件五 孫文成轉呈將軍諾爾布與仇兆鰲之奏摺 21
附件六 乾隆皇帝硃批 27
附件七 光緒皇帝硃批 28

圖 次
圖2-1-1 《大明會典》中規定之奏本式 16
圖2-1-2 《大明會典》中規定之題本式 16
圖2-2 康熙四十五年(1706)七月十二日,杭州織造孫文成〈奏請聖安並謝恩事摺〉 25
圖2-3-1 康熙五十七年(1718)八月初四日,戶部尚書趙申喬等進奏的滿漢合璧摺(漢文部分) 31
圖2-3-2 康熙五十七年(1718)八月初四日,戶部尚書趙申喬等進奏的滿漢合璧摺(滿文部分) 31
圖2-4-1 康熙年間,江南總兵杜呈泗〈請安摺〉 33
圖2-4-2 雍正年間,雲南總督鄂爾泰〈請安摺〉 35
圖2-4-3 康熙五十年(1711)十月十八日,孫文成〈恭請聖安摺〉 35
圖2-5 王鴻緒密摺(局部) 38
圖2-6 康熙四十七年(1708)四月初三日,提督陝西等處地方總兵官潘育龍〈奏請聖安摺〉 42
圖2-7 紅圈處即為懋勤殿、批本處、內奏事處 44
圖2-8 雍正三年(1725)十一月江蘇地區晴雨錄(局部) 46
圖2-9 同治三年(1864)三月分直隸省糧價清單46
圖3-1-1 康熙朝常用詞彙比重圖 52
圖3-1-2 康熙朝常用詞彙次數統計圖 52
圖3-2 康熙三十五年(1696)六月初八日,江寧織造曹寅〈請安奏事摺〉 54
圖3-3-1 雍正朝常用詞彙比重圖 60 圖3-3-2 雍正朝常用詞彙次數統計圖 60
圖3-4-1 雍正朝滿漢文硃批該部知道、該部議奏、覽比重圖 61
圖3-4-2 雍正朝滿漢文硃批該部知道、該部議奏、覽次數統計圖 61
圖3-5-1 乾隆朝常用詞彙比重圖 68
圖3-5-2 乾隆朝常用詞彙次數統計圖 68
圖3-6-1 乾隆朝滿漢文硃批該部知道、該部議奏、覽比重圖 72
圖3-6-2 乾隆朝滿漢文硃批該部知道、該部議奏、覽次數統計圖 72
圖3-7 由左至右為康熙皇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硃批 73
圖3-8-1 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滿漢文知道了次數與該朝奏摺數統計圖 74
圖3-8-2 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滿漢文知道了在該朝之比重圖 74
圖3-9 雍正、乾隆兩朝滿漢文該部議奏、該部知道次數統計圖 74
圖4-1 孝莊皇太后布木布泰常服像 76
圖4-2 康熙皇帝寫書法像 78
圖4-3 雍正皇帝朝服像 90
圖4-4 雍正皇帝寢宮養心殿西暖閣對聯 117
圖4-5 乾隆皇帝《大閱鎧甲騎馬像》(清朗世寧繪) 120
圖4-6 紫閣元勳阿桂像 129
圖4-7 乾隆朝履歷單 134
圖6-1 怡親王胤祥朝服像 213
圖6-2 鄂爾泰畫像 217
圖6-3 紅圓圈處為軍機處與隆宗門 235
圖6-4 軍機處直房 236
圖6-5-1 乾隆十八年(1753)三月二十一日,漢文廷寄 239
圖6-5-2 滿文廷寄 240
圖6-5-3 軍機大臣出名密寄的寄信上諭 240
圖6-7 乾隆三十二年(1767)一月,兼署提督九門步軍統領傅恆等〈奏報東四牌樓失火摺〉之奏摺錄副 242

表 次
表3-1 康熙朝滿漢文硃批知道了、朕安統計表 48
表3-2 康熙朝滿漢文硃批具題統計表 52
表3-3 雍正朝滿漢文硃批知道了、朕安統計表 60
表3-4 雍正朝滿漢文硃批該部知道、該部議奏、覽統計表 61
表3-5 乾隆朝滿漢文硃批知道了、朕安統計表 66
表3-6 乾隆朝滿漢文硃批該部知道、該部議奏、覽統計表 69
徵引書目
一、檔案資料
《宮中檔》,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清代宮中檔奏摺及軍機處檔摺件資料庫》,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故宮文物數位典藏計畫網頁》,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宮中檔康熙朝奏摺》,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76。
《宮中檔雍正朝奏摺》,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77。
《宮中檔乾隆朝奏摺》,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82。
《宮中檔咸豐朝奏摺(複製本)》,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90。
《起居注冊(康熙朝)》,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康熙起居注》,北京:中華書局,1984。
《雍正朝起居注冊》,北京:中華書局,1993。
《乾隆朝上諭檔》,北京:檔案出版社,1991。
《雍正硃批諭旨》,臺北:文源書局,1965。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康熙朝漢文硃批奏摺彙編》,北京:北京檔案出版社,
1984-1985。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雍正朝漢文硃批奏摺彙編》,南京:江蘇省新華書店,
1991。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譯,《康熙朝滿文硃批奏摺全譯》,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
版社,1996。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譯,《雍正朝滿文硃批奏摺全譯》,合肥:黃山書社,1998。
二、官書典籍
《聖祖仁皇帝御製文集》,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聖祖仁皇帝聖訓》,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康熙政要》,臺北,華文書局,1969。
《世宗憲皇帝上諭內閣》,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世宗憲皇帝御製文集》,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世宗憲皇帝聖訓》,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世宗憲皇帝硃批諭旨》,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樂善堂全集定本》,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清高宗御製詩》,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清實錄•清太宗文皇帝實錄》,北京:中華書局,1986。
《清實錄•清世祖章皇帝實錄》,北京:中華書局,1986。
《清實錄•清聖祖仁皇帝實錄》,北京:中華書局,1986。
《清實錄•清世宗憲皇帝實錄》,北京:中華書局,1986。
《清實錄•清高宗純皇帝實錄》,北京:中華書局,1986。
《清實錄•清仁宗睿皇帝實錄》,北京:中華書局,1986。
《八旗滿洲氏族通譜》,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欽定南巡盛典》,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清朝文獻通考》,臺北:新興書局,1963。
《蘇州織造李煦奏摺》,臺北:文海出版社,1977。
《關於江寧織造曹寅家檔案史料》,臺北:偉文圖書出版,1978.4。
《文獻叢編》下冊,臺北:臺聯國風出版社,1965。
孔穎達,《尚書正義》,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
王昶,《春融堂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
王慶雲撰,《石渠餘紀》,臺北:文海出版社,1967。
王先謙,《十二朝東華錄•光緒朝》,臺北:文海出版社,1963。
于敏中,《日下舊聞考》,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
李東陽等奉敕撰,《大明會典》,臺北:東南書報社,1964。
呂本中,《官箴》,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吳孝銘,《樞垣題名》,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
依桑阿,《大清會典(康熙朝)》,臺北:文海出版社,1993。
荀況,《荀子》,臺北:臺灣古籍出版社,1996。
昭槤,《嘯亭雜錄》,北京:中華書局,1997。
孫承澤,《春明夢餘錄》,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脫脫等,《宋史》,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
章學誠,《章氏遺書》,臺北:漢聲出版社,1973。
梁章鉅,《樞垣記略》,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
徐珂,《清稗類鈔》,北京:中華書局,1986。
張廷玉,《澄懷園主人自訂年譜》,臺北:文海出版社,1972。
崑崗等,《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光緒朝)》,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陳壽,《三國志》,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68。
陳棠,《清史列傳》,臺北:中華書局,1962。
蔡沈,《書經集傳》,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趙爾巽等,《清史稿》,臺北:洪氏出版社,1981。
趙翼,《簷曝雜記》,臺北:新興書局,1983。
蕭奭,《永憲錄》,北京:中華書局,1959。
劉勰,《文心雕龍》,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1986。
鐵保等纂修,《欽定八旗通志》,臺北:臺灣學生書局,1968。
錢儀吉,《碑傳集》,臺北:文海出版社,1973。
三、專書著作
于浩輯,《明清史料叢書八種(第二冊)》,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5。
孔復禮著,陳兼,劉昶譯,《叫魂—乾隆盛世的妖術大恐慌》,臺北:時英出版社,2000。
白晉著,趙晨譯,《康熙皇帝》,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1。
史景遷著,陳引馳等譯,《曹寅與康熙—一個皇室寵臣的生涯揭秘》,上海:上海遠東出版社,2005。
李光濤編,《明清檔案存真選輯》初集,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959。
李國榮,《清宮檔案揭秘》,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2005。
古鴻廷,《清代官制研究》,臺北:五南圖書出版社,1999.6。
祁美琴,《清代內務府》,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8。
孟昭信,《康熙帝》,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1993。
孫文良等,《乾隆帝》,臺北:知書房出版社,2001。
唐文基,羅慶泗,《乾隆傳》,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6。
莊吉發,《清代奏摺制度》,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79。
莊吉發譯註,《孫文成奏摺》,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78。
莊吉發,《故宮檔案述要》,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故宮叢刊編輯委員會,1983。
莊吉發,《清世宗與賦役制度的改革》,臺北:臺灣學生書局,1985。
章乃煒,王藹人編,《清宮述聞》,北京:紫禁城出版社,1990。
陳捷先,《康熙寫真》,臺北:遠流出版社,2000。
陳捷先,《雍正寫真》,臺北:遠流出版社,2001。
陳捷先,《乾隆寫真》,臺北:遠流出版社,2002。
張德澤,《清代國家機關考略》,北京:學苑出版社,2001。
馮爾康,《雍正傳》,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2。
馮爾康,《清史史料學》,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3。
陶希聖,沈任遠,《明清政治制度》,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77.1。
楊啟樵,《雍正帝及其密摺制度研究》,臺北:源流文化,1983。
裴燕生等,《歷史文書》,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3。
劉桂林,〈清世宗初政述略〉,《明清檔案與歷史研究》,北京:中華書局,1988。
劉錚雲主編,《知道了:硃批奏摺展》,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04.10。
鄭天挺,《清史簡述》,北京:中華書局,1980。
錢穆,《中國歷代政治得失》,《錢賓四先生全集》第三十一冊,臺北:聯經出版
社。
錢宗范,《康乾盛世三皇帝》,南寧:廣西教育出版社,1992。
戴逸,《乾隆帝及其時代》,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7。
顧慕晴,《領導者與官僚操守—清聖祖的個案研究》,臺北:瑞興圖書,1998.9。
四、期刊論文
《故宮文獻》(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第3卷第3期(1972.6)。
牛淑貞,〈論雍正朝的奏摺政治〉,《陰山學刊》第14卷第2期(2001.6)。
王薇,〈御門聽政與康熙之治〉,《南開學報》第1期(2003)。
毛憲民,〈故宮珍藏的眼鏡〉,《紫禁城》,1996年第3期。
毛憲民,〈清代宮廷眼鏡研究〉,《文物世界》,2002年第1期。
加藤繁,〈漢代國家財政和帝室財政的區別以及帝室財政的一斑〉,《中國經濟史
考證》,臺北:稻鄉出版社,1991。
白新良,〈乾隆朝奏摺制度探析〉,《南開學報》1999年第4期。
田冰,〈康熙民本思想探析〉,《商丘師範學院學報》第21卷第6期(2005.12)。
李宗侗,〈辦理軍機處略考〉,《幼獅學報》,第1卷第2期(1959)。
李國榮,〈雍正帝對眼鏡的偏愛〉,《中國眼鏡科技雜志》,1998年第4期。
朱金甫,〈清代奏摺制度考源及其他〉,《故宮博物院院刊》,1986年第2期。
任青,〈清初奏摺探析〉,《清史研究》,1996年第3期。
何孝榮,〈康熙懲貪述論〉,《清史研究》,1996年第1期。
孟森,〈八旗制度考實〉,《明清史論著集刊》,臺北:世界出版社,1965。
孟昭信,〈關於評價康熙思想的幾個問題〉,《鄭天挺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文集》,
(2000)。
奇文瑛,〈論雍正時期軍機處的設置與歷史作用〉,《內蒙古社會科學(漢文版)》第24卷第3期(2003.5)。
周文惠,〈清朝前期織造初探—以蘇州織造為中心〉,臺北:東吳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2005。
韋慶遠,〈江南三織造與清代前期政治〉,《明清史新析》,北京:中國社會科學院
出版社,1992。
晁中辰,〈雍正朝的密摺制度〉,《文史哲》第269期(2002)。
唐玉萍,〈雍正朝密摺制度管窺〉,《昭烏達蒙族師專學報》第2期(1995)。
莊吉發,〈清世宗與辦理軍機處的設立〉,《食貨月刊》,第6卷第12期(1977)。
莊吉發,〈清世宗與奏摺制度的發展〉,《清史論集(五)》,臺北:文史哲出版社,
2000。
莊吉發,〈清代廷寄制度沿革〉,《清史論集(五)》,臺北:文史哲出版社,2000。
莊吉發,〈從奏摺制度的沿革論清代前期中央與地方的關係〉,《清史論集(七)》,
臺北:文史哲出版社,2000。
莊吉發,〈德治、法治、文治—從奏摺制度的沿革論盛清諸帝的治術〉,《清史論
集(十)》,臺北:文史哲出版社,2002。
莊吉發,〈知道了—奏摺硃批諭旨常見的詞彙〉,《清史論集(十二)》,臺北:文
史哲出版社,2003。
莊吉發,〈從鄂爾泰已錄奏摺談《硃批諭旨》的刪改〉,《清史論集(十二)》,臺
北:文史哲出版社,2003。
莊吉發,〈清季改題為奏略考〉,《清史論集(十四)》,臺北:文史哲出版社,2004。
莊吉發,〈他山之石—朝鮮君臣論盛清諸帝〉,《郭廷以先生百歲冥誕紀念史學論文集》,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2005。
莊吉發,〈天高皇帝遠—清朝西陲的邊臣將吏〉,中國歷代邊臣疆吏研討會,2006。
高翔,〈也論軍機處、內閣和專制皇權—對傳統說法之質疑,兼析奏摺制之源起〉,
《清史研究》第2期(1996)。
烏蘭其木格,〈清乾隆朝漢族名臣—于敏中述評〉,《內蒙古師範大學學報》第33卷第2期(2004.3)。
曹宗儒,〈總管內務府考略〉,《文獻專刊論叢特刊合集》,臺北:台聯國風出版社,1967。
曹松林,〈乾隆朝的貪污腐敗〉,《湖南師範大學社會科學學報》第30卷第1期(2001)。
陳國棟,〈清代內務府包衣三旗人員的分類及其旗下組織—兼論一些有關包衣的問題〉,《食貨月刊》第12卷第9期(1982)。
馮正,〈乾隆反貪得失探〉,《江蘇警官學院學報》第4期(1994)。
馮其庸,〈關於李煦〉,《紅樓夢學刊》第4期(1996)。
黃駿騎,〈從《李煦奏摺》看清康熙年代的信息工作〉,《秘書》第6期(1995)。
郭成康,〈雍正密諭淺析—兼及軍機處設立的時間〉,《清史研究》第29期(1998.1)。
郭炳煌,〈由奏摺硃批探討康熙皇帝的政、經學養〉,臺北:銘傳大學應用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
葉秀雲,〈宮中履歷單概述〉,《故宮博物院院刊》,第1期(1985.2)。
葉高樹,〈乾隆皇帝「稽古右文」的圖書編纂事業〉,《故宮學術季刊》,第21卷(2003)。
單士魁,〈清代制詔誥敕題奏表箋說略〉,《文獻專刊論叢特刊合集》,臺北:台聯國風出版社,1967。
單士魁,〈清代題本制度考〉,《文獻專刊論叢特刊合集》,臺北:台聯國風出版社,1967。
傅禮白,〈康雍乾時期的奏摺制度〉,《文史哲》第269期(2002)。
雷廣平,〈曹寅、李煦與宋犖〉,《紅樓夢學刊》第6期(2005)。
趙建坤,〈淺述乾隆中後期吏風敗壞的成因〉,《邢台師專學報》第1期(1996)。
趙桂芝,〈館藏《硃批諭旨》披露的雍正朝史料〉,《泰山鄉鎮企業職工大學學報》
第4期(2000)。
鄭天挺,〈清代包衣制度與宦官〉,《清史探微》,臺北:大立出版社,1985。
鞠德源,〈清代題奏文書制度〉,《清史論叢》第3期(1982.2)。
關孝廉,〈清康熙朝滿文硃批奏摺芻議〉,《歷史檔案》第1期(1994)。
顧慕晴,〈奏摺制度與行政人員操守〉,《行政與政策學報》,第4期(2001.12)。
五、外文資料
宮崎市定,〈雍正硃批諭旨解題—ガソ史料的價值〉,《雍正時代ソ研究》(京都:株式會社同朋舍出版,1986)。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
系統版面圖檔 系統版面圖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