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臺灣博碩士論文加值系統

(3.235.120.150) 您好!臺灣時間:2021/07/31 13:02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

詳目顯示

: 
twitterline
研究生:傅范維
論文名稱:明代《史通》學研究──以陸深、李維楨與郭孔延父子為中心
指導教授:李紀祥李紀祥引用關係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佛光大學
系所名稱:歷史學系
學門:人文學門
學類:歷史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09
畢業學年度:97
語文別:中文
論文頁數:133
中文關鍵詞:明代史通學國史修纂史通評釋江右地域陸深李維楨郭子章郭孔延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1
  • 點閱點閱:576
  • 評分評分:
  • 下載下載:114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1
  本論文所設定的研究範疇為「明代史通學」,意在探討《史通》研究何以在明代興起的原因,以及版本形成背後的學術史。是以選定嘉靖時期﹙1522–1567﹚的陸深﹙1447–1544﹚,及萬曆時期﹙1573–1620﹚的李維楨﹙1547–1626﹚與郭子章﹙1542–1618﹚、郭孔延﹙1574–?﹚父子做為聚焦的主要研究對象,以「人物考事」的方式找尋個別學者之間的交遊關係、地域關係及學術淵源等,意圖建構出「明代史通學」諸子的內在聯繫。筆者認為今日的《史通》研究,其範圍不應設限在《史通》文本解讀/詮釋之內,亦可擴及至《史通》影響後代的意義何在。即是探詢《史通》在不同時代的學術環境之下,其對學者而言,究竟被視為何物。
  本論文的章節結構與脈絡,主要分為兩大部分:本論文第一部分以「人物考釋」的視角,分析陸深、李維楨與郭子章、郭孔延父子與「明代史通學」的關係;其中並牽涉《史通》與史館纂修實錄、編修紀傳體國史的關係;另外,尚且涉及到明代《史通》學諸子與「江右王門」的交遊與地域關係。這一部分是前人鮮少涉及的領域,筆者在此部分亦僅能止於初探而已。
  現今學界所展開的「史通學」研究範疇,較關注於「文本詮釋」及「史學理論之比較」,因此前輩學人鮮少涉及明代版本形成背後的「學術史」。故筆者面對此一尚未被學界所重視的研究領域,特別是有關唐代以後迄宋元階段的《史通》文本傳世的荒蕪現象、明代的《史通》諸家是如何面對《史通》無善本可憑的尷尬處境,以及當善本出現之後,為了方便閱讀,他們又是如何進行句讀注解的種種努力,其實便是筆者在本論文中所研究的一個焦點,此一焦點若是僅僅以「校勘學」、「版本學」的字面簡單意函視之,其實對明代《史通》諸家而言,並不公允,同時也完全忽略了《史通》諸子曾任職史官、意欲纂修國史的史學視野取向。復次,關於中國傳統史學中的「文本詮釋」,筆者以為,「文本詮釋」雖然是一個近代的學術術語與新興用詞,但也未必截然便須與傳統史學的分支學問畫出界限。「文本詮釋」是指對一個文本、一部書籍篇章,所進行的種種學術活動的概稱,則筆者認為,它既可以指向對一個史學文本所做的理論式研究、分析或是重詮建構;但傳統學問中對於刊刻與抄寫文本的校勘、注釋、疏證、箋注等學問取向與形態,是否也是一種「文本詮釋」,則似乎在傳統與現代的裂痕與分歧之處,還有探討的空間。本論文對於《史通》諸子的研究,便可以證明,自陸深以來的《史通》諸子之刊行、校勘《史通》諸篇章,決對不止是在兩本或三本書之間互勘式的簡單活動而已;劉知幾在撰寫《史通》字裏行間的修史重要性,正是《史通》諸子想要恢復的,恢復《史通》的原本以尋求最能接近劉知幾的原意,進而聯繫到明代史館中修國史活動的大業,正是看待「明代史通學」的史學新視角;筆者已經在正文中向讀者展現了這一研究的取徑及其意義:明代的刊刻、校勘《史通》版本,以及對《史通》版本進行注釋,是與修史大業聯繫在一起的。則《史通》的版本學在明代,正是史學或是史學史中研究的一個環節。置入這樣的視域及脈絡中,似乎也才有較為透澈的意義,亦不致於將《史通》諸子的活動,在將版本、校勘等用語作出淺碟化使用下,對這些前人作出膚淺的評價。
第一章 序 論
一、本論文之研究意義與章節脈絡 …………………………1
二、明代《史通》學的研究回顧……………………………8
第二章 國史纂修與明代《史通》學的興起
第一節 修史意識下的「明時第一刻」………………………17
第二節 實錄纂修與國史館臣對《史通》的重視 ……………26
第三節 陸深《史通會要》及其對「史權」的發揚 …………40
第三章 明代《史通》的流傳與版本問題
第一節 明代《史通》版本問題之探討………………………49
第二節 郭孔延《史通評釋》「單刻」與李維楨、郭孔延「合刻」
問題考辨 …………………………………………61
第三節 郭孔延《史通評釋》的流傳…………………………73
第四章 江右地域與明代《史通》學的發展
第一節 明代《史通》學與王門之地域關係
一、陸深與王陽明父子之交游關係 …………………………77
二、郭子章與江右王門 ……………………………………80
三、郭孔延父子與《史通》學圈……………………………86
第二節 李維楨的學術根抵
一、李維楨對王學的觀點 …………………………………93
二、李維楨的「良史」意識與《史通》學……………………96
三、李維楨詮釋下的《史通》之〈疑古〉與〈惑經〉篇………104
第五章 結 論………………………………………………111
附錄
附表
傅振倫《史通》版本源流表…………………………………69
附圖
圖一、莊萬壽《史通》版本流傳系統圖………………………67
圖二、明清《史通》版本流傳系統圖 ………………………114
書影
一、陸深《史通會要》,文淵閣四庫全書本,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本 …………………………………………………115
二、李維楨、郭孔延《史通評釋》,明刻本,四庫存目叢書本…115
三、郭孔延《史通評釋》,明萬曆三十二年郭孔陵刻本,續修四庫全
書本 ………………………………………………116
四、李維楨、郭孔延《史通評釋》,蛾術書屋清刊本…………121
五、陸深《史通》,明嘉靖間刊本,中央研究院傅斯年圖書館藏本…
……………………………………………………124
六、張之象《史通》,明萬曆間繙宋刊本,中央研究院傅斯年圖書館
藏本 ……………………………………………… 125
七、張鼎思《史通》,據明萬曆三十年刊本,四庫叢刊本 ……126
八、《史通》,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27
徵引書目……………………………………………………128
徵 引 書 目
壹、重要史料﹙依年代先後排序﹚
一、《史通》諸家版本
﹙唐﹚劉知幾撰,﹙明﹚張鼎思校刊,《史通》,據上海商務印書館縮印明萬曆三十年﹙1602﹚張鼎思覆校陸深本景印,收於《四庫叢刊初編‧史部》,臺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64年8月。
﹙明﹚陸深,《史通會要》,見《儼山外集》,據國立故宮博物院藏本景印,收於《文淵閣四庫全書‧子部》,臺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57年3月。
﹙唐﹚劉知幾撰,﹙明﹚李維楨評、郭孔延評釋,《史通》,據湖北省圖書館藏明刻本景印,收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濟南:齊魯書社,1996年8月。
﹙唐﹚劉知幾撰,﹙明﹚郭孔延評釋,《史通評釋》,據北京圖書館藏明萬曆三十二年郭孔陵刻本景印,收於《續修四庫全書‧史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3月。
﹙唐﹚劉知幾撰,﹙明﹚王惟儉訓故,《史通訓故》,據南京圖書館藏明萬曆刻本景印,收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濟南:齊魯書社,1996年8月。
﹙唐﹚劉知幾撰,﹙明﹚王惟儉訓故,《史通訓故》,據上海圖書館藏明萬曆三十九年刻本景印,收於《續修四庫全書‧史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3月。
﹙唐﹚劉知幾撰,﹙清﹚黃淑琳補,《史通訓故補》,據湖北省圖書館藏清乾隆十二年黃氏養素堂刻本景印,收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濟南:齊魯書社,1996年8月。
﹙唐﹚劉知幾撰,﹙清﹚黃淑琳補,《史通訓故補》,據上海圖書館藏清乾隆十二年黃氏養素堂刻本景印,《續修四庫全書‧史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3月。
﹙唐﹚劉知幾撰,《史通》,收於《文淵閣四庫全書》,臺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景印,民國57年3月。
﹙唐﹚劉知幾撰,﹙清﹚浦起龍通釋,《史通通釋》,收於《文淵閣四庫全書》,臺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景印,民國57年3月。
﹙唐﹚劉知幾撰,﹙清﹚浦起龍通釋,﹙清﹚紀昀削繁,《史通削繁》,據復旦大學圖書館藏清道光十三年兩廣節署刻本景印,收於《續修四庫全書‧史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3月。
﹙唐﹚劉知幾撰,﹙清﹚浦起龍通釋,﹙清﹚紀昀削繁,《史通削繁》,臺北:廣文書局,民國52年9月。
﹙唐﹚劉知幾撰,﹙清﹚浦起龍通釋,﹙清﹚紀昀削繁,陳德謙校點,《史通削繁》,據清道光十三年﹙1833﹚兩廣節署刻本景印,台南:金川出版社,民國67年1月。
﹙唐﹚劉知幾撰,曹聚仁校讀,《史通》,上海:新文化書社,民國15年10月再版。
﹙唐﹚劉知幾撰,劉虎如選註,《史通》,《學生國學叢書》,上海:商務印書館,民國36年。
﹙唐﹚劉知幾撰,﹙清﹚浦起龍通釋,王煦華校點,《史通通釋》,據清乾隆十七年求放心齋初刊本景印,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
﹙唐﹚劉知幾撰,﹙清﹚浦起龍通釋,白玉琤校點,《史通通釋》,據清乾隆十七年求放心齋刻本景印,臺北:藝文印書館,民國67年10月。
﹙唐﹚劉知幾撰,﹙清﹚浦起龍通釋,呂思勉評,《史通通釋》,收於《叢書集成初編》,臺北:華世出版社,民國64年4月初版。
﹙唐﹚劉知幾撰,﹙清﹚浦起龍通釋,呂思勉評,《史通通釋》,據上海古籍點校本景印,臺北:華世出版社,民國70年11月。
﹙唐﹚劉知幾撰,張振佩箋注,《史通箋注》,貴州:貴州人民出版社,1985年12月。
﹙唐﹚劉知幾撰,趙呂甫校注,《史通新校注》,重慶:重慶出版社,1990年8月。
﹙唐﹚劉知幾撰,﹙清﹚浦起龍通釋,王煦華校點,《史通通釋》,據清乾隆十七年求放心齋初刊本,臺北:里仁書局,民國82年6月。
﹙唐﹚劉知幾撰,姚松、朱桓夫譯注,《史通》,貴州:貴州人民出版社,1997年1月。
﹙唐﹚劉知幾撰,錢安琪等選注,《史通》,臺北:暢談國際文化,2004年3月。

二、史 籍
﹙後晉﹚劉洵等撰,《舊唐書》,新校標點本,臺北:鼎文書局,民國89年12月。
﹙宋﹚歐陽修等撰,《新唐書》,新校標點本,臺北:鼎文書局,民國89年12月。
﹙明﹚楊士奇,《文淵閣書目》,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56年。
﹙明﹚張萱,《內閣藏書目錄》,《書目續編》,臺北:廣文書局,民國57年。
﹙明﹚張萱,《西園見聞錄》,收於《續修四庫全書》,據上海圖書館藏民國二十九年哈佛燕京學社印本景印,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
﹙明﹚費宏 等纂,《武宗實錄》,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民國54年。
﹙明﹚陸深,《儼山集》,據國立故宮博物院藏本景印,收於《文淵閣四庫全書‧集部》,臺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57年3月。
﹙明﹚陸深,《儼山外集》,據國立故宮博物院藏本景印,收於《文淵閣四庫全書‧子部》,臺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57年3月。
﹙明﹚張居正等撰,《穆宗實錄》,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民國55年。
﹙明﹚申時行等修,《明會典》,北京:中華書局,1989年。
﹙明﹚張居正,《新刻張太岳先生文集》,收於《續修四庫全書》,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3月。
﹙明﹚何喬遠,《何氏萬曆集》,收於《四庫禁燬書叢刊補編》,北京:北京出版社,2005年。
﹙明﹚王守仁撰,吳光、錢明等編校,《王陽明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4月。
﹙明﹚卜大有撰,中華全國圖書館文獻縮微複製中心編,《明刻珍本史學要義》,據明萬曆五年刻本景印,北京:中華全國圖書館文獻縮微複製中心,1999年9月。
﹙明﹚郭子章著,《蠙衣生粵草》十卷、《蠙衣生蜀草》十一卷,合刊本,據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明萬曆十八年﹙1590﹚周應鰲刻本景印,收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濟南:齊魯書社,1996年8月。
﹙明﹚郭子章著,《蠙衣生黔草》,二十四卷,據北京圖書館藏明萬曆刻本景印,收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濟南:齊魯書社,1996年8月。
﹙明﹚郭子章著,《蠙衣生傳草》,據許昌市圖書館藏明萬曆刻本景印,收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濟南:齊魯書社,1996年8月。
﹙明﹚羅大紘,《紫原文集》,北京:北京出版社,2000年。
﹙明﹚焦竑,《澹園集》,北京:中華書局,1999年5月。
﹙明﹚李維楨,《大泌山房集》,收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濟南:齊魯書社景印,1996年8月。
﹙明﹚郭孔延編,《資德大夫兵部尚書郭公青螺年譜》,據民國間朱絲欄抄本景印,收於《北京圖書館藏珍本年譜叢刊》,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1999年。
﹙明﹚陳子龍等選輯,《明經世文編》,北京:中華書局,1962年3月。
﹙清﹚黃宗羲,沈芝盈校點,《明儒學案》,北京:中華書局,2008年1月。
﹙清﹚張廷玉等撰修,《明史》,新校標點本,臺北:鼎文書局,民國71年。
﹙清﹚錢大昕,《十駕齋養新錄》,收於《國學基本叢書》,臺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45年。
﹙清﹚趙翼,《二十二史劄記》,臺北:世界書局,2001年8月。
﹙清﹚顧千里著,王欣夫輯,《顧千里集》,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12月。
﹙清﹚盧文弨,《群書拾補》,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民國56年3月。
﹙清﹚楊訒等纂修,《泰和縣志》,據道光六年刊本景印,《中國方志叢書》之華中地方,臺北:成文出版社,民國七十八年。
﹙清﹚龍文彬,《明會要》,北京:中華書局,1988年11月。
﹙清﹚定祥等纂修,《光緒吉安府志》,據光緒元年刻本景印,《中國地方志集成》之《江西府縣志輯》,江蘇:江蘇古籍出版社,1996年
﹙清﹚丁丙,《善本書室藏書誌》,據清光緒辛丑錢唐丁氏刊本景印,收於《清人書目題跋叢刊》,北京:中華書局,1990年。


貳、近代論著﹙依作者姓名筆劃序﹚
一、近人專著
王鐘翰,〈記半通主人藏半部《史通》〉,《王鐘翰清史論集》,北京:中華書局,2004年11月。
向燕南、張越、羅炳良,《中國史學史》,第五卷.明清時期﹙1840年前﹚,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12月。
朱希祖,《史館議論》,臺北:台灣學生書局,民國67年5月。
朱希祖,《朱希祖文存》,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12月。
朱希祖,《劉子玄年譜稿》,收於《北京圖書館藏珍本年譜叢刊》,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1999年。
余英時,《宋明理學與政治文化》,長春:吉林出版集團,2008年4月。
呂妙芬,《陽明學士人社群》,北京:新星出版社,2006年8月。
呂思勉,《呂著史學與史籍》,上海:華東師範大學,2002年6月。
李宗侗,《中國史學史》,臺北:中國文化大學出版部,民國80年11月。
李紀祥,《時間‧歷史‧敘事--史學傳統與歷史理論再思》,臺北:麥田出版社,2001年9月。
李紀祥,《道學與儒林》,臺北:唐山出版社,2004年10月。
李小林,《萬曆官修本朝正史研究》,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1999年4月。
杜澤遜,《四庫存目標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3月。
沈津,《顧廷龍年譜》,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10月。
林時民,《中國傳統史學的批評主義--劉知幾與章學誠》,臺北:台灣學生書局,民國91年11月。
金毓黻,《中國史學史》,北京:商務印書館,1999年12月。
金毓黻,《靜晤室日記》瀋陽:瀋陽書社,1993年10月。
柳詒徵,《國史要義》,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3月。
洪業,《洪業論學集》,北京:中華書局,2005年6月。
張振佩,《史通箋注》,貴州:貴州人民出版社,1985年12月。
張舜徽,《史學三書評議》,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
許冠三,《劉知幾的實錄史學》,香港:中文大學,1983年。
傅振倫,《唐劉子玄先生知幾年譜》,臺北:臺灣商務出版社,民國56年4月。
彭雅玲,《史通的歷史敘述理論》,臺北:文史哲出版社,民國82年6月。
程千帆,《史通箋記》,北京:中華書局,1986年4月,第二刷。
逯耀東,《魏晉史學及其他》,臺北:東大書局,民國87年。
楊艷秋,《明代史學探研》,北京:人民出版社,2005年12月。
蒙文通,《經史抉原》,四川:巴蜀書社,1995年9月。
錢茂偉,《明代史學的歷程》,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3年10月。
謝貴安,《明實錄研究》,湖北: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5月。
瞿林東,《中國史學史綱》,北京;北京出版社,2005年10月2,第二版。
﹙日﹚內藤湖南著、馬彪譯,《中國史學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
年6月。

二、期刊論文
李紀祥,〈台灣地區《史通》研究之回顧(1949~1994)〉,《國立編譯館館刊》,第25卷第1期,1996年6月。
李紀祥,〈試論劉知幾與章學誠對春秋理論的異同〉,《簡牘學報》,第15期,民國82年12月。
張振珮,〈劉知幾史學理論初探〉,《貴州文史叢刊》,1986年第3期。
張新民,〈史通版本源流考〉,《中國歷史文獻研究》,第3輯,武昌:華中師範大學,1990年7月。
張新民,〈史通評釋諸本述略〉,《文獻》,1988年第2期。
張維屏,〈從《四庫全書總目‧史部‧史評類》所述分析明人的史評著作:兼論明代的《史通》研究與史學〉,《結網二編》,臺北:東大書局,民國92年7月。
傅振倫,〈史通版本源流考〉,《圖書館刊》,第二期,1962年6月。
傅振倫,〈史通的刊印流傳與研究〉,《歷史文獻研究》,新一輯,北京:燕山出版社,1990年,10月。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