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臺灣博碩士論文加值系統

(44.222.64.76) 您好!臺灣時間:2024/06/14 07:48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 
twitterline
研究生:楊雪青
研究生(外文):Hsueh-Ching Yang
論文名稱:寺廟與地方社會的發展—以桃園景福宮為例
論文名稱(外文):Temples and Development of Local Community: Take the Jing Fu Temple in Taoyuan as an Example
指導教授:賴澤涵賴澤涵引用關係
指導教授(外文):Jeh-Hang Lai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國立中央大學
系所名稱:歷史研究所碩士在職專班
學門:人文學門
學類:歷史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09
畢業學年度:97
語文別:中文
論文頁數:124
中文關鍵詞:景福宮地方社會寺廟
外文關鍵詞:Jing Fu Templelocal elitesTemple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17
  • 點閱點閱:2396
  • 評分評分:
  • 下載下載:0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6
漢民族對於祖先鬼神祭拜的宗教習俗,是沿用著人們生活脈絡所編成,其組織不是僅有單一的宗教目的的團體,而是以家庭、宗族和地域社會等既存的生活組織為母體形成的。因此,在社會生活中,時常可以找出與民俗信仰相融的成果,如食衣住行、婚喪喜慶、排憂解難、消災解厄、驅邪治病、團結宗族、地方文化發展等,都可以看到民俗宗教融入社會生活的情景。
在臺灣的開拓史中,移民冒險渡海來臺。這些移民離鄉背井,為了尋求寄託與慰藉,便在臺灣建立起「原鄉模式」的新天地。桃園景福宮便是隨著漳州移民的披荊斬棘、努力拓墾中,建立起來。拓墾移民在桃園地區成立聚落,這些聚落帶有移民社會的烙印,同時也保留母體文化的型態。移民各自帶來了他們家鄉的生活習尚、宗教信仰,因而形成臺灣各地多彩多姿的不同文化,這些地方色彩亦透過寺廟加以呈現。桃園景福宮不僅消極的是漳州移民精神的慰藉與寄託,更轉而為移民披荊斬棘、團結互助的所在。漢人移民生活中,舉凡治安、產業、交通、教育、聯誼、娛樂等,莫不透過寺廟以推行,一部臺灣史可以說濃縮在寺廟史中。
初期開墾告一段落,農業繼續繼續進展,社會結構、階層漸趨完成,各項生活日益繁榮,桃仔園地區逐漸發展成為街肆,繼而擴大成為大村市。桃園景福宮草創於「虎茅庄」之庄心,桃仔園形成街肆後,景福宮更成為地方的商業、聚落中心。透過信眾、香客帶來人潮,使得街肆、商業、交通更加繁榮。
景福宮內所祀奉神祇往往為有功鄉梓、剷奸除惡的人物。寺廟建築中的木雕、石雕、彩繪、壁畫等文物,皆為忠孝節義的歷史故事或演義小說,除了供信眾欣賞之餘,無形中亦有薰陶倫理道德的意涵,這也正是我國的文化精神通俗化的表現,亦是寺廟對於社會教育的無形貢獻。再者,寺廟又為村落居民休閒的好去處,每逢開漳聖王誕辰或作醮之時,形成熱鬧繁華的「廟會」活動。而這時必有搭設戲棚以酬神還願的活動,所演出的戲碼都是勸誡教化以及忠孝節義的故事,實在寓教於樂。寺廟提供民眾一個休閒娛樂的場所,讓民眾、香客在欣賞遊樂中,並給予無形的教育與薰陶。另外,景福宮也致力於地方慈善事業的推動,如清寒補助、老人照顧以及方建設發展等。這些仁民愛物的義舉,透過口傳或報導,除了使地方社會風氣趨於淳厚外,更成為地方民眾的榜樣,對於地方之學子,有好良好的教化功能。總歸來說,桃園景福宮蘊含宗教、教育、娛樂、休閒等功能。
隨著人口日益繁多,廟宇日益擴大。地方菁英透過支持廟宇的具體行動,展現自己的才能,參與建設與建構地域社會,也藉此提昇自己在地方的聲望及地位。因此,寺廟的發展與擴張與地方菁英的協助支持有密切的關係。這些地方菁英透過對廟務的參與,除了替景福宮向地方傳播信仰,也為其在個人或家族增進在地方社會的地位和聲望。而景福宮透過這些支持,亦更加強化了其成為桃園十五街庄的地方公廟。
The Han people have a religious custom of worshiping ancestors and supernatural beings, and this is a custom interweaved by the life networks among people. The organization of this religious custom is not simply formed by a group of religious purposes, but by the matrix of inherent life organizations, such as family, clan, and regional society. Therefore, the fusion of folk customs with religions can be found frequently in social life, such as in food, clothing, housing, transport and occasions like weddings, funerals, problem solving, the removal of misfortunes, exorcism, disease healing, clan unity, and local cultural development.
In the exploration history of Taiwan, the immigrants took adventures and sailed across the sea to come to Taiwan. To seek consolation, they constructed a new land in the mode of their “original hometown” in Taiwan. The Jing Fu Temple in Taoyuan is an example. The immigrants from Zhangzhou built the Jing Fu Temple when they immigrated to Taoyuan and tried hard to develop the uncultivated land. These pioneer immigrants established villages in Taoyuan area. These villages had sears of immigrant society and preserved the original cultural state of their hometowns at the same time. The immigrant brought their life customs and religious beliefs of their hometowns to Taiwan; hence the culture in every place in Taiwan is quite diversified and the local diversified culture can be revealed by local temples. The Jing Fu Temple in Taoyuan is not only the spiritual consolation of Zhangzhou immigrants, but also further transformed into a place where immigrants work hard and become united. In the life of Han immigrants, almost every activity such as public security, industry performance, traffic, education, sodality, and entertainment is promoted by temples. It can be concluded that the history of a temple is the miniature of the history of Taiwan.
In the end of early exploration, the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continued to progress and the social structure and social stratum gradually evolved. Each kind of life activity gradually prospered, and the Taoyuan area evolved to streets and roads and eventually further expanded to a big city. The Jing Fu Temple in Taoyuan was founded in the center of Hu-mao Village. After Taoyuan evolved into a bigger city, the Jing Fu Temple further became the local business center, and the stream of people brought by believers and visitors made the streets, business, and traffic here more prosperous.
The Gods worshipped in Jing Fu Temple tend to be figures who had contributions to their hometowns and were the embodiment of justice. The cultural relics, such as wood carving, stone carving, painted sculptures, and wall-paintings are all related to the historical stories or fictions of loyalty, filial piety, moral integrity, and justice, which are not only for appreciation but also imply the meaning of cultivating morality. This is also the representation of popularization of cultural spirit in our country, and is a kind of invisible contribution that a temple makes to social education. In addition, a temple is a good place for village residents to spend to leisure time. On every birthday of developer of Zhangzhou or during the Taoist Chiao-making activity, there would be a bustling temple fair. And a theater would be built up around for people to redeem their vows. The plays performed are the stories of educational meanings or of loyalty, filial piety, moral integrity, and justice. The temple activity truly combines entertainment with education. The temple provides the public with a leisure place of entertainment, which enables the public and visitors to experience the invisible education and cultivation when they watch the plays or play in the temple activity. Furthermore, the Jing Fu Temple is also devoted to the promotion of local charities such as helping the poor, taking care of the elder and assisting local development, which makes it a good model for the local and edifies the local students and children. In brief, the Jing Fu Temple is a temple of religious, educational, entertaining, and leisure functions.
With the gradual increase in population, the temple has gradually expanded. The local elites have elaborated their talents through concretely supporting the activities of the temple, and improved their reputation and status by participating in the construction and constructing the regional society. As a result, the development and expansion of a temple is closely related to the assistance of local elites. These local elites can improve the local social status and reputation of themselves or their family through participating in activities in the temple and spreading the belief of Jing Fu Temple to the local. With these supports, Jing Fu Temple’s status as a local public temple among 15 villages in Taoyuan is also strengthened
目次

緒論…………………………………………………………………1

第一章 桃園地區的自然環境與人文社會…………………………15
第一節 桃園地區的自然環境………………………………………15
第二節 桃園地區土地拓墾與聚落的發展…………………………25
第三節 人口結構……………………………………………………36
第四節 交通網路……………………………………………………40

第二章 開漳聖王的信仰源由與景福宮的沿革……………………42
第一節 開漳聖王的信仰源由………………………………………42
第二節 景福宮的創建與崇祀源由…………………………………52
第三節 景福宮的歷史沿革…………………………………………58

第三章 景福宮祭祀圈之形成與演變………………………………61
第一節 景福宮祭祀區的形成………………………………………61
第二節 景福宮祭祀區的演變………………………………………71

第四章 景福宮與地方權力結構……………………………………77
第一節 廟務的參與及管理…………………………………………77
第二節 地方菁英與寺廟……………………………………………83

第五章 景福宮與社會生活…………………………………………87
第一節 寺廟祭典與宗教活動………………………………………87
第二節 景福宮與地方文教…………………………………………97
第三節 寺廟與社會服務………………………………………… 107

結論…………………………………………………………………111

參考書目……………………………………………………………115

附錄…………………………………………………………………123
一、地方志書

中華綜合發展研究院應用史學研究所,《桃園市志》,桃園:桃園市公所,2005年。
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收入於《臺灣文獻叢刊》第121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2年。
吳振漢等纂修,《大溪鎮誌》,桃園:大溪鎮公所,2004年。
李維鈺,《光緒漳州府志》,收入於《中國地方志集成》福建府縣志輯29,上海: 上海書店,1877年。
周鍾瑄主修,陳夢林等編纂,《諸羅縣志》,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2年。
范咸,《重修臺灣府志》,收入於《臺灣文獻叢書》第105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1年。
桃園廳編纂,《桃園廳志》,臺北:成文出版社,1985年。
郝玉麟等監修、謝道承等編纂《福建通志》,收入於《文淵閣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第35冊,臺北:臺灣商務出版社,1983年。
高拱乾,《臺灣府志》,收入於《臺灣文獻叢刊》第65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0年。
梁克家,《淳熙三山志》,收入於《四庫全書珍本》第6輯,上海:上海商務印書管,1983年。
郭薰風,《桃園縣志》,桃園:桃園文獻委員會,1962年。
陳汝咸修、林登虎纂,《漳浦縣志》,收入於《中國方志叢書》第105號,臺北:成文出版社,1928年翻印。
陳國瑛,《臺灣采訪冊》,收入於《臺灣文獻叢刊》第55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年。
陳培桂,《淡水廳志》,臺北:大通書局,1987年。
陳朝龍,《新竹縣采訪冊》,收入於《臺灣叢書》第1輯第12冊,臺北:國防研究院、中華學術院,1968年。
陳道、黃仲昭纂修《(弘治)八閩通誌》,收入於《四庫存目叢書》,台南:莊嚴文化出版社,1996年。
黃厚源,《我家鄉桃園縣》,桃園:桃園縣政府,1994年。
劉寧顏總纂、洪敏寧編纂,《重修臺灣省通志》,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5年。
劉良璧,《重修福建臺灣府志》,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87年。
鄭用錫纂輯,《淡水廳志稿》,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9年。
鄭鵬雲,曾逢辰,《新竹縣志初稿》,收入於《臺灣文獻叢刊》第61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93年。
戴璟、張岳等纂修《嘉慶廣東通誌初藁》,收入於《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189冊,台南:莊嚴文化出版社,1996年。
二、檔案、統計書、調查書、人物名鑑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藏,《臺灣總督府管內堡里街庄土表》,出版資料不詳。
桃園街役場,《臺灣省桃園街要覽》,收入於《新竹州街庄要覽輯存》,臺北:成文出版社,1985年。
桃園縣政府主計室編,《桃園縣統計要覽》,桃園:桃園縣政府, 1951-2001年。
桃園廳,《桃園廳寺廟調查書》,出版資料不詳。
桃園廳編,《桃園廳統計書》,1918年。
淡新檔案校註出版編輯委員會,《淡新檔案》(第三冊),臺北:淡新檔案校註出
臺灣文獻委員會藏,《李敖古文書》,1998年購入。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 ,《清代臺灣大租調查書》,臺北:大通書局,1987年。
臺灣總督官房?時戶口調查部編,《臨時臺灣戶口調查結果表》,臺北:臺灣總督官房臨時戶口調查部,1905年。
臺灣總督府,《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南投:臺灣省文獻會藏。
臺灣總督府官房調查課, 臺灣總督府官房統計課等編,《臺灣現住人口統計》,臺北:臺灣總督府,1903-1942年。
臺灣總督府官房調查課編纂,《臺灣在籍漢民族鄉貫別調查》,臺北:臺灣時報發行所,1928年。
臺灣總督府編,《臺灣宗教調查報告書》,1918,臺北:捷幼出版社,1993年。
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編,《臺灣土地慣行一斑》,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1905年。
臨時臺灣戶口調查部編,《臨時臺灣戶口調查要計表(街庄社別住居及戶口等)》,臺北:臨時臺灣戶口調查部,1907年。

三、碑碣、地圖、照片

大日本帝國陸地測量部大正十年(1921年)∼昭和三年(1928年)調製,《日治時代 二萬五千分之一臺灣地形圖》,臺北:遠流,1999年。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雍正臺灣輿圖〉,年代為雍正五年至十五年繪製。
傳黃叔璥繪《番社采風圖考》,收入於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臺灣文獻叢刊》第90種,台北:臺灣銀行,1961年。
臺灣省立博物館藏,〈康熙臺灣輿圖〉,年代為康熙卅八年至四十三年(1966-1704年)間繪製。
臺灣總督府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調製,《臺灣堡圖》,1906年,臺北:遠流,1996年。

四、專書

Davidson, James W.,The Island of Formosa:Past and Present(Taipei 1903),Imbauel-Huart, C.著,黎列文譯,《臺灣島之歷史與地誌》,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8年。
Prasenjit Duara(杜贊奇)原著,王福明譯,《文化、權力與國家-1900-1942的華北農村》,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1994年。
干寶,《新校搜神記》,臺北:世界書局,1982年。
王世慶,〈民間信仰在不同祖籍移民的鄉村之歷史〉《清代台灣社會經濟》,臺北:聯經出版社,1994,頁259-372。
不著撰人,〈仁和宮沿革〉,收入《仁和宮中華民國九十一年曆書》,大溪:桃園縣大溪鎮仁和宮董事會,2002年。
不著撰人,《繪圖三教源流搜神大全》,據清宣統元年長沙葉德輝麗廔叢書本影印,臺北:聯經出版社,1980年。
不著撰者,《桃園十五街庄慶讚中元收支明細書》,桃園:景福宮,2004年。
孔穎達,《禮記註疏》,收入於《文淵閣四庫全書》經部第115冊,臺北:商務印刷,1983年。
片岡巖著,陳金田、馮作民合譯,《臺灣風俗誌》,臺北:大立出版社,1981年(1920年),頁28。
伊能嘉矩,《大日本地名辭書續編》第二部,東京:富山房,1909年。
伊能嘉矩原著;楊南郡譯註,《臺灣踏查日記》,臺北:遠流出版社,1996年。
安倍明義,《臺灣地名研究》,臺北:蕃語研究會,1938年。
托克托,《宋史》收入於《文淵閣四庫全書》史部第40冊,臺北:商務印刷,1983年。
朱軾,《史傳三編》收入於《文淵閣四庫全書》史部第217冊,臺北:商務印刷,1983年。
池志徵,《全臺遊記》收入於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臺灣遊記》臺灣文獻叢刊第89種,台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0年。
吳子光,《臺灣紀事》,台北:成文出版社,1983年。
李昉,《太平廣記五百卷》,臺北:新興書局,1968年。
李乾朗,《桃園縣第三級古蹟桃園景福宮調查研究》,桃園:桃園縣政府文化局,2005年。
李乾朗,《臺灣建築史》,臺北:雄獅出版社,1993年。
李乾朗,《臺灣傳統建築匠藝》,臺北:地景出版社,1995年。
李調元,《新搜神記》收入於《中國民間信仰資料彙編》第1輯正編第10種,臺北:臺灣學生書局,1989年景印初版。
杜臻,《粵閩巡視紀略》,收入於《近代中國史料叢刊》第98輯,台北:文海出版社,1977年。
林宜華,〈臺灣北路塘汛尖宿里站〉收入於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臺灣兵備手抄》,臺灣文獻叢刊第222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6年。
林明德,《桃園縣三級古蹟-龜山鄉壽山巖觀音寺、蘆竹鄉五幅宮、桃園市景福宮、桃園市忠烈祠調查研究》,桃園:桃園文化中心,2000年。
林明德,《桃園縣三級古蹟-龜山鄉壽山巖觀音寺、蘆竹鄉五福宮、桃園市景福宮、桃園市忠烈祠調查研究》,桃園:桃園縣立文化中心,2000年。
林桂玲,《家族與寺廟—以竹北林家與枋寮義民廟為例(1749-1895)》,新竹:新竹縣文化局,2005年。
林國平,《閩臺民間信仰源流》,臺北:幼獅文化出版社,1996年。
林衡道,《臺灣寺廟大全》,臺北:青文出版社,1974年。
南崁五福宮管理委員會,〈五福宮簡介〉,桃園:南崁五福宮管理委員會,2008。
姜義鎮,《臺灣的民間信仰》,臺北:武陵出版社,1997年。
姚瑩,《東槎紀略》,收入於《臺灣文獻叢刊》第7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7年。
施琅,《靖海記事》,收入於《臺灣文獻叢刊》第13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8年。
洪敏麟,《臺灣舊地名之沿革》第二冊(上),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83年。
郁永和,《稗海遊記》,收入於《臺灣文獻叢刊》第44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年。
孫璧文,《新義錄》,收入於《中國民間信仰資料彙編》第1輯正編第13種(臺北:臺灣學生書局,1989年景印初版)。
徐曉望,《福建民間信仰源流》,福建:福建教育出版社,1993年。
桃園景福宮祈安建醮局,《桃園景福宮祈安建醮紀念誌》,桃園,桃園景福宮祈安建醮局,1973年。
桃園景福宮管理委員會,《桃園景福宮大事記》,未出版,2005年修訂版。
康鍩錫,《桃園景福宮-大廟建築藝術與歷史》,桃園:財團法人桃園景福宮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2005年。
張素玢、陳世榮、陳亮州撰,《北桃園區域發展史》,桃園市:桃園文化中心,1998年。
張鷟,《朝野僉載》,收入於《叢書集成初編》,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啟�矬間A《臺灣之過去與現在》,1903,臺北:臺灣銀行,1972年。
梁克家,《淳熙三山志》,收入於《四庫全書珍本》第6輯第33卷,臺北:商務印刷,1983年。
陳小沖,《臺灣民間信仰》,廈門:鷺江出版社,1993年。
陳清香等編著,《臺灣宗教藝術》,臺北:空中大學, 2001年。
愛新覺羅玄燁,《御定全唐詩》,收入於《文淵閣四庫》集部第660冊,臺北:商務印刷,1986年。
僧昭乘,《天妃顯聖錄》收入於《臺灣文獻叢刊》第77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0年景印初版。
福建廈門大學,《陳元光學術討論會論文集》,福建:廈門大學出版社,1993年。
臺北日日新新聞臺灣支局編,《臺灣週遊概要》,臺北:成文出版社,1985年。
臺灣省文獻委員會採集組編校,《桃園縣鄉土史料》,收入於《耆老口述叢書》第
臺灣新民報社編,《臺灣人名辭典》,據日本昭和十二年(1937年)版改訂,東京都:日本圖書,1989年。
臺灣慣習研究會原著,吳文星、鄭瑞明譯編,《臺灣慣習記事》,臺中:臺灣省文獻會,1984年。
劉還月,《台灣民間信仰小百科》,臺北:臺原出版社,1994年。
增田福太郎,《臺灣宗教信仰》,臺北市:東大出版社,2005年。
賴玉玲,《褒忠亭義民爺信仰與地方社會發展—以楊梅聯庄為例》,新竹:新竹縣文化局,2005年。
應劭撰、王利器注,《風俗通義校注》,臺北:明文書局,1982年。
戴寶村,《走尋南崁的地名歷史》,桃園:蘆竹鄉公所,1997年。
謝重光,《陳元光與漳州早期開發史研究》,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94年。

五、期刊論文及學位論文

王美芳,〈桃園寺廟發展之研究〉,中國文化大學地學研究所地理組碩士論文,1992年。
李天鐸,〈臺灣傳統廟宇建築裝飾之研究-木作雕刻彩繪主題之意義基礎與運用原則〉,東海大學建築研究所碩士論文,1988年。
李礽夏,〈北港朝天宮宗教藝術之探討〉,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美術組碩士論文,1996年。
岡田謙著,陳乃蘗譯,〈臺灣北部村落之祭祀範圍〉,《台北文物》卷9(1960年),頁14-29。
林美容,〈土地公廟—聚落的指標:以草屯鎮為例〉《台灣風物》卷37期1(1987年),頁53-81。
林美容,〈由祭祀圈來看草屯鎮的地方組織〉《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卷62(1986年),頁53-114。
林偉盛,〈清代臺灣分類械鬥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1988年。
林美容,〈彰化媽祖信仰圈〉《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卷68(1990年),頁41-104。
姜道章,〈十八世紀及十九世紀臺灣營建的古城〉《南洋大學學報》期1(1967年),頁254-278。
姜道章,〈臺灣的古城-一個歷史地理學的研究〉《地理學研究》創刊號(1966年),頁126-154。
施振民,〈祭祀圈與社會組織-彰化平原聚落展模式的探討〉,《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期36(1973年),頁191-205。
施添福,〈日治時代臺灣地域社會的空間結構及其發展機制-以民雄地方為例〉,《臺灣史研究》卷8期1(2001年)頁1-39。
施添福,〈清代臺灣竹塹地區的土牛溝與區域發展—一個歷史地理學的考察〉《臺灣風物》卷40期4(1990年)頁1-68。
洪麗完,〈清代台中地方福客關係初探〉《臺灣文獻》卷41期2,(1990),頁63-92。
范左東,〈桃園台地埤塘型態分佈與運作機制之研究〉,臺灣師範大學地理系碩士論文,1997年。
唐曉蘭,〈臺灣寺廟繪畫藝術〉,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論文,1992年。
徐麗霞,〈桃園縣開漳聖王廟與漳民拓墾(上)〉《中國語文》卷86期1(2000年1月),頁96-114。
康豹,〈慈佑宮與新莊地方社會之建構〉《北縣文化》期53(1997年),頁80-100。
康豹,〈新莊地藏庵的大眾爺崇拜〉《中大人文學報》期16(1998年),頁123-159。
張玉珍,〈臺灣寺廟石雕藝術〉,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論文,1979年。
盛清沂,〈新竹、桃園、苗栗三縣地區開闢史(上、下)〉,《臺灣文獻》卷31期4、卷32期1(1980、1981年),頁154-177、頁136-157。
莊芳榮,〈臺灣地區寺廟發展之研究〉,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研究所博士論,1987。
許嘉明,〈祭祀圈之於居台漢人社會的獨特性〉《中華文化復興月刊》卷11期6(1978年),頁59-68。
郭玉承,〈桃園觀音鄉甘泉寺之研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在職進修碩士班碩士論文,2005年。
陳世榮,〈近年來國內學者對「械鬥」問題之研究--兼論清代桃園地區械鬥與區域發展之關係〉《史匯》第三期,(1999年4月),頁1-34。
陳世榮,〈清代北桃園的開發與地方社會的建構(1683∼1895)〉,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1999年7月。
陳秀惠,〈臺灣傳統寺廟匾聯研究-以桃園地區開漳聖王信仰為例〉,國立新竹師範學院臺灣語言與語文教育研究所,2004年1月。
陳漢光譯,〈日據時代臺灣漢族祖籍調查〉《臺灣文獻》卷23期1(1972年),頁85-104。
彭明輝,〈中和地區的寺廟、祭祀圈與聚落發展〉《北縣文化》卷80,(2004年3月),頁99-121。
曾月吟,〈日據時期朝天宮與北港地區之發展〉,中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1996年。
曾憲修,〈中國傳統建築裝飾之研究〉,東海大學建築研究所碩士論文,1985年。
黃富三,〈板橋林本源家與清代北台山區的發展〉《臺灣史研究》卷2期1(1995年),頁5-49。
黃翠媛,〈寺廟與地域社會-以彰化縣大村鄉五通宮為中心探討〉,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2006年8月。
溫振華,〈北港媽祖信仰中心形成初探〉《史聯雜誌》期4,(1984年)頁10-20。
溫振華,〈寺廟與鄉土史-以淡水福佑宮與鄞山寺為例〉《北縣文化》期49(1996年),頁1-10。
溫振華,〈清代一個臺灣鄉村宗教組織的演變〉《史聯雜誌》期1(1980年),頁33-50。
溫振華,〈清代臺北盆地漢人社會祭祀圈之演變〉,《臺北文獻》直字88期(1989年),頁66-90。
溫振華,〈蘆洲湧蓮寺-一座鄉廟的形成〉,《北縣文教》(1996年),頁102-125。
劉佳玲,〈桃園縣大園鄉仁壽宮之研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在職進修碩士班碩士論文,2005年。
蔡相輝,〈臺灣寺廟與地方發展之關係〉,中國文化大學歷史所碩士論文,1976年。
龍玉芬,〈北埔慈天公研究〉,中國文化大學歷史所碩士論文,2002年。

六、會議論文

卓克華,〈嘉義城隍廟的史蹟研究〉,收入於《臺灣史國際學術研討會社會、經濟
與懇拓論文集》,臺北:淡江大學歷史學系,1995年。
林美容〈由祭祀圈到信仰圈-臺灣民間社會的地域構成與發展〉《臺灣史論文精選》
上,臺北:玉山出版社,1996年。
施振明,〈祭祀圈與社會組織-彰化平原聚落發展模式的探討〉《中央研究院民族
學研究所集刊》期36(1973年),頁191-205。
張素玢,〈南崁地區的平埔族〉,收入於劉益昌、潘英海主編,《平埔族的區域研
究論文集》,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8。
許嘉明,〈彰化平原福佬客的地域組織〉《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期36,
1975年。
溫振華,〈清代東勢角仙師廟的建立及其發展〉《中縣開拓史學術研討會論文
集》,台中:台中縣立文化中心,1994年。
謝重光,〈「開漳聖王」陳元光略論〉《海峽兩岸文化交流史料》第一輯,1990年。

七、報紙

中國時報社,《中國時報》,1973-2003年。
民生報社,《民生報社》,2003年。
自由時報社,《自由時報》,2003年。
聯合報社,《聯合報》,1973-2003年。

八、口述歷史

2009年2月6日於桃園景福宮訪談解說員陳雙全先生
2009年2月19日於桃園景福宮管理委員會訪談吳演興先生
2009年4月16日於桃園景福宮管理委員會訪談吳演興先生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
1. 李乾朗,《臺灣建築史》,臺北:雄獅出版社,1993年。
2. 李乾朗,《臺灣建築史》,臺北:雄獅出版社,1993年。
3. 李乾朗,《臺灣傳統建築匠藝》,臺北:地景出版社,1995年。
4. 李乾朗,《臺灣傳統建築匠藝》,臺北:地景出版社,1995年。
5. 林美容,〈由祭祀圈來看草屯鎮的地方組織〉《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卷62(1986年),頁53-114。
6. 林美容,〈由祭祀圈來看草屯鎮的地方組織〉《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卷62(1986年),頁53-114。
7. 姜道章,〈十八世紀及十九世紀臺灣營建的古城〉《南洋大學學報》期1(1967年),頁254-278。
8. 姜道章,〈十八世紀及十九世紀臺灣營建的古城〉《南洋大學學報》期1(1967年),頁254-278。
9. 姜道章,〈臺灣的古城-一個歷史地理學的研究〉《地理學研究》創刊號(1966年),頁126-154。
10. 姜道章,〈臺灣的古城-一個歷史地理學的研究〉《地理學研究》創刊號(1966年),頁126-154。
11. 施振民,〈祭祀圈與社會組織-彰化平原聚落展模式的探討〉,《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期36(1973年),頁191-205。
12. 施振民,〈祭祀圈與社會組織-彰化平原聚落展模式的探討〉,《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期36(1973年),頁191-205。
13. 施添福,〈日治時代臺灣地域社會的空間結構及其發展機制-以民雄地方為例〉,《臺灣史研究》卷8期1(2001年)頁1-39。
14. 施添福,〈日治時代臺灣地域社會的空間結構及其發展機制-以民雄地方為例〉,《臺灣史研究》卷8期1(2001年)頁1-39。
15. 施添福,〈清代臺灣竹塹地區的土牛溝與區域發展—一個歷史地理學的考察〉《臺灣風物》卷40期4(1990年)頁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