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8.173.209) 您好!臺灣時間:2021/05/09 16:11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 
twitterline
研究生:謝仁晏
研究生(外文):Ren-Yan Xie
論文名稱:祀典之外:明清北京天壇管理研究
論文名稱(外文):Beyond Ritual:The Management of Altar of Heaven (Tiantan) in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指導教授:陳熙遠陳熙遠引用關係
指導教授(外文):Hsi-Yuan Chen
口試委員:陳國棟邱仲麟
口試委員(外文):Kuo-Tung ChenChung-Lin Chiu
口試日期:2013-07-24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國立臺灣大學
系所名稱:歷史學研究所
學門:人文學門
學類:歷史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13
畢業學年度:101
語文別:中文
論文頁數:136
中文關鍵詞:天壇神樂觀壇廟官樂舞生管理制度天壇印象首都景觀
外文關鍵詞:The Altar of Heaven(Tian-Tan)Shen-Yue Guan(神樂觀)people whose duty is to guard Tan-Miao(壇廟官)the students of music and rite(yuewusheng樂舞生)System of ManagementImpression of Altar of HeavenLandscape of Capital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0
  • 點閱點閱:455
  • 評分評分: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
  • 下載下載:0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2
本文之研究地點天壇是明清兩代祭天場所,而南郊祭天向來是傳統中國政權最重視的祭祀活動。明清兩代承繼此傳統,且明訂相應規章確保祀典順利進行。其中圜丘壇、祈年殿因其祭祀意涵與建置特色,故受歷來研究者重視。然學界已有人注意到,天壇除祀典外,尚有其他活動,但對非祀典之活動,還未有系統性論述,此誠本文重點。本文除緒論、結論外,分為三部分,先個別由制度、城市生活著眼,最後再將兩者揉合,藉以觀察天壇在祀典之外的活動及其來由與影響。
明朝建立後,除承襲儒家祭天禮外,也重訂祭祀樂舞,以神樂觀培育樂舞生,供應祀典所需人力。神樂觀創建以來,位置鄰近天壇,永樂朝遷都北京後,神樂觀建置更納入天壇之內,顯建其與祀典之關聯性。第一章探討的重點有三:北京天壇建置、駐地管理人員遴選以及齋戒陪祀制度。天壇建置受到兩項因素影響,即都城位置與天地分合祭祀與否,自嘉靖朝重新確立天地分祀後,天壇主要建築就大抵確立,清代曾於乾隆朝有較大規模之擴建。管理人員則相應於壇廟變化而有所增減,但在明代多由樂舞生逐步升任,清朝延續此制,同時增加旗員協助守壇,並賦予較重要的責任。朝廷交付這些人守衛以及演樂任務,並命令其居住於天壇外圍維護天壇整潔。同時又以天壇為生活空間,兩者如何調適,是為駐守人員需要面對之課題,亦是爭議之遠因。
除了平素管理人員駐守外,臨近祀典期間,典儀人員會頻繁進出天壇,而在京百官需齋宿以表誠心,一定品級以上官員更要陪同祭天。第二章由陪祀者的紀錄切入,觀察其文字與朝廷規範間是否有所差別,並進一步觀察其它時間點人們能否進入天壇。因典禮舉行時間甚早,陪祀者未避免遲到受罰,遂有齋宿神樂觀之舉,進而與神樂觀道士有所交集,也埋下日後再到天壇之契機。隨後發展出節慶與平日都有外人往來天壇。活動人群也從陪祀官員,擴及京城的庶民、士人以及來朝的朝鮮使節,成為頗具規模之聚落,同時也是城市聚會與遊覽之空間。
直到雍正朝,朝廷才開始對神樂觀活動開始有所禁止,而乾隆朝又復歸開放,最後於嘉慶十三、十四兩年(1818-1819)間強制驅逐舖戶,使種種活動告終。政策變動之間顯示雍正、乾隆與嘉慶三朝看待天壇空間的態度有所差異。第三章將之歸納為兩個脈絡:一者以壇廟祭祀功能為重,認定壇廟空間不僅包括圜丘壇和祈年殿等直接進行儀式之地點,更涵蓋了神樂觀,因此這一空間自然不允許祭祀外的活動。另一種詮釋則注意到外圍空間不僅於祭典舉行時使用,平日亦有人往來,因此營修天壇與通往天壇的輦路,不僅是表達國家重視祀典,也是向往來其間者展示國力。
本研究雖由與祀典空間外圍之顧守者與其居住空間著眼,然其存在均源於祀典需求。是以祀典猶如大傳統,而為維繫壇壝潔淨整肅之戍守者,卻在該制度中發展出自身之小傳統,和掌握祀典的朝廷高層互動。雖說小傳統未能打破大傳統,卻也使大傳統做出調整。神樂觀活動不但使首都居民能直接接觸天壇,更產生天壇特產之說,成為間接文化連結,是以當相關活動遭驅離之後,這些物產持續提供後人想像其與天壇之關聯,藉此維繫祀典之外的天壇印象。


The ritual of celestial God worship had been the most important ceremony in Imperial China. The Ming-Qing governments inherited the tradition and tried to construct a system of imperial ceremony. The Altar of Heaven was initiated by the Ming government to carry out the ritual, and for this reason, it is deemed a sacred place by most of the scholars studying the space or the imperial ritual. However, several significant aspects have been long neglected, and shall be discussed in this paper, which consists of two parts: the first being the management of the Altar of Heaven; and the second discusses the activities beyond the rituals of the Altar of Heaven and the effects.
This paper is organized into three chapters, besides the introduction and conclusion. The first chapter discusses the building of the Altar of Heaven and its management personnel, charged with the duty of guarding the Altar of Heaven, who would be normally chosen from the students of music and rite (yuewusheng樂舞生) and ex-servicemen with two criterion – diligence and proficiency. The chapter discusses further various stipulations for the accompanying officers to observein the ritual in order to express appropriate attitude of sincerity.
Switching to the records of the accompanying officers in the ritual, however, we shall understand another aspect of the ceremony space. The second chapter examines the Altar of Heaven on different occasions, namely the ceremony period, festival and everyday life. by using the visitors’ poems, miscellaneous notes, and local gazetteers, and reveals that not only is the Altar of Heaven a sacred space, but that it is also a civic space. Until 1813, people were allowed to enter the space. In addition to this direct way of coming into contact with the Altar of Heaven, there emerged an indirect way associated with local production. Both ways shape the memories of the Altar of Heaven, and even without direct connection, the indirect way still retained some images of the worldly aspect of the Altar.
The third chapter deals with the change of policy concerning management of the Altar of Heaven and its effect. Based upon archival research, this chapter tries to scrutinize the debates on the ban of non-religious activities of the Altar. Before 1813, the space was allowed to have certain unofficial activities for the personnel to maintain their livelihood. Yet another voice regarded the Altar as a sacred space, therefore any activities other than the imperial ceremony should not be allowed. Consequently, there were some periods during which prohibition was executed, e.g. 1735-1742. In 1813 Jiaqing Emporer supported the latter view and strongly enforced the ban. The effect of policies brought about the changing of landscapes, and eventually led to the disappearance of unauthorized visits to the Altar.
This thesis allows us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the management of the Altar of Heaven and its spatial diversity. The Altar of Heaven had always been a showcase of the political authority in the late Imperial China, It was more than a sacred place to communicate with celestial God; it was also an arena of mundane interaction.


謝辭 I
中文摘要 I
ABSTRACT III
目錄 I
緒論 1
第一節 研究回顧 1
第二節 研究反思 10
第三節 寫作架構 13
第一章 天壇建置及其管理 17
第一節 天壇建置之變遷 18
第二節 壇廟管理機構與人員 30
第三節 齋戒陪祀制度及其管理 43
第二章 祀典、節慶與日常中的天壇 51
第一節 南郊陪祀──齋居者的天壇經驗 52
第二節 節慶與天壇 58
第三節 常日入訪天壇 65
小結 76
第三章 政策調整下的天壇景觀變遷 78
第一節 因襲祖例到俾其營生 78
第二節 淨空壇壝的落實 87
第三節 營造理想的壇壝周遭景觀 95
小結 103
結論 105
附錄一 111
附錄二 114
徵引書目 119
























圖目錄

圖 1 主要研究空間示意圖 13
圖 2 南京大祀壇位置圖 20
圖 3 舊郊壇總圖 21
圖 4 南京神樂觀圖 23
圖 5 京城內外全圖 24
圖 6 圜丘總圖 25
圖 7 大享殿圖 26
圖 8 嘉靖十一年到崇禎十七年間天壇空間總圖 26
圖 9 清北京天壇神樂觀 27
圖 10 天壇總圖 29
圖 11 太常寺留存之乾隆十九年(1754)冬至日祭天壇齋戒底冊 45
圖 12 靈佑宮與西天門位置 53
圖 13 龍鬚菜圖 61
圖 14 益母草圖 64
圖 15 南京大祀壇、神樂觀位置圖 79
圖 16 正陽門大街、鮮魚口、大柵欄位置圖 99

表目錄

表 1 明代分合祀及建制變遷簡表 19
表 2 明代壇廟管理人員選補表 32
表 3 樂舞生可轉任之其他職務 33
表 4 四大祀壇廟滿洲壇廟官員額、品級表 34
表 5 滿洲贊禮郎、讀祝官品級、選任來源表 35
表 6 燕行使節進入天壇比較表 76

文本史料

【經】
﹝晉﹞杜預注;﹝唐﹞孔穎達等正義,《春秋左傳正義》。臺北:藝文印書館,1982。
﹝清﹞秦蕙田,《五禮通考》,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35-142冊。臺北:商務印書館,1983。據國立故宮博物院藏本影印。

【明、清實錄 上諭 正史】
﹝明﹞李景隆等修撰,《明太祖實錄》。臺北:中央硏究院歷史語言硏究所,1966。
﹝明﹞楊士奇等修撰,《明宣宗實錄》。臺北:中央硏究院歷史語言硏究所,1966。
﹝明﹞李東陽等撰,《明孝宗實錄》。臺北:中央硏究院歷史語言硏究所,1966。
﹝清﹞巴泰等奉敕修纂,《大清世祖章(順治)皇帝實錄》。臺北:華文書局,1969。
﹝清﹞鄂爾泰等奉敕修纂,《大清世宗憲(雍正)皇帝實錄》。臺北:華文書局,1969。
﹝清﹞允祿等奉敕編;弘晝續編,《世宗憲皇帝上帝內諭》,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3,第414-415冊。據國立故宮博物院藏本影印
﹝清﹞慶桂等奉敕修,《大清高宗純(乾隆)皇帝實錄》。臺北:華文書局,1969。
﹝清﹞曹振鏞等奉敕修纂,《大清仁宗睿(嘉慶)皇帝實錄》。臺北:華文書局,1969。
趙爾巽等撰,《清史稿》。北京:中華書局,1976-1977。

【會典】
﹝明﹞申時行等修,萬曆《大明會典》,收入《續修四庫全書》史部第789-792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據明內府抄本影印。
﹝清﹞伊桑阿等纂修,康熙《大清會典》,收入《近代中國史料叢刊三編》第七十二-七十三輯,第711-730冊。臺北:文海,1992-1993。
﹝清﹞允祹等奉敕修纂,乾隆《大清會典則例》,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620-625冊。
﹝清﹞托津奉敕撰,嘉慶《欽定大清會典圖》,收入《近代中國史料叢刊三編》,第七十一輯,第701-710冊。臺北:文海,1992。
﹝清﹞崑崗等奉敕修纂,光緒《大清會典事例》。北京:中華書局,1991。


【政書、則例、官箴書】
﹝明﹞不著撰人,《太常續考》,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599冊。
﹝明﹞林堯俞纂修;﹝明﹞俞汝楫編撰,《禮部志稿》,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597-598冊。
﹝清﹞嵇璜、劉墉等奉敕編纂,《皇朝通典》,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642-643冊。
﹝清﹞嵇璜、曹仁虎等奉敕撰,《欽定續文獻通考》,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626-631冊。
﹝清﹞觀保等修,乾隆《欽定太常寺則例》(香港:蝠池書院,2004)
﹝清﹞慧中等撰,《欽定臺規》,收入《四庫未收書輯刊》第二輯第26冊。北京:北京出版社,1997。據清乾隆都察院刻補修本影印。
﹝清﹞載銓等修,《金吾事例》,收入《故宮珍本叢刊》第330冊。海口:海南出版社,2000。
﹝清﹞覺羅烏爾通阿著,《居官日省錄》,收入官箴書集成編纂委員會編,《官箴書集成》第8冊。安徽:黃山書社,1997。
﹝清﹞許槤,《刑部比照加减成案》,收入《續修四庫全書》史部第865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據天津圖書館藏清道光十四年刻本影印。

【奏摺】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譯編,《雍正朝滿文硃批奏摺全譯》。合肥:黃山書社,1998。
全國明清檔案資料目錄中心編纂,《清代天壇暨祭天文化研究檔案資料匯編》。南京:全國明清檔案資料中心,1993。
國立故宮博物院編,《宮中檔雍正朝奏摺》第一輯。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77-1980。據宮中檔原件影印。
國立故宮博物院編,《宮中檔雍正朝奏摺》第二十五輯。
國立故宮博物院編,《宮中檔雍正朝奏摺》第二十八輯。
國立故宮博物院編,《宮中檔乾隆朝奏摺》第四十一輯。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82。

【地方志】
﹝明﹞不著撰人,《金陵玄觀志》,收入《續修四庫全書.史部》第719冊。
﹝明﹞沈應文,萬曆《順天府志》,收入《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208冊。臺南:莊嚴文化,1996。據北京圖書館藏明萬曆刻本影印。
﹝清﹞張茂節修,康熙《大興縣志》。上海:上海書店,2002。
﹝清﹞于敏中等編纂,《欽定日下舊聞考》,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497-499冊。
﹝清﹞李德淦修,嘉慶《涇縣志》,收入《中國方志叢書.華中地方.安徽省》第231號。臺北:成文出版社,1975。據清嘉慶十一年(1806)刊本,光緖十二年(1886)重刊本,民國三年(1914)重印本影印。
﹝清﹞林星章修,黃培芳纂,道光《新會縣志》,道光《新會縣志》,收入《中國方志叢書.華南地方.廣東省》第5號。臺北:成文出版社,1966。據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刻本影印。
﹝清﹞吳長元,《宸垣識略》。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
﹝民國﹞張雨蒼修,民國《新城縣志》,收入《中國地方志集成.河北府縣志輯》第37冊。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06,。據民國二十四年(1935)北平文華齋鉛印本影印。
﹝民國﹞喻長霖,民國《台州府志》,收入《中國方志叢書.華中地方.浙江省》第74號。臺北:成文出版社,1970。據民國二十五年鉛印本影印。

【歲時記】
﹝清﹞孔尚任,《節序同風錄》,收入《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165冊。據大連市圖書館藏清鈔本影印。
﹝清﹞富察敦崇,《燕京歲時記》。北京:北京古籍,1981。
﹝清﹞潘榮陛,《帝京歲時紀勝》。北京:北京古籍,1981。

【筆記】
﹝明﹞沈德符,《萬曆野獲編》。北京:中華書局,1959。
﹝明﹞張翰,《松窗夢語》。北京:中華書局,1985。
﹝清﹞汪淑啟,《水曹清暇錄》,收入《續修四庫全書.子部》第1138冊。據南京圖書館藏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汪氏飛鴻堂刻本影印。
﹝清﹞李虹若《朝市叢載》。北京:北京古籍,1995。
﹝清﹞吳其濬,《植物名實圖考》,收入《續修四庫全書.子部》第1117冊。據山東省圖書館藏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陸應穀刻本影印。
﹝清﹞陳康祺,《郎潛紀聞四筆》。北京:中華書局,1990。
﹝清﹞戴璐,《藤陰雜記》,收入《續修四庫全書.子部》第1177冊。據南京圖書館藏清嘉慶五年(1800)石鼓齋刻本影印。
【文集】
﹝明﹞于若瀛,《弗告堂集》,收入《四庫全書禁燬書叢刊.集部》第46冊。北京:北京出版社,2000。據天津圖書館藏明萬曆刻本影印。
﹝明﹞文洪,《文氏五家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382冊。
﹝明﹞王同軌,《耳潭類增》,收入《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268冊。
﹝明﹞王鏊,《震澤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56冊。
﹝明﹞朱元璋著;沈鈇、姚士觀修,《明太祖文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23冊。
﹝明﹞何喬新,《椒邱文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49冊。
﹝明﹞何景明,《大復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67冊。
﹝明﹞李濂,《嵩渚文集》,收入《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第70-71冊。據杭州大學圖書館藏明嘉靖刻本影印。
﹝明﹞陳子龍,《湘眞閣稿》,《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388冊。據南京圖書館藏明末刻本影印。
﹝明﹞郭諫臣,《鯤溟詩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88冊。
﹝明﹞夏言,《桂洲詩集》,收入《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339冊。據上海圖書館藏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曹忭楊九澤刻本影印。
﹝明﹞張經,《半州稿》收入《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第75冊。
﹝明﹞張鳳翼,《句注山房集》,收入《四庫禁燬書叢刊.集部》第70冊。據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明刻本影印。
﹝明﹞程敏政,《篁墩文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52-1253冊。
﹝明﹞梅鼎祚,《鹿裘石室集》,收入《四庫全書禁燬書叢刊.集部》第57-58冊。據中國科學院圖書館藏明天啓三年(1623)玄白堂影印。
﹝明﹞楊榮,《文敏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40冊。
﹝明﹞歐大任,《歐虞部集十五種》,收入《四庫禁燬書叢刊.集部》第47-48冊。據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清刻本影印。
﹝明﹞劉儲秀,《劉西陂集》,收入《四庫未收書輯刊》第五輯第18冊。據明嘉靖三十年(1551)傅鳳翱刻本影印。
﹝明﹞錢琦,《錢臨江先生集》,收入《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第64冊。據北京圖書館藏明萬曆三十二年(1603)錢菕刻本影印。
﹝明﹞薛蕙,《考功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72冊。
﹝明﹞戴澳,《杜曲集》,收入《四庫全書禁燬書叢刊.集部》第71冊。據中國科學院圖書館藏明崇禎刻本影印。
﹝清﹞方文,《嵞山集》,收入《續修四庫全書》集部1400冊。據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王槪刻本影印。
﹝清﹞王岱,《了菴詩集》,收入《四庫全書禁燬書叢刊.集部》第91冊。
﹝清﹞王元啟,《祇平居士集》,收入《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430冊。據上海師範大學圖書館藏清嘉慶十七年(1812)王尚繩恭壽堂刻本影印。 
﹝清﹞王鴻緒,《横雲山人集》,《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416-1417冊。據復旦大學圖書館藏清康熙刻增修本影印。
﹝清﹞汪由敦,《松泉集》,收入《四庫全書珍本》第十一集187-190冊。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1。據國立故宮博物院藏文淵閣四庫全書影印。
﹝清﹞李海觀,《歧路燈》。臺北:新文豐,1983。
﹝清﹞李鼎元,《師竹齋集》,收入《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475冊。據復旦大學圖書館藏清嘉慶刻本影印。
﹝清﹞完顏麟慶,《鴻雪因緣圖記》。北京:國家圖書館出版社,2011。
﹝清﹞吳敬梓,《儒林外史》。臺北:桂冠,2001。
﹝清﹞吳苑,《北黔山人詩》,收入《四庫全書禁燬書叢刊.集部》第46冊。據天津圖書館藏清康熙刻本影印。
﹝清﹞吳綺,《林蕙堂全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314冊。
﹝清﹞余縉,《大觀堂文集》,收入《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史部》第67-70冊。據中國科學院圖書館藏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刻後印本影印
﹝清﹞杜漺,《湄湖吟》,收入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編,《清代詩文集彙編》第78冊。據清康熙刻道光九年(1829)杜堮修補本影印
﹝清﹞汪學金,《靜厓詩續稿》,收入《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第1472冊。據華東師範大學圖書館藏清乾隆刻嘉慶增修本影印。
﹝清﹞洪亮吉,《更生齋集》,收入《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468冊。據清光緖三年(1877)洪氏授經堂刻增修本影印。
﹝清﹞周長發,《賜書堂詩鈔》,收入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編,《清代詩文集彙編》第279冊。據清乾隆刻本影印。
﹝清﹞金之俊,《金文通公文集》,《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396冊。據中國科學院圖書館藏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懷天堂刻本影印。
﹝清﹞金農,《冬心先生集》,收入《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第282冊。據浙江圖書館藏清雍正十一年(1733)廣陵般若庵刻本影印。
﹝清﹞施閏章,《學餘堂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313冊。
﹝清﹞查嗣瑮,《查浦詩鈔》,收入《四庫未收書輯刊》第八輯第20冊。據清刻本影印。
﹝清﹞桑調元,《弢甫集》,收入《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第276冊。 據吉林大學圖書館藏清乾隆刻本影印。
﹝清﹞高士奇,《清吟堂全集》,收入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編,《清代詩文集彙編》第166冊。據清康熙朗潤堂刻本影印。
﹝清﹞陳夢雷,《松鶴山房詩集》,收入《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415冊。據北京圖書館藏清康熙銅活字印本影印。
﹝清﹞陳廷敬,《午亭文編》,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316冊。
﹝清﹞曹溶,《靜惕堂詩集》,收入《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集部》第198冊。據首都圖書館藏清雍正三年(1725)李維鈞刻本影印。
﹝清﹞張問陶,《船山詩草》,收入《清代詩文集彙編》第476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
﹝清﹞張廷瓉,《傳恭堂詩集》,收入《四庫未收書輯刊》第七輯第29冊。
﹝清﹞張英,《文端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319冊。
﹝清﹞清高宗御製,﹝清﹞于敏中等奉敕編,《御製文集二集》、《御製文集三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301冊。
﹝清﹞盛大士,《蘊愫閣詩集》,收入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編,《清代詩文集彙編》第501冊。據清道光元年刻本影印。
﹝清﹞欽璉,《虛白齋詩集》,收入《四庫未收書輯刊》第九輯第22冊。據清乾隆刻本影印。
﹝清﹞彭孫貽,《茗齋集》,收入《四部叢刊.續編》第73-77冊。上海:上海書店,1984。據涵芬樓影印海鹽張氏涉園藏手稿刻本寫本影印。
﹝清﹞彭孫貽,《明詩鈔》,收入《四部叢刊.續編》第73-77冊。據涵芬樓影印海鹽張氏涉園藏手稿刻本寫本影印。
﹝清﹞葛祖亮,《花妥樓詩》收入《四庫未收書輯刊》第9輯第29冊。北京:北京出版社,1997。據清乾隆刻本影印。
﹝清﹞齊召南,《寶綸堂文鈔》,收入《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428冊。據遼寧省圖書館藏清嘉慶二年(1797)刻本影印。
﹝清﹞魯之裕,《式馨堂詩前集》,收入收入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編,《清代詩文集彙編》第217冊。據清康熙至乾隆間刻本影印。
﹝清﹞劉秉恬,《公餘集》,收入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編,《清代詩文集彙編》第388冊。據清乾隆五十年(1785)刻本影印。
﹝清﹞劉嗣綰,《尚絅堂集》,收入《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485冊。據天津圖書館藏清道光六年(1826)大樹園刻本影印。
﹝清﹞談遷,《北遊錄》。北京:中華書局,1960。
﹝清﹞潘希曾,《竹澗集》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66冊。
﹝清﹞閻爾梅,《白耷山人詩集》,收入《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394冊。據天津圖書館藏清康熙刻本影印
﹝清﹞魏象樞《寒松堂全集》,收入《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213冊。據遼寧大學圖書館藏清康熙刻本影印。
﹝清﹞龔鼎孳,《定山堂詩集》,收入《四庫全書禁燬書叢刊.集部》第117冊。據中國科學院圖書館藏清康熙十五年(1676)吳興祚刻本影印。

【燕行錄】
﹝朝鮮﹞李民宬,《敬亭先生續集》,收入《韓國歷代文集叢書》第903冊。首爾:景仁文化社,1999。
﹝朝鮮﹞李海應,《薊山紀程》,收入復旦大學文史硏究院,成均館大學東亞學術院大東文化硏究院合編,《韓國漢文燕行文獻選編》。第26冊。上海:復旦大學,2011。
﹝朝鮮﹞李押,《燕行記事》,收入《韓國漢文燕行文獻選編》,第20冊。
﹝朝鮮﹞李基憲,《燕行日記》,收入林基中編,《燕行錄全集》第65冊。首爾:東國大學校出版部,2001。
﹝朝鮮﹞金玏,《栢巖先生文集》,收入《韓國歷代文集叢書》,第1969冊。
﹝朝鮮﹞金昌業,《老稼齋燕行日記》,收入《韓國漢文燕行文獻選編》第9冊。
﹝朝鮮﹞柳得恭,《燕臺再遊錄》,收入《韓國漢文燕行文獻選編》第25冊。
﹝朝鮮﹞許篈,《荷谷先生文集》,收入《韓國歷代文集叢刊》第1613冊。
﹝朝鮮﹞崔岦,《簡易堂文集》,收入《韓國歷代文集叢書》第910冊。
﹝朝鮮﹞權撥,《朝天錄》,收入弘華文主編,《燕行錄全編》第3冊。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0。

資料庫

中國基本古籍庫,北京:愛如生數字化技術研究中心,2008。
中國方志庫,北京:愛如生數字化技術研究中心,2010。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檔案,外務部部分
國立故宮博物院,清代宮中檔奏摺及軍機處檔摺件
東洋文庫數位京城全圖,網址:http://dsr.nii.ac.jp/toyobunko/II-11-D-802/index.html.en

近人論著
【1】專書
天壇公園管理處編,《天壇公園志》。北京:中國林業,2002。
天壇公園管理處,《德音雅樂──天壇神樂署中和韶樂》。北京:學苑,2010。
﹝民國﹞內政部北平壇廟管理所編,《天壇紀略》,收入《中國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歷史文獻叢書》第15冊。上海,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1。
尹鈞科等著,《古代北京城市管理》。北京:同心出版社,2002。
李媛,《明代國家祭祀制度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2011。
李家瑞編,《北平風俗類徵》。南港:中央研究院,1992景印一版。
吳建雍,《北京城市發展史‧清代卷》。北京:燕山出版社,2008。
徐志長,《天壇廣記》。北京:中華書局,2007。
張次溪,《天橋一覽》。臺北,古亭書屋,1968。
商鴻逵、劉景憲、季永海、徐凱編著,《清史滿語辭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黃彰健,《明代律例彙編》。臺北:中央硏究院歷史語言硏究所,1979。
單士元,《明清天壇史料》,收入《中國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歷史文獻叢書》第15冊。
劉大鈞,《納甲筮法》。濟南:齊魯書社,1994。
劉鳳雲著,《北京與江戶──17-18世紀的城市空間》。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2。
韓大成,《明代城市研究》。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1。
戴逸,《乾隆帝及其時代》。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2。
﹝日﹞久保田和男著;郭萬平譯、董科校譯,《宋代開封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
﹝日﹞石橋丑雄,《天壇》。東京:山本書店,1957。
﹝德﹞艾林波、巴蘭德等著;王維江、吕澍輯譯,《德語文獻中的晚清北京》。福建:福建教育出版社,2012。
﹝美﹞羅友枝著;周衛平譯;雷頤審校,《清代宮廷社會史》。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9
Nancy Shatzman Steinhardt,Chinese Imperial City Planning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1990.

【2】論文
王正華,〈作為政治舞台的北京城:日月合璧五星連珠圖的研究〉,《宮廷與地方:乾隆時期之視覺文化國際研討會》。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2011.12.15-2011.12.16。
王春茂,〈天壇齋宮〉,《紫禁城》1982:3,北京,頁20-21
王春茂,〈圜丘壇〉,《紫禁城》1982:3,頁21-22
王溢,〈從郊丘之爭到天地分合之爭──唐至北宋時期郊祀主神位的變化〉,《漢學研究》,第二十七卷第二期,2009,臺北,頁267-276。
王春茂,〈清代的祀天大典〉,《紫禁城》1982:3,北京,頁17-20
王鍾翰,〈釋馬法〉,收入氏著《清史新考》。瀋陽:遼寧大學出版社,1990。頁87-95。
甘懷真,〈西漢郊祀禮的成立〉,收入氏著《皇權、禮儀與經典詮釋:中國古代政治史研究》。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2004。頁34-80。
白洪希,〈清宮堂子祭祀研究〉,《民族研究》1996:4,北京,頁78-83。
古健輝,〈場所的解讀──明清北京天壇的文化象徵意義〉,《華中建築》2005:2,武漢,頁114-115。
朱祐鋐,〈清代杭州的火災、火政與社會生活〉。臺北: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2011。
邱仲麟,〈明代北京都市的社會變遷〉。臺北: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1991。
邱仲麟,〈風塵、街壤與氣味:明清北京的生活環境與士人的帝都印象〉,《清華學報》新34卷1期 (2004,新竹)。頁181-225。
邱仲麟,〈繁華入夢──明代士人記憶中的北京三大市〉,收入陳平原、王德威主編,《北京:都市想像與文化記憶》。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頁19-34。
杜正貞,〈從護國寺廟市的起源看北京廟市在明末清初的演變〉,《中國文化研究所學報》第46期,2006,香港。頁235-250
李金晶,〈淺談中國古建築的美──以「北京天壇」為例〉,《大舞台》2011:6,石家莊,頁252-253。
杜家驥,〈從清代的宮中祭祀和堂子祭祀看薩滿教〉,《滿族研究》1990:1,瀋陽,頁45-49。
李鴻斌,〈話說北京的祭壇〉,《北京觀察》2006:5,北京,頁48-49。
邢致遠、邢國政,〈明初南京天壇分合祀的變遷〉,《東南文化》2006:2,南京,頁74-76。
余英時,〈漢代循吏與文化傳播〉,收入氏著,《中國思想傳統的現代詮釋》。臺北:聯經,1987,頁167-258。
周蘇琴,〈盛京天壇研究〉,《故宮博物院院刊》2000:6,北京,頁34-39。
姜舜源,〈天壇史地考略〉,《故宮博物院院刊》2000:6,頁30-33。
侯仁之,〈元大都城〉,收入氏著,《北京城的生命印記》。北京:三聯出版社,2009,頁167-193。
陳熙遠,〈中國夜未眠──明清時期的元宵、夜禁與狂歡〉,《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所集刊》第75本第2分,2004,南港,頁283-329。
曹千里,〈祭天神壇與祭天文化──天壇漫話〉,《中外文化交流》1994:5,北京,頁54-56。
張璉,〈天地分合──明代嘉靖朝郊祀禮議論之考察〉,《漢學研究》第23卷第2期,2005,臺北,頁161-196。
張泉,〈明初南京城規劃〉,《東南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1985:3,江蘇,頁113-123。
郭松義,〈清代社會變動和京師格局的演變〉,《清史研究》2012:1,北京,頁1-13。
習五一,〈北京壇廟的文化價值〉,《北京觀察》2007:4,頁52-53。
富育光,〈清宮堂子祭祀辨考〉,《社會科學戰線》1998:4,長春,頁204-210。
賀樹德,〈明代北京營建及其特點〉,《北京社會科學》1990:2,北京,頁113-118。
黃希明,〈君.民.天壇〉,《紫禁城》1999:1,頁6-8;
﹝日﹞楠木賢道,〈清太宗皇太極的太廟儀式與堂子──關於滿漢兩種儀式共處情況〉,《清史研究》,2011:1,北京,頁124-129。
趙世瑜,〈明清北京城市社會空間概說〉,收入氏著,《小歷史與大歷史-區域社會史的理念、方法與實踐》,北京:三聯書店,2006,頁167-187。
趙克生,〈嘉靖時代的祭禮大變革〉,《西北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08:2,蘭州,頁26-29。
趙克生,〈明世宗祭禮改制對嘉靖政治、經濟的影響〉,《聊城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4:2,聊城,頁52-57。
鄧輝,〈明清時期北京城的規劃與建設〉,收入侯仁之主編《北京城市歷史地理》。北京:燕山出版社,2005,頁105-140。
劉中平,〈論清代祭典制度〉,《遼寧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8:6,瀋陽,頁85-89。
劉永華,〈明清時期的神樂觀與王朝禮儀──道教與王朝禮儀互動的一個側面〉,《世界宗教》,2008:3,北京,頁32-42。
劉鵬,〈北京天壇〉,《北京檔案》,2006:1,北京,頁38-39。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
系統版面圖檔 系統版面圖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