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臺灣博碩士論文加值系統

(35.172.136.29) 您好!臺灣時間:2021/07/26 22:37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 
twitterline
研究生:連晨軿
研究生(外文):LIEN, CHEN-PING
論文名稱:留.離 Cilo’ohay: 一個沒有土地的部落如何延續Pangcah阿美族的文化
論文名稱(外文):Cilo’ohay, to Stay or to Leave? How a Tribe without a Land Passes Down Its Pangcah Culture
指導教授:楊祖珺楊祖珺引用關係
指導教授(外文):YANG, TSU-CHUN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系所名稱:音像紀錄與影像維護研究所
學門:藝術學門
學類:視覺藝術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13
畢業學年度:101
語文別:中文
論文頁數:78
中文關鍵詞:PangcahIlisinCilo’ohay族群林田山林場
外文關鍵詞:PangcahIlisinCilo’ohaycommunityLintianshan Forest Groundhome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2
  • 點閱點閱:1053
  • 評分評分:
  • 下載下載:0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0
Cilo’ohay部落是一個新興的Pangcah阿美族部落,位於台灣花蓮縣鳳林鎮森榮里萬里溪下游處,早先是屬於Truku太魯閣族的居住地及獵場。日治時期,日本人因應市場的需求,在1939年於此地成立「林田山砍伐事業所」,並將原先居住在林區的太魯閣族人遷出至萬里溪下游處。許多人們從台灣各處來到「林田山砍伐事業所」工作,因為事業所的工作穩定且提供土地建築房舍,移居此地的人數逐年增加,而聚集於此的Pangcah阿美族則發展出屬於自己的部落-Cilo’ohay。

1972年林田山林場的森林大火,資源耗竭,1980年政府開始實施「台灣森林經營改革方案」,減少森林砍伐,提倡森林資源保育,因此林田山林場的林業經濟逐年衰減。最後林場因工業時代轉變,1988年時停止伐木,人口快速遷移,外求工作機會,居民人數驟降。2001年康樂新村大火,燒毀林區內最大群的日式房舍,也燒毀林田山的記憶。Cilo’ohay部落隨著林場的變遷,從新生到壯大,再到沒落,目前大約只剩約二十人居住在林田山宿舍裡。

研究者從自身經歷出發,透過影片拍攝紀錄自己的部落。本研究所探究的重點:一個因經濟形成的Pangcah阿美族部落,在短短的七十年間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精神與文化,當經濟因素已然不存在時,部落居民如何維繫他們的情感,怎麼面對傳承文化所遭遇的困難,沒有家又沒有土地時,Cilo’ohay部落又該如何延續文化。

透過梳理過去的歷史因素,觀察近年Ilisin祭典的變化,林務局政策與規劃的影響,以及族人的看法,試著將Cilo’ohay 部落描繪出來,並思考土地是否為一個部落延續下去的重要因素,亦或是具有對部落文化的認同感、歸屬感才是延續部落生命的因素。

Cilo’ohay was a relatively new Pangcah tribe located at the downriver of Wanli Stream, Senrong Neighborhood, Fonglin Township, Hualien County in Taiwan. Before the Pangcah people established the tribe there, the place was the sole residence and hunting ground of the Truku people. This is because the Japanese ruling government established the Lintian Mountain Logging Office in 1939 and asked the Truku people, who at the time lived in higher mountain areas, to move down. Soon, many more people from around Taiwan came to work for the Lintian Mountain Logging Office, including some Pangcah members. As business steadily grew, land was distributed to the migrant workers so that they could build their own houses nearby. The migrant population increased by year, and the Pangcah people who gathered in Senrong eventually developed a tribe of their own, Cilo’ohay.

A fire took place in 1972 at the forest ground, however, burned off most of the natural resources there. The government further implemented the “Taiwan Forest Management Reform Project” in 1980 to restrict logging and advocate forest conservation. As a result, the Lintian Mountain Forest Ground withered. At last, with the closure of an industrial era in Taiwan, in 1988, logging stopped completely, and people quickly moved away to seek job opportunities elsewhere. What’s worse, in 2001, a blaze took place at the Kangle New Village. It not only burned down the largest number of Japanese housing in Lintian Mountain, but also burned people’s memories of Lintian Mountain into ashes. From its establishment, growth to decline, nowadays, only around 20 residents living in the Lintian Mountain Dormitory are left in Cilo’ohay.

Inspired by personal experience, a film was made to document the writer’s own tribe. The main goal is to understand how a Pangcah tribe, which was formed only due to the expansion of an industry, developed its own culture in a short 70-year period of time. When the industry no longer exists, what must the tribal residents do to sustain their sense of belonging? When these people have no houses and land to live anymore due to the government’s policy changes, how shall they pass down the tribal culture?

The writer combed through all the historical factors, observed the tribe’s Ilisin (harvest festival) over the last few years, studied how the policies and planning of the Forestry Bureau affects the tribe’s operations and interviewed the tribal residents in order to draw a comprehensive picture of Cilo’ohay. Whether it is land or cultural identity/sense of belonging that’s essential to sustaining a tribe was also reflected upon.


摘要-----------------------------------------Ⅰ

Abstract-------------------------------------Ⅱ

誌謝辭---------------------------------------Ⅲ

目錄-----------------------------------------Ⅳ

壹、研究背景與目的-----------------------------1

貳、研究問題----------------------------------2

參、文獻探討----------------------------------3
一、花蓮縣「林田山林場」與Cilo’ohay部落落腳在太魯閣族獵場的地緣關係
(一)「林田山林場」與Cilo’ohay部落的地理位置
(二)多重名稱的演變
(三)「林田山林場」的興衰影響著Cilo’ohay部落的人口遷移
二、花蓮縣鳳林鎮森榮里Cilo’ohay部落的形成與發展
(一)Pangcah阿美族的家(Loma’)與土地(Sra)— 形成「部落(Niyaro’)」的基本要素探討
(二)Pangcah阿美族如何遷入Cilo’ohay部落
(三)1980年代至今Cilo’ohay部落「豐年祭(Ilisin)」 的演變
(四)決定Cilo’ohay部落發展的根本因素—「集會所」與「年齡階層」
三、以Cilo’ohay部落居民為主要拍攝對象的音像

肆、研究方法---------------------------------13
一、研究範圍與限制
二、資料採集方式
(一)參與觀察法
(二)深度訪談法
(三)口述歷史法
(四)音像資料蒐集

伍、重新書寫Cilo’ohay部落的歷史-----------------16
一、搶救流失中記憶:第一代族人成立Cilo’ohay部落的過程
二、建造新部落:第二代族人的使命感
三、Cilo’ohay部落的轉淚點:新Tapang頭目的誕生

陸、無法分割的情感----------------------------19
一、「留.離 Cilo’ohay」是來自對家的概念延伸
(一)Lamitam根:文化傳承的先驅
(二)Tapangan莖:文化延續的主幹
(三)Lacangan枝:飄蕩中的遊子
(四)Lapapa’h葉:尋找並學習遺失的文化
(五)情境劇:模擬過去的生活
(六)準備Ilisin祭典的過程
二、與被攝者的互動中從新認識自己
三、生命中巨大的轉變與難關

柒、結論-------------------------------------27
一、在生活裡實踐傳統文化
二、從紀錄歷史到情感抒發

參考書目-------------------------------------29

附錄一 訪談對象一覽表--------------------------31
附錄二 映後座談-------------------------------32
附錄三 拍攝日誌-------------------------------38
附錄四 畢業製作研究計劃------------------------52
附錄五 影片資料-------------------------------78

小川紳介(2007) 《收割電影》(馮艷譯)。上海:人民出版社。
石磊(2001a) 《台灣原住民史-都市原住民篇》。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
石磊(2001b) 《台灣原住民史-阿美族史篇》。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
矢嶋仁吉(1956) 《集落地理學》。東京:古今書院。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2008) 《摩里沙卡說古道今-林田山文業文化園區導覽手冊》。花蓮:林務局花蓮林區管理處萬榮工作站。
李壬癸(2003) 《台灣南島民族的族群與遷徙》。台北:常民文化。
李亦園(1957) 〈南勢阿美族的部落組織〉。《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4,135-174。
李景崇(1998) 《阿美族歷史》。台北:師大書苑 。
李瑛、孫大川(1997) 〈推展都市原住民成人教育芻議〉。《成人教育》,37,39-44。
李道明(1999) 〈紀錄片的回顧與前瞻〉。《電影欣賞》,17,55-61。
余光弘(1996) 〈參與觀察與參加觀察:以蘭嶼經驗為略論參與觀察的類型與深度〉。《台大考古人類學刊》, 51,59-73。
林瑞華(2006) 《搬家:一個阿美族聚落的遷徙-以台北縣瑞芳鎮阿美家園為例》。國立東華大學民族發展研究所碩士論文。
胡振洲(1997) 《聚落地理學》。台北:三民。
原英子(2005) 黃宣衛(主編),黃淑芬、江惠英、林青妹(編譯),《阿美族的宗教世界》。台北:中研院民族所。
張廣智、陳恆(2003) 《口述史學》。台北:揚智文化。
許木柱、廖守臣、吳名義(2001) 《台灣原住民史-阿美族史篇》。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許攻明主持、黃貴潮協同主持(1998) 《阿美族的物質文化:變遷與持續之研究》。台中:國立自然博物館。
黃宣衛(2005) 《異族觀、地域性差別與歷史:阿美族研究論文集》。台北:中研院民族所。
曾宏民(2004) 《原鄉映象-蘭嶼在地影片攝製者及其影像實踐》。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
楊士範(2006) 《阿美族都市新家園:近五十年的台北縣原住民都市社區打造史研究》。台北:唐山出版社。
潘英海(1992) 〈文化的詮釋者-葛茲〉。《見證與詮釋-當代人類學家》,378-413,台北:正中書局。
劉斌雄、丘其謙、石磊、陳清清(1997) 《秀姑巒阿美族的社會組織》。台北:中研院民族所 。
顏仁德(2005) 〈新世紀林業政策芻議-維護森林生態、保育自然資源〉。《台灣林業期刊》,31,4-9。
鄭德慶(2003) 《台灣老明信片-原住民篇》。高雄:串門企業有限公司。
鄭仁崇(1998) 《森林故鄉-林田山專輯》。花蓮:花蓮文化 。
謝世忠、劉瑞超(2007) 《移民,返鄉與傳統祭典-北台灣都市阿美族原住民的豐年祭參與及文化認同》。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嚴祥鸞 (1998) 〈參與觀察法〉。胡幼慧(編),《質性研究:理論、方法及本土女性研究實例》,195-221。台北:巨流圖書公司。
Clare Cooper Marcus(2000) 《家屋,自我的一面鏡子》(徐詩思譯)。台北:張老師文化。
David MacDougall(2006) 《邁向跨文化電影:大衛.馬杜格的影像實踐》(李惠芳、黃燕祺譯)。台北:麥田。
Rabiger, M.(1998) 《製作紀錄片》(王亞維譯)。台北:遠流。
Sheila Curran Bernard(2011) 《紀錄片也要講故事》(孫紅云譯)。北京:世界圖書。

花蓮旅遊資訊網
http://go.webwave.com.tw/11th/index.html,洄瀾網有限公司

連結至畢業學校之論文網頁點我開啟連結
註: 此連結為研究生畢業學校所提供,不一定有電子全文可供下載,若連結有誤,請點選上方之〝勘誤回報〞功能,我們會盡快修正,謝謝!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