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5.245.219) 您好!臺灣時間:2021/05/07 20:58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 
twitterline
研究生:劉奉一
研究生(外文):Feng-Yi Liu
論文名稱:宋代四川的產茶與飲茶
論文名稱(外文):The Tea Production and Drinking of Song Dynasty in Sichuan
指導教授:王明蓀王明蓀引用關係
指導教授(外文):Ming-Sun Wang
口試委員:楊宇勛蔡哲修
口試委員(外文):Yu-Shiun YangJe-Shiou Tsai
口試日期:2016-06-27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國立中興大學
系所名稱:歷史學系所
學門:人文學門
學類:歷史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16
畢業學年度:104
語文別:中文
論文頁數:92
中文關鍵詞:四川川茶飲茶榷茶
外文關鍵詞:SichuanSichuan Teatea drinkingthe monopolization policy on tea-leaf sale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0
  • 點閱點閱:244
  • 評分評分: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
  • 下載下載:0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1
四川常被認為是中國飲茶及種茶最早之發源地,然而川茶的飲茶文化在宋代茶書中記載甚少,各品目特色之描述亦不多見,宋人更指出川茶中除了少數上等者,多數品質已經遠不及東南茶。宋代有關川茶的史料中亦多是記載榷茶政策、茶馬貿易以及生產紀錄。
川茶的產區在宋代有明顯的增長,產量亦隨之增加。在四川榷茶前,當地茶園戶中,小地主或佃戶的生產力大多僅夠維持生計,而大地主則有較多獲利。比起園戶,茶商因為長途販運,獲利往往更多。由於各地產茶區與產量成長,宋代茶產量一直是前人研究的重要議題,經常針對川茶與東南茶產量作探討。從史料記錄來看,北宋時期川茶與東南茶的產量孰高孰低較難定論,然則南宋時期受宋金戰爭影響,東南各產茶區受戰火摧殘致使產量大減,產茶量當以川茶為高。
從用途與功能來看,川茶的用途終究是以軍政為主,茶利收入提供了政府在川陝財政上的部分援助,茶葉貿易也讓宋王朝得以與吐蕃以及四川境內或周邊少數民族進行茶馬貿易,在軍事懷柔上都有顯著效果。
在川茶飲茶文化方面,必須從茶的產製流程、唐宋茶具以及飲茶技藝開始探討。若從產製流程來看,川茶品目中當以片茶的品目為多;茶具的使用上則是煎茶與點茶器具兼有用之;飲茶技藝上傳統的煮茶法、陸羽茶法及宋代點茶法都有在四川地區流傳。另外,川茶中有少部分品目具備保健效果,其中尤以蒙頂茶為佼佼者。
總和來看,宋代四川的茶文化,終究是在政府禁榷以及茶葉貿易兩點上,而非飲茶技藝。


Sichuan is considered as the cradle of drinking and growing tea. However, the culture of drinking Sichuan Tea and the features of the tea is little recorded in the Book of Tea during Song Dynasty. The Song People indicated that the quality of tea from the east-southern China is much better than Sichuan Tea. The records of tea history during Song Dynasty were based on the monopolization policy on tea-leaf sale, trading in Tea and Horses, and tea producing.
The origin and growth in production of Sichuan Tea were increased during Song Dynasty. Before the monopolization policy on tea-leaf sale, the productions were only enough for local small landowners and tenants to maintain their livelihood, while large landlords gained more profit. Moreover, tea merchants gained more profits than tea farmers. Usually based on the production of Sichuan Tea and tea from the east-southern China, the production of tea during Song Dynasty has always been an important subject for studies, because the increasing of origin and growth in production of Tea. According to historical record, comparing the quantity of tea from the east-southern China and Sichuan Tea was hard to make an conclusion during Northern Song Dynasty. However, influenced by Jin-Song War, the production of tea from the east-southern China were decreased numerously during Southern Song Dynasty.
The main function of Sichuan Tea was for Military and Policy. The profits of tea offered government for Sichuan -Shaanxi finance support and tea trading gave people the opportunities of trading in Tea and Horses.
Sichuan Tea culture was based on the studies of producing process, tea services of Tang-Song Dynasty, and the art of tea drinking. Caky tea has gotten the most producing process of tea; steaming tea and whisking tea have the same way to use tea services; the traditional way of boiling tea, Lu Yu tea, and whisking tea of tea culture are spreading in Sichuan. Moreover, a small species of Sichuan Tea has health effects, especially Mengding Tea.
In conclusion, the emphasis of Sichuan Tea culture in Song Dynasty is still for the monopolization policy on tea-leaf sale and the tea trade, not the art of tea drinking.


目次
第一章 緒論1
第一節 研究目的與問題1
第二節 研究回顧1
第三節 研究方法與論文綱要 4
第二章 宋代四川的茶產業6
第一節 宋代四川茶葉產地的發展6
第二節 宋代四川茶戶的經營25
第三節 川茶與東南茶產量比較29
第三章 宋代川茶的用途40
第一節 宋代四川的榷茶政策 41
第二節 宋代四川的茶馬貿易49
第四章 宋代四川的飲茶文化55
第一節 種茶與製茶55
第二節 宋代飲茶相關器具64
第三節 宋代四川地區飲茶文化73
第四節 川茶的保健效果81
第五章 結論86
徵引書目89

圖次
圖2-1-1………………………………………………………………………………15
圖2-1-2………………………………………………………………………………16
圖2-1-3………………………………………………………………………………17
圖2-1-4………………………………………………………………………………18
圖3-2-1………………………………………………………………………………65
圖3-2-2………………………………………………………………………………66
圖3-2-3………………………………………………………………………………67
圖3-2-4………………………………………………………………………………67
圖3-2-5………………………………………………………………………………67
圖3-2-6………………………………………………………………………………68
圖3-2-7………………………………………………………………………………69
圖3-2-8………………………………………………………………………………69
圖3-2-9………………………………………………………………………………70
圖3-2-10……………………………………………………………………………70
圖3-2-11……………………………………………………………………………71
圖3-2-12……………………………………………………………………………71


表次
表2-1-1……………………………………………………………………………13
表2-1-2……………………………………………………………………………23
表2-3-1……………………………………………………………………………36
表2-3-2……………………………………………………………………………37
表4-1-1……………………………………………………………………………45
表4-2-1……………………………………………………………………………51
表4-2-2……………………………………………………………………………52
表4-2-3……………………………………………………………………………53

一、典籍文獻
唐‧皮日休,《松陵集》,收入張宏庸輯校《陸羽全集》(桃園:茶學文學,1985年)。
唐‧郭橐馳,《種樹書》(台北:藝文印書,1966年)。
唐‧陸羽,《茶經》,收入《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上冊(香港:商務印書館2007年)。
唐‧楊曄,《膳夫經手錄》,收入《續修四庫全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1999年)。
唐‧韓鄂,《四時纂要》(東京都:山本書店,1961年)。
蜀‧毛文錫,《茶譜》收入《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上冊,(香港:商務印書館,2007年)。
宋‧文同,《丹淵集》(上海:商務印書,1965年)。
宋‧王得臣,《塵史》(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
宋‧王安石,《臨川集》(北京:中華書局,1970年)。
宋‧吳曾,《能改齋漫錄》卷15(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宋‧呂陶,《淨德集》(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宋‧宋子安,《東溪試茶錄》,收入《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香港:商務印書館,2007年)。
宋‧宋祁,《景文集》(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宋‧李心傳,《建炎以來朝野雜記》(河南:大象出版社,2013年)。
宋‧李心傳,《建炎以來繫年要錄》(台北:臺灣商務,1986年)。
宋‧李昉,《太平御覽》(台北:臺灣商務,1992年)。
宋‧李覯,《盱江集》收於《欽定四庫全書》1095冊(台北:臺灣商務印書,1983年)。
宋‧李燾,《續資治通鑑長編》(台北:世界書局,1964年)。
宋‧沈括,《夢溪筆談》(台北:臺灣商務,1965年)。
宋‧阮一閱,《詩話總龜》(台北:廣文書局,1973年)。
宋‧洪邁,《容齋三筆》,收入《全宋筆記》第五編六。(鄭州:大象出版社,2012年)。
宋‧范鎮,《東齋記事》(北京:中華書局,1980年)。
宋‧馬端臨,《文獻通考》(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
宋‧張方平,《樂全集》(台北:臺灣商務,1983年)。
宋‧陳鵠,《西塘集耆舊緒聞》,收入《宋元筆記小說大觀》,(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
宋‧華鎮,《雲溪居士集》(台北:臺灣商務,)。
宋‧黃儒,《北苑別錄》,收入《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上冊(香港:商務印書館2007年)。
宋‧黃儒,《品茶要錄》,收入《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香港:商務印書館,2007年)。
宋‧趙佶,《大觀茶論》,收入《中國歷代茶書匯編校注本》(香港:商務印書館,2007年)。
宋‧劉敞,《公是集》(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宋‧劉摯,《忠肅集》(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宋‧審安老人,《茶具圖贊》(台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66年)。
宋‧樂史,《太平寰宇記》(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
宋‧羅大經,《鶴林玉錄》,收入《宋元筆記小說大觀》(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
宋‧羅愿,《新安志》(台北:成文出版社,1974年)。
宋‧蘇轍,《欒城集》(上海:商務印書,1955年)。
元‧王楨撰、穆啟愉、穆桂龍譯注,《農書譯著》〈百谷譜〉10(濟南:齊魯書社,2009年)。
元‧脫脫,《新校本宋史並附編三種》(台北:鼎文書局,1978年)。
清.王文誥輯注、孔凡禮點校,《蘇軾詩集》卷22(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
清‧吳任臣,《十國春秋》(北京:中華書局出版,1983年)。
清‧徐松,《宋會要輯稿輯稿》(台北:新文豐出版有限公司,1976年)。
清‧畢沅,《續資治通鑑》(上海:上海古籍出版,1995年)。
清‧陳元隆,《格致鏡原》(台北:臺灣商務,1972年)。
清‧陸廷燦,《續茶經》,收入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台北:臺灣商務,1986年)。
清‧楊芳燦,《四川通志》,收入《四庫全書》文淵閣本(台北:華文書局,1967年)。
清‧董誥‧《全唐文》(台北:匯文書局,1951年)。
曾棗莊、舒大剛,《三蘇全書‧蘇軾詩集》(北京:語文出版社,2001年),卷8,頁80-81。
世界書局編輯部主編,《全宋詞》第三冊(台北:世界書局,1976年)。
全宋詩北京大學古文獻研究所編,《全宋诗》卷1234(北京:北京大學出版,1991年),頁13936。

二、進人專書
朱小明,《茶史茶典》(台北:世界文物,1980年)。
朱重聖,《北宋茶之生產與經營》(台北:臺灣學生書局,1985年)。
余彥焱著,《中國歷代茶具》,(杭州:浙江攝影出版社,2013)。
吳覺農,《茶經述評》(北京:中國農業,2013年)。
汪聖鐸,《兩宋財政史》(北京:中華書局,1995年)。
沈冬梅,《茶與宋代社會生活》(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7年)。
程民生,《宋代地域經濟》(台北:昭明出版,1999年)。
華山,《宋史論集》(濟南:齊魯書社,1982年)。
賈大泉,《賈大泉自選文集》http://3g.nuoha.net/www/book/50111/00064.html。
賈大泉、陳一石,《四川茶業史》(成都:巴蜀書社,1989年)。
關劍平,《茶與中國文化》(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年)。


三、碩博士論文
余玥貞,《唐宋時期的茶知識與飲茶文化》(台北: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研究所碩士論文,2004年)。
陳保銀著,〈宋代四川榷茶買馬政策研究〉,(台南:國立成功大學歷史語言研究所碩士論文,1993年)。

四、期刊論文
丁以壽,〈中國飲茶法源流考〉,《農業考古》第2期1999年,頁120-125。
方健著,〈唐宋茶產地和產量考〉,《中國經濟史研究》1993年第2期,頁71-85。
日‧佐伯富,〈茶歷史〉,《史原》第六期1973年,頁1-16。
王朝俊、王修傑、李玉晾、江映紅、鄧士林、趙民顯,〈四川蒙頂綠茶對大鼠食管癌預防阻斷效果的實驗研究〉,《中華預防醫學雜誌》1994年11月第28卷第6期,頁382。
杜文玉、王鳳翔,〈唐五代時期茶葉產區分布考述〉,《歷史地理學研究》2007年5月第36卷第3期,頁78-87。
林文勛,〈宋代四川茶產量考辨〉,《歷史研究》1991年第五期,頁156-157。
莊晚芳,〈中國栽茶技術史〉,《茶學》第1卷第1期,1990年10月,頁81。
揚之水,〈兩宋之煎茶〉,《中國歷史文物》,(2004年第四期),頁27-29。
黃純艷,〈論宋代茶法的地區差異〉,《雲南社會科學》2001年第5期,頁67-71。
黃曉楓,〈成都平原考古發現的宋代茶具與飲茶習俗〉,《四川文物》2012年第二期。
賈大泉,〈宋代四川地區的茶葉和茶政〉,《歷史研究》1980年第四期),頁112-113。
劉春燕〈對北宋東南茶葉產量的重新推測〉,《中國社會經濟史研究》2000年第3期,頁46-56。
韓震、李勝濤,〈蒙頂舒心茶治療高血脂症的臨床觀察〉,《瀘州醫學院報》1996年第19卷第1期,頁22-25。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
系統版面圖檔 系統版面圖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