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臺灣博碩士論文加值系統

(44.201.99.222) 您好!臺灣時間:2022/12/10 10:02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

詳目顯示

: 
twitterline
研究生:王敏旭
研究生(外文):WANG,MIN-HSU
論文名稱:萬丹地區的聚落與社會發展(1950年以前)
論文名稱(外文):The Settlement and Social Development of Wandan Area -Previous Mid 20th Century
指導教授:許淑娟許淑娟引用關係
指導教授(外文):HSU,SHU-CHUAN
口試委員:吳育臻陳美鈴許淑娟
口試委員(外文):WU,YU-ZHENCHEN,MEEI-LINGHSU,SHU-CHUAN
口試日期:2017-06-21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國立高雄師範大學
系所名稱:地理學系
學門:社會及行為科學學門
學類:地理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17
畢業學年度:105
語文別:中文
論文頁數:145
中文關鍵詞:萬丹地區聚落維生活動社會發展行政區劃
外文關鍵詞:Wandan AreaSettlementLife-support ActivitiesSocial DevelopmentAdministrative Division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0
  • 點閱點閱:423
  • 評分評分:
  • 下載下載:5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1
屏東縣萬丹鄉主要街區在清代稱為萬丹街,為漢人越過高屏溪到屏東平原開發,形成最早有商業與行政機能的街市,萬丹街逐漸成為港西下里福老聚落的生活核心,此一生活區本文稱之為萬丹地區,自日治時期大正9年(1920)地方行政改行街庄制後,此範圍大致為萬丹鄉及竹田鄉西南側的福老聚落,雖行政分立近百年,萬丹市街仍扮演提供鄰近聚落購買日常物品重要機能,甚至萬丹地區仍有橫跨萬丹鄉與竹田鄉的聯庄祭祀活動,其區域的形塑條件與過程為何?成為本文研究發想。面對入墾初期福老人、客家人及平埔族頻繁及複雜性的互動關係,特別是朱一貴事件後閩粵間的族群衝突,隨著時間的演進,聚落間的社會組織變化為何?值得加以關注。是以,本研究透過檔案文獻蒐集分析、地圖比對及碑文契約文書分析,先了解萬丹地區的聚落與行政區域演變;其次,探討萬丹地區的人群維生活動;最後,分析萬丹地區的聚落聯結和社會互動。
本研究發現清代萬丹街是屏東平原最早發展的市街,成為上、下淡水社平埔族、六堆客家及鄰近閩庄的行政軍事服務、商業交易與地方信仰中心。特別是在,清代拓墾初期,頻繁的族群械鬥與民變,地方頭人成為凝聚閩庄重要關鍵,惟本時期,各聚落間因地方頭人或官方號召而有軍事聯庄,事件過後一旦凝聚力逐漸消失,各聚落連結程度隨之逐漸淡化,大多僅有地理空間鄰近關係。
日治時期,隨著地方行政制度改正,萬丹地區逐漸形成萬丹、新庄子與社皮三個生活圈,其中,萬丹街承續清代建立的商業與行政基礎發展,成為大正9年(1920)地方制度改正設立萬丹庄之處,不過,萬丹市街行政影響範圍逐漸縮小,特別是隘寮溪東岸的閩庄劃出合併粵庄成立竹田庄,現今行政雛形出現。
萬丹地區居民維生活動,受限降雨季節不均及取水不易,除北側部分聚落可利用湧泉末端水源從事稻作外,全境多以蔗作為主要生產活動。自清代傳統蔗廍生產,至日治時期轉變成新式改良糖廠生產,後隨著萬丹地區北側阿猴(緱)糖廠的設立,使得萬丹地區維生活動產生改變。同時期,臺灣總督府推動農事改良政策,推動稻作生產,使得萬丹地區中、南部修築萬丹圳,稻作生產逐漸改變地景。
萬丹地區到了日治時期,隨著地方行政改正,與南方沿海街庄隸屬高雄州東港郡,但受到地理位置及日治時期水運轉變成陸運的交通條件影響,使得萬丹地區的資金與物資,多透過產糖鐵路與公路流向北側的阿猴街,產生資源流動與行政區劃不一致的現象;戰後,萬丹地區更一度成為屏東市萬丹區。
面對頻繁的地方制度改變,萬丹地區現存萬惠宮36庄聯庄信仰圈,不僅成為萬丹鄉凝聚各聚落的聯庄信仰,更跨越隘寮溪到達竹田地區西南側閩庄,大致與清代的港西下里西側福老聚落行政空間相符,是故萬丹地區雖歷經多次行政區劃,更以隘寮溪做為行政區劃界線,但以宗教信仰及族群形成的社會組織迄今仍具影響力。
The business district of Pingtung county Wandan township is called Wandan street on Qing dynasty. It was the first street that has commercial and administrative service in Pingtung plain. Wandan street is the center of Fu-Lao ethnicity in south Gang-Xi district. The circle of Wandan has differentiate by Ai-Liao river in 1920. The west side become Wandan township. The east side is the part of Zhutian township. Although it was divided,Wandan street play a role in commercial service. Wandan area has ritual activities between the divided area until today. What is the mechanism of Wandan area which link settlement? The methods of this research is by archives, maps and inscriptions analysis. The research aims to understand the settlement and administrative division of Wandan area. Second,the research aims to explore the life-support activities of Wandan area. Last, the research aims to analysis the link of settlement and social development.
This research found that Wandan was the first street in Pingtung plain on Qing dynasty. This street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among Taiwanese plains aborigines, Hakka people and Minnan people in administration, business and faith. It was important for the leader of settlement to mediatise confliction in early reclamation. However, the connectivity of those settlement was not enough only the same geographic space.
The Japanese colonial government promote many local administrative division in Taiwan. Wandan street set up local organ in 1920 where it became the center of this area. Unfortunately, The influence of Wandan decreases as Ai-Liao river east coast Minnan settlement. The township of Wandan has three living regions called Wan-dan, Sin-jhuang-zih and She-pi until today.
Except for the north of Wandan appear rice cultivation that use groundwater spring, most life-support activities of Wandan is sugar cane cultivation before mid Japanese colonial rule. The sugar cane cultivation run from traditional handicraft to improved factory even big capital factory appears. The big capital factory near Wandan is A-Hou sugar factory that change life-support activities. Most of farmer who plant sugar cane transferred rice cultivation because of the irrigative channel building in last Japanese colonial rule.
Wandan township manage 10 villages that was affiliated to Kaohsiung county Donggang district in 1920. Wandan township is different from other coastal township in Donggang district. The ground transportation is important than water transportation to Wandan since the mid Japanese colonial rule. The geographic space is more close than Donggang. Consequently, many Wandan’s resources flow to northern Pingtung city. After World War II, Wandan township once become one of Pingtung city district.
No matter the administrative division change frequently, the regional cult of Wandan was like early administrative division of Japanese colonial rule. The Ai-Liao river east coast Minnan settlement regional cult link with Wandan until now. It is social relationship that continue administrative division.
目 次
第一章 緒論 1
第一節 研究動機 1
第二節 文獻回顧與研究目的 2
第三節 研究概念、架構與方法 11
第四節 研究區的介紹 17
第二章 萬丹地區的行政區劃演變 29
第一節 清代入墾與萬丹市街機能 29
第二節 日治時期「萬丹庄」的形成 47
第三節 戰後萬丹鄉的形成 63
第四節 小結 68
第三章 萬丹地區的維生活動 71
第一節 拓墾前期的維生活動 71
第二節 殖民式的農業生產 84
第三節 日治後期維生活動的嬗變 89
第四節 小結 97
第四章 萬丹地區聚落與人群互動 99
第一節 萬丹地區族群與人口變化 99
第二節 清代的聯庄軍事活動 112
第三節 日治時期跨越庄界的祭祀圈 123
第四節 小結 131
第五章 結論 133
引用文獻 137

表 次
表1-1 聚落體系的主要研究 4
表1-2 族群與聚落發展相關研究 7
表1-3 高雄歷年之平均氣溫與雨量 20
表1-4 荷治時期屏東平原村落戶口表 24
表1-5 萬丹地區第二次臨時臺灣戶口調查表(1915) 27
表2-1 清代萬丹地區渡口一覽表 36
表2-2 清代萬丹地區的橋樑一覽表 36
表2-3 清代屏東平原的街市 38
表2-4 清代港東、港西二里的塘汛兵力一覽表 45
表2-5 明治30年(1897)萬丹弁務署管轄區 49
表2-6 明治31年萬丹地區總理區管轄區域 51
表2-7 清末至日治初期萬丹地區的清丈、行政和查定區域 53
表2-8 日治時期萬丹地區行政區劃演變 57
表2-9 萬丹地區警察官吏派出所位置和名稱演變一覽表 59
表2-10 萬丹地區的保名、戶數、保數和保正姓名:明治38年(1905) 61
表2-11 萬丹庄的警察官吏派出所及其管轄保名和保正:昭和9年(1933) 62
表2-12 戰後萬丹地區行政區劃一覽表 64
表2-13 萬丹地區聚落沿革一覽表 66
表3-1 清代萬丹地方的陂圳 72
表3-2 日治初期萬丹地方各大字農業利用面積 73
表3-3 日治初期萬丹地區傳統糖廍一覽表 78
表3-4 日治時期屏東平原改良糖廍產量 83
表3-5 東港線糖鐵定期營業區間場站 86
表3-6 萬丹圳輸配水路 91
表3-7 萬丹圳灌溉萬丹庄面積表 93
表4-1 日治初期萬丹地區街庄居住社民族調查表 101
表4-2 日治時期萬丹庄各大字人口一覽表 109
表4-3 清代萬丹地區民變事件 115
表4-4 萬惠宮36庄聯庄祭祀一覽表 127

圖 次
圖1-1 研究架構圖 15
圖1-2 研究區域圖 17
圖1-3 萬丹地區地形圖 19
圖1-4 高雄氣候圖 20
圖1-5 鳳山八社位置圖 (1863《皇朝一統輿圖》) 23
圖1-6 萬丹街庄與卑南採金古道(1653年) 25
圖1-7 1915萬丹地區各庄祖籍比例分布圖 28
圖2-1 康熙33年(1694)《臺灣府志》臺灣府總圖 30
圖2-2 康熙年間下淡水地區開發形勢圖 32
圖2-3 乾隆年間下淡水地區開發形勢圖 33
圖2-4 中路頭渡路線圖 35
圖2-5 1880-1900年代屏東地域行政區劃及鄉村市集 39
圖2-6 萬丹街聯外交通暨角頭組織示意圖 40
圖2-7 清代鳳山縣各級衙署的空間組織變遷圖 44
圖2-8 日治時期警察官吏轄區變化圖 60
圖2-9 萬丹地區行政區域圖(1950) 65
圖2-10 屏東縣主要人口居住鄉鎮市人口變化圖 66
圖3-1 1904年萬丹地區的水利設施與土地利用 74
圖3-2 臺灣之重要糖產區及其1879年之糖產量 76
圖3-3 清代屏東平原的糖廍分布:地名和廍名 79
圖3-4 日治末期萬丹地區土地利用 87
圖3-5 萬丹圳灌溉區域圖 92
圖3-6 日治時期下淡水溪治水工事竣工圖 95
圖3-7 萬丹地區河流沿岸聚落遷移 96
圖4-1 日治初期萬丹地區街庄居民祖籍分布圖 103
圖4-2 日治時期萬丹庄各大字人口變化圖 110
圖4-3 下淡水溪義勇公聯庄祭祀聚落分布圖 118
圖4-4 戴潮春事件後18庄義祠亭祭祀聚落分布圖 122
圖4-5 萬惠宮36庄聯庄祭祀聚落分布圖 130
一、中文資料
(一)史料
丁紹儀(1873),《東瀛識略》,卷一 建置,文叢第2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不著撰人(1963),《清世宗實錄選輯》,文叢第167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不著撰人(1966),《清經世文編選錄》,文叢第229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不著撰人(1966),《臺灣南部碑文集成》,文叢第218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不著撰人(1963),《臺案彙錄丙集》,文叢第176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不著撰人(1964),《臺案彙錄己集》,文叢第191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王世慶(1989),《重修臺灣省通志》,卷七,政治志,建置沿革篇。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余文儀(1764),《續修臺灣府志》,文叢第121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周元文(1712),《重修臺灣府志》,文叢第66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林師聖(1830),〈閩粵分類〉,收於陳國瑛等纂輯,《臺灣采訪冊》,文叢第55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高拱乾(1696),《臺灣府志》,文叢第65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陳文達(1720),《鳳山縣志》,文叢第124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黃叔璥(1722),《臺海使槎錄》,文叢第4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盧德嘉(1894),《鳳山縣采訪冊》,文叢第73種,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二)專書
王世慶(1994),《清代臺灣社會經濟》,臺北:聯經。
王洪文(1991),《地理思想》,臺北:國立編譯館。
石再添(1996),《重修臺灣省通誌‧卷二:土地志地形篇》,南投:台灣省文獻會。
李文良(2011),《清代南臺灣的移墾與「客家」社會(1680~1790)》,臺北:臺大出版中心。
李明進(2004),《萬丹鄉采風錄》,屏東:屏東縣萬丹鄉采風社。
周芬姿等(2014),《重修屏東縣志:社會型態與社會構成》,屏東:屏東縣政府。
林正慧(2008),《六堆客家與清代屏東平原》,臺北:遠流。
林舟著,韓世芳譯(1999),《屏東縣萬丹鄉萬惠宮》,屏東:屏縣文化。
林滿紅(1998),《茶、糖、樟腦業與臺灣之社會經濟變遷》,臺中:聯經。
姜善鑫(2001),《揭開福爾摩沙的面紗:臺灣的人文地理》,臺北市:文建會。
施添福(1982),《臺灣的人口移動和雙元性服務部門》,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
施添福(1987),《清代在臺漢人的祖籍分布和原鄉生活方式》,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
施添福(1996),《蘭陽平原的傳統聚落──理論架構與基本資料(上、下冊)》,宜蘭:宜蘭縣立文化中心。
施添福(2001),《清代臺灣的地域社會:竹塹地區的歷史地理研究》。新竹縣:新竹縣文化局。
施添福(2002),《關山鎮志》,下冊,臺東:臺東縣關山鎮公所。
施雅軒(2002),《台灣的行政區變遷》,台北縣:遠足文化。
徐國章編譯(2002),《官制類史料彚編(明治四十二年至明治四十四年)》,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徐國章譯著(2009),《臺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國學文史館編(1993),《臺灣研究資料彙編:第一輯》,臺北:聯經出版社。
許錫專譯(1978),《日據初期之鴉片政策附錄保甲制度(第二冊)》,臺中: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陳正祥(1993),《台灣地誌》,臺北:南天書局。
陳其南(2014),《重修屏東縣志:緒論篇【下冊】地方知識建構史》,屏東:屏東縣政府。
陳秋坤(2011),《萬丹李家古文書》,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陳秋坤等(2014),《重修屏東縣志:人群分類與聚落村莊的發展》,屏東:屏東縣政府。
陳國川(2006),〈區域地理的回顧與前瞻〉,臺中:教育部教育部地理學科中心。
黃瓊慧等(2001),《台灣地名辭書 卷四 屏東縣》,南投:臺灣省文獻會。
賴永祥(1998),《教會史話》,臺南:人光出版社。
戴炎輝(1979),《清代臺灣之鄉治》,臺北:聯經出版。
鍾壬壽(1973),《六堆客家鄉土誌》,屏東:常青出版社。

(三)期刊論文
中村孝治著、吳密察譯(1994),〈荷蘭時期番社戶口表〉,《臺灣風物》,第44卷第1期,臺北:臺灣風物雜誌社,頁197~234。
王秋原、趙建雄、何致中(1997),〈區域地理研究的探討〉,《地理學報》,22。臺北:國立台灣大學地理學系,頁57。
李文良(2012),〈立大清旗,奉萬歲牌:朱一貴事件時的「皇上萬歲聖旨牌」與地方社會〉,《臺灣史研究》,19(2)。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頁9~18。
李方宸、李仲容、張聖坤(2006),〈失落的屏東平原糖業鐵道-日據時期屏東平原糖業鐵道經營概況初探〉,《屏東文獻》,10。屏東:屏東縣政府文化局,頁74。
李明進(2003),〈萬丹鄉許舉人與下淡水溪義勇公的歷史事蹟〉,《屏東文獻》,7。屏東:屏東縣政府文化處,頁90。
李國銘(2000),〈下淡水往事追憶〉,《屏東文獻》,(2)。屏東:屏東縣政府文化局,頁95。
李國銘(2004),〈十七世紀中葉屏東平原的村落與記事〉,《族群、歷史與祭儀:平埔研究論文集》,臺北縣:稻鄉,頁42。
林會承(1999),〈澎湖社里的領域〉,《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87。臺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頁41-96。
施添福(1990),〈清代台灣市街的分化與成長:行政、軍事和規模的相關分析(中)〉,《臺灣風物》,第40卷第1期,臺北:臺灣風物雜誌社,頁48。
施添福(1990),〈清代台灣竹塹地區的土牛溝和區域發展:一個歷史地理學的研究〉,《臺灣風物》,第40卷第4期,臺北:臺灣風物雜誌社,頁1-68。
施添福(1995),〈區域地理的歷史研究途徑:以清代臺灣岸裡地域為例〉,《空間、力與社會》。臺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頁40。
施添福(1996),〈宜蘭的聚落發展及實查〉,《宜蘭文獻雜誌》,22。宜蘭:宜蘭縣政府文化中心,頁39-57。
施添福(1997),〈蘭陽平原傳統基層社會空間的形成及其演變〉,《「宜蘭研究」第二屆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宜蘭:宜蘭縣立文化中心,頁358。
施添福(2001),〈日治時代臺灣地域社會的空間結構及其發展機制-以民雄地方為例〉,《臺灣史研究》,8(1),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籌備處,頁1-39。
施添福(2001),〈國家與地域社會-以清代臺灣屏東平原為例〉,《平埔族群與台灣歷史文化論文集》,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籌備處,頁66、85、108。
張珣(2003),〈打破圈圈-從「祭祀圈」到「後祭祀圈」〉,《臺灣本土宗敎硏究的新視野和新思維:硏究典範的追尋》,臺北市:南天,頁96-100。
許佩賢(2013),〈日治時期臺灣的實業補習學校〉,《師大臺灣史學報》,6。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史所,頁110。
許淑娟(2005),〈清代蕃薯寮街的發展〉,《環境與世界》,高雄: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地理學系,(12):頁1~32。
陳正祥(1953),〈臺灣農村之街〉,《國立臺灣大學農學院研究報告》,3(2)。臺北:國立臺灣大學農學院,頁63~94。
陳秋坤(2001),〈清初屏東平原土地佔墾、租佃關係與聚落社會秩序,1690-1770—以施世榜家族為中心〉,《契約文書與社會生活(1600-1900)》,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籌備處,頁40。
陳秋坤(2010),〈清代萬丹地區的地主、神明信仰與下淡水社人的離散,1720-1900:以萬丹李家古文書為中心〉,《臺灣史研究》,17(3)。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頁1~37。
陳國章(1994),〈廍子與地名〉,《台灣地名學文集》。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頁109。
陳壽民(1951),《臺灣之鳳梨》,臺灣特產叢刊特九種。臺北:臺灣銀行金融研究室,頁17。
富田芳郎(1943),〈臺灣鄉鎮之研究〉,《臺灣銀行季刊》,7(3):99-101。
黃富三(2012),〈臺灣農商經濟的興起與蜕變,1630-1895〉,收入林玉茹編,《比較視野下的商業傳統》。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頁3-36。
楊萬全(2000),〈台灣地下水域的主要特徵〉,《台灣水文論文集》,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頁388。
葉淑貞(2012),〈1918-1951 年間臺灣農家商業化程度的變遷:以米作為主〉,《比較視野下的臺灣商業傳統》。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頁178、179、213。
蔡慧玉(1996),〈日治臺灣街庄行政(1920-1945)的編制與運作:街庄行政相關名詞之探討〉,《臺灣史研究》,3(2)。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籌備處,頁107。
鄭振滿(2003),〈明清福建里社組織的演變〉,《民間信仰與社會空間》。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頁336。
簡炯仁(1997),〈由屏東市天后宮珍藏「義祠亭碑記」論清廷對屏東客家六堆態度的轉變〉,《臺灣風物》,47(2),新北市:臺灣風物雜誌社,頁9。

(四)學位論文
林俊彬(2008),〈清代枋寮地方的族群與聚落發展〉,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地理學系碩士論文。
張加和(2012),〈萬丹許舉人與下淡水溪義勇公祭祀之研究〉。國立臺南大學臺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
莊天賜(2001),〈日治時期屏東平原糖業之研究〉。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
黃瓊慧(1996),〈屏北地區的聚落型態、維生活動與社會組織〉,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碩士論文。
黃瓊慧(2013),〈屏東平原的地域發展歷程(1683年~1945年)〉,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地理學系博士論文。
楊宗穆(2001),〈卓蘭地方的拓墾與聚落發展(1790~1945)〉,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碩士論文。
鍾瑾霖(1998),〈林邊溪中游的拓墾與聚落發展〉,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碩士論文。

(五)其他
《行政長官公署檔案》,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藏。
〈屏東市擴大市區方案〉,009卷,第004卷,1946年1月31日。
〈高雄縣萬丹鄉民反對劃歸屏東市呈報案〉,009卷,第022卷,1946年3月10日。
《省籍機關檔案》,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藏。
〈據送屏東縣萬丹、新埤兩鄉鄰區域整編表令復知照由〉52327卷,第555400件,第20目,1953年7月21日。
施添福(2006),〈社會史、區域史與地域社會—以清代臺灣北部內山的研究方法論為中心〉,臺南: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史學講座」講稿。
富田芳郎(1933) 陳惠卿譯,〈臺灣的農村聚落型態(On the Rural Settlement Form in Taiwan)〉,原刊於臺灣地學記事第4卷第2期,頁11-14;第4卷第3期。

二、日文資料
(一)專書、期刊與其他
水越幸一(1937),〈本島の現行地方制度成立經過覺え書(四)〉,《臺灣地方行政》3:8。臺北:臺灣地方自治協會。
台灣總督府殖產局(1919),《糖務關係例規集》。
未著編者(1907),《南部臺灣紳士錄》。臺南:臺南新報社。
未著編者,《台灣總督府第十統計書》。
伊能嘉矩(1928),《臺灣文化志》下,1991年江慶林等譯。臺中:臺灣省文獻會。
伊藤重郎(1939),《台灣製糖株式會社史》,東京:臺灣製糖株式會社。
村上先(1907),《南部台灣紳士錄》。臺南:臺南新報社。
東港郡役所(1930),《東港郡要覽》,高雄州:東港郡役所,。
河北傳語(1934),《[昭和九年十月]高雄州下官民職民錄》。高雄市:高雄ニイタカ社。
高雄州編(1930),《高雄州水利梗概》。高雄州。
臺南新報社(1907),《南部臺灣紳士錄》。臺南:株式會社臺南新報社。
臺灣總督官房企畫部(1940),《昭和十四年末 臺灣常住戶口統計》。臺北:臺灣總督官房企畫部。
臺灣總督官房調查課(1920),《臺灣現住人口統計》。臺北:臺灣總督官房調查課。
臺灣總督官房臨時國勢調查部(1925),《國勢調查結果表》。臺北:臺灣總督官房臨時國勢調查部。
臺灣總督官房臨時國勢調查部(1933),《國勢調查結果中間報(高雄州東港郡)》。臺北:臺灣總督官房臨時國勢調查部。
臺灣總督官房臨時國勢調查部(1935),《國勢調查結果表》。臺北:臺灣總督官房臨時國勢調查部。
臺灣總督府(1916),《臺灣列紳傳》。臺北:日日新報社。
臺灣總督府內務局(1938),《下淡水溪治水事業概要》。臺北:臺灣總督府內務局。
臺灣總督府殖產局(1921),《農業基本調查書第二》。臺北:臺灣總督府殖產局。
臺灣總督府殖產局特產課(1935),《鳳梨產業ニ關スル調查書》。臺北:臺灣總督府殖產局特產課。
臺灣總督府殖產局糖務課(1918),《台灣糖業統計》第6。
臺灣總督府總督官房統計課(1910),《臺灣現住人口統計》。臺北:臺灣總督府總督官房統計課。
臨時台灣糖務局(1904),《糖業記事第2、3次》。臺北:編者。
臨時台灣糖務局(1908),《臨時台灣糖務局第六年報(明治40年度)》。
臨時台灣舊慣調查會(1909),《臺灣糖業舊慣一斑》。臺北:臨時台灣舊慣調查會。
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1905),《田收穫查定書》
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1905),《畑收穫查定書》
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1905),《臺灣土地慣行一斑》,臺北: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
臨時臺灣戶口調查部(1905),《臺灣現住人口統計》。臺北:臨時臺灣戶口調查部。
臨時臺灣戶口調查部(1907),《明治三十八年 臨時臺灣戶口調查要計表》。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臨時臺灣糖務局(1910),《臨時台灣糖務局第八年報(明治42年度)》。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鷹取田一郎(1916),《臺灣列紳傳》。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藏。
〈水利組合設置認可ノ件(萬丹水利組合)〉,7349冊,第1卷,1926年1月1日。
〈台南縣告示第七十四號〔新庄仔庄〕警察官吏派出所增設〉,613冊,第52卷,1901年7月16日。
〈弁務署名稱位置〉,123冊9卷,第3卷,1897年11月25日。
〈明治三十二年台南縣告示第十二號警察官吏派出所增設〉,389冊,第16卷,1899年4月14日。
〈明治三十八年三月末日限斗六外一廳管內中支廳廢止ノ件〉,4842冊,第31卷,1905年3月31日。
〈阿猴派出所庄土名調查表〉,4252冊53卷,第59卷,1903年3月1日。
〈阿猴廳支廳設置認可〉,599冊10卷,第1卷,1901年11月20日。
〈阿猴廳告示第二十二號萬丹支廳廢止ノ件〉,845冊,第91卷,1903年3月31日。
〈阿猴廳訓令第十三號元萬丹支廳管內ヲ直轄ノ件〉,845冊,第71卷,1903年4月11日。
〈阿猴廳管內龜氏庄外三派出所設置認可〉,4682冊,第30卷,1902年11月1日。
〈阿緱廳令第一號〔阿里港、萬丹、內埔、潮洲、東港、枋寮〕支廳名稱位置及管轄區域、〔阿緱廳令第二號阿緱廳命令公布ノ件〕〉,第664冊,文號:20,第4卷,1901年11月11日。
〈萬丹水利組合事業計劃認可ノ件〉,7357冊,第1卷,1927年1月1日。
〈萬丹派出所庄土名調查表〉,4252冊62卷,第59卷,1903年3月1日。
〈萬丹派出所事務結了報告〉,4251冊32卷,第58卷,1903年10月1日。
〈萬丹派出所派出所開始準備事務著手〉,4246冊20卷,第53卷,1901年12月1日。
〈萬丹街萬安古地廟來歷取調ノ件(元臺南縣)〉9873冊,第10卷,1897年11月1日
〈萬丹辨務署開署ノ件(告示第十八號)(元臺南縣)〉,9769冊,第21卷,1897年9月1日。
〈臺灣發達ニ關スル沿革調查ノ件(各縣廳、二冊ノ二)〉,782冊1卷,第28卷,1902年1月1日
〈鳳山縣縣令第三號(總理職務規定)〉,281冊4卷,第22卷,1898年8月8日。
〈鳳山縣縣令第三號〉,281冊4卷,第22卷,1898年2月5日。
〈雜書、警察區劃、令訓達告示原議、總督府令訓達通知(元鳳山縣)〉,9623冊,第1卷,1898年1月1日,頁589、590。

(二)報紙
臺灣總督府(1902-1929),《府報》,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臺灣總督府(1904-1906),《阿猴廳報》,臺南:臺南新報社。
臺灣總督府(1921),《高雄州報》,臺南:臺南新報社。
臺灣總督府(1905-1917),《漢文臺灣日日新報》,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臺灣總督府(1897-1931),《臺灣日日新報》,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三、西文資料
John Fraser Hart(1982),The Highest Form Of The Geography’s Art,Annals of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graphers,vol.72(1),pp.1-29.

四、地圖
大日本帝國陸地測量部(1924),《日治五萬分一地形圖(陸地測量部)》。
臺灣總督府臨時土地調查局(1904),《二萬分之一臺灣堡圖》。
臺灣總督府警務局(1924),《日治三十萬分一台灣全圖(第三版)》

五、其他
〈萬惠宮重修紀念碑〉,昭和11年(1936)10月。

六、網路資源
日治時期圖書影像系統
http://stfb.ntl.edu.tw/cgi-bin/gs32/gsweb.cgi/login?o=dwebmge
日治時期期刊影像系統
http://stfj.ntl.edu.tw/cgi-bin/gs32/gsweb.cgi/login?o=dwebmge
臺灣百年歷史地圖
http://gissrv4.sinica.edu.tw/gis/twhgis/
臺灣記憶
http://memory.ncl.edu.tw/
日治時期戶口調查資料庫
http://www.rchss.sinica.edu.tw/popu/
台灣史知識庫
http://tbmc.infolinker.com.tw/twnohwdb/start.htm
交通部中央氣象局網站
http://www.cwb.gov.tw/V7/。
屏東縣政府民政處
http://www.pthg.gov.tw/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
1. 李文良(2012),〈立大清旗,奉萬歲牌:朱一貴事件時的「皇上萬歲聖旨牌」與地方社會〉,《臺灣史研究》,19(2)。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頁9~18。
2. 李方宸、李仲容、張聖坤(2006),〈失落的屏東平原糖業鐵道-日據時期屏東平原糖業鐵道經營概況初探〉,《屏東文獻》,10。屏東:屏東縣政府文化局,頁74。
3. 李明進(2003),〈萬丹鄉許舉人與下淡水溪義勇公的歷史事蹟〉,《屏東文獻》,7。屏東:屏東縣政府文化處,頁90。
4. 李國銘(2000),〈下淡水往事追憶〉,《屏東文獻》,(2)。屏東:屏東縣政府文化局,頁95。
5. 林會承(1999),〈澎湖社里的領域〉,《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87。臺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頁41-96。
6. 施添福(1990),〈清代台灣市街的分化與成長:行政、軍事和規模的相關分析(中)〉,《臺灣風物》,第40卷第1期,臺北:臺灣風物雜誌社,頁48。
7. 施添福(1990),〈清代台灣竹塹地區的土牛溝和區域發展:一個歷史地理學的研究〉,《臺灣風物》,第40卷第4期,臺北:臺灣風物雜誌社,頁1-68。
8. 施添福(1996),〈宜蘭的聚落發展及實查〉,《宜蘭文獻雜誌》,22。宜蘭:宜蘭縣政府文化中心,頁39-57。
9. 施添福(2001),〈日治時代臺灣地域社會的空間結構及其發展機制-以民雄地方為例〉,《臺灣史研究》,8(1),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籌備處,頁1-39。
10. 許佩賢(2013),〈日治時期臺灣的實業補習學校〉,《師大臺灣史學報》,6。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史所,頁110。
11. 許淑娟(2005),〈清代蕃薯寮街的發展〉,《環境與世界》,高雄: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地理學系,(12):頁1~32。
12. 陳秋坤(2010),〈清代萬丹地區的地主、神明信仰與下淡水社人的離散,1720-1900:以萬丹李家古文書為中心〉,《臺灣史研究》,17(3)。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頁1~37。
13. 蔡慧玉(1996),〈日治臺灣街庄行政(1920-1945)的編制與運作:街庄行政相關名詞之探討〉,《臺灣史研究》,3(2)。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籌備處,頁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