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臺灣博碩士論文加值系統

(44.200.194.255) 您好!臺灣時間:2024/07/15 01:27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 
twitterline
研究生:洪瑞筠
研究生(外文):Ray-yun Hong
論文名稱:台灣高中法治教育內容的法律程序管制史
論文名稱(外文):The Legal History of Procedural Regulations on Law-related Education in Senior High School in Taiwan
指導教授:王泰升王泰升引用關係
指導教授(外文):Tay-sheng Wang
口試委員:許育典劉恆妏
口試委員(外文):Yue-Dian HsuHeng-wen Liu
口試日期:2018-07-02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國立臺灣大學
系所名稱:法律學研究所
學門:法律學門
學類:一般法律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18
畢業學年度:106
語文別:中文
論文頁數:245
中文關鍵詞:權力分立黨國體制法治教育教育改革課綱微調中國國族主義台灣國族主義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4
  • 點閱點閱:553
  • 評分評分:
  • 下載下載:0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0
本文以台灣法律史的研究方法,從「國家透過什麼樣的法定程序來決定法治教育內容」的問題意識出發,爬梳1945年至2018年國家權力針對課程編成相關教育事務的管制模式變化。
在日本政權以及動員戡亂體制終止前國民黨政權的統治下,台灣的教育事務相關法律管制經驗並未因政權更迭而終止。首先,在明治憲法排除立法權就教育事務的干預權能下,課程規則乃由台灣總督府全權辦理。再者,戰後初期國民黨政權接受台灣時,不但台灣調查委員會在接收前設定接收方針下偏重重慶國民黨黨員的意見,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發布過渡辦法時亦不甚參考本省族群的意見。續之,雖然1947年12月25日起即已開始「行憲」,國民黨政權為了將台灣打造為「戡亂復國」的復興基地,仍延續訓政體制經驗中「以黨治國」而「黨國合一」的國政運作模式。在立法權無法反映本省族群意見、以及行政權遵循黨領導人意思的憲政運作下,教育部據「中學法」或「高級中學法」的空白授權,持續透過組織設計權與選任權,控制課程標準內容,實施「中國化」以及「黨化」的教育。
整體而言,在行政權高度管制的程序下,日本政權以及1991年動員戡亂體制終止前國民黨政權下的國家教育,皆在實施方便集權主義國家動員人力的「順民型的法治教育」,以致台灣人的法治觀長久以來被形塑為對權威之「服從」。無論日本政權或國民黨政權,都使用了將「特定的道德價值觀」連結於「我國固有」或「民族傳統」的論述模式,將「服從」的態度描述為國民理所當然應做之事。差別僅在國民服從之對象不同,一為以「神話」為基礎的「天皇制國家」,一則為以「中華民族」此政治概念為基礎的「黨國國家」。
時至1990年代中央性民意代表開始全面辦理改選後,直至第三次政黨輪替後,作為中央性立法機關的立法院仍未置喙過「高級中學法」的空白授權模式。據此,第一次政黨輪替前,國民黨政府仍透過組織設計權及選任權的管制模式,於課程標準中部分保留帶有「順民型的法治教育」性格的道德教育及文化教育;要待第一次政黨輪替後,民進黨政府主持的課程綱要修訂作業才開始建構多元意見得以相互角逐的「框架」,開始實施「反思型的法治教育」。
然而,在法律空白授權、課程綱要的法規範定性不明等問題真正解消前,人民所享有的程序參與權其實仍未受法規範保障,第二次政黨輪替後的課綱微調爭議即可謂為國民黨政府「以黨治國」模式的「復辟」實例。有鑑於以上歷史經驗爬梳,為確保國家教育能包容多元價值觀或意識型態,如何就國家教育事務分配立法權與行政權,以令行政權適當地受立法權抗衡,勢為頗具研究價值的法學問題。現行「高級中等教育法」所設計之「由行政權主導課程發展、由立法權主導課程審議」模式,衡諸歷史經驗所呈現之立法權介入必要性、以及教育事務領域本身所具之專業自主性,除了課程審議會得直接修改草案的決議方式有待商榷外,大致上頗值肯定。
With the awareness of how modern countries decide the content of law-related education through procedural regulations, this thesis aims to analys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model of how state power controlled course curriculum guidelines from 1945 to 2018, based on the research method of Taiwan legal history.
Under Japanese colonial rule of 1895 to 1945, and KMT’s ruling before the lifting of the martial law in 1990s, Taiwan’s experience of being controlled by procedural regulations on education-related issues did not end with the change of governers. Firstly, considering the legislative authority power was not authorized to stand in education-related issues under Meiji Constitution, the course curriculum guidelines were promulgated by Governor-General of Taiwan with full authority. Secondly, when KMT regime came to Taiwan, not only the take-over policy was made in favor of Chungking KMT members’s proposals, but also the transitional measures did not take native Taiwanese’s opinions into consideration. Thirdly, although ROC Constition has been effective since Dec. 25th 1947, KMT regime continued functioning its party-state system, which was established in the period of political tutelage, in order to take Taiwan as the base to retake the Chinese Mainland. Under the constitutional operation that on the one hand, legislative power could not reflect native Taiwanese’s opinions, on the other hand, administrative power operated following the KMT leader’s instructions,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MOE) controlled the content of course curriculum guidelines to implement Chinalization education and partified education by means of the rights to design organization and the rights to appointment according to the blank authority of High School Law or Senior High School Law.
Generally speaking, education was regarded as instrument to achieve the goal of the rulers under strict administrative control during Japanese colonial rule and KMT’s ruling before the lifting of the martial law in 1990s. More specifically, the educational aim of law-relate education during these eras was to train people to surrend to specific ideology. Both Japanese colonial rule and KMT regime connected the concept of “national tradition” with specific moral codes, then described the attitude of “self-surrender” as correct.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se two governers was the object to be surrended to, while one was “Emperor System” based on myth, the other was “party-state system” based on the political concept of “the Chinese nation.”
Though the comprehensive re-election has been held since 1990s, the congress had never made any amendment of the blank authority of Senior High School Law until the third partisan turnover in 2016. According to such law, before the first partisan turnover in 2000, KMT government still continued to utilize the MOE’s rights to design organization and the rights to appointment in order to reserve moral education and cultural education partially, which appllied to the educational aim of teaching “self- surrender.” On the contrary, DPP government began to build a communicative framework for diversity values to make amendments on course curriculum guidelines, thus started to teach “self-reflection” instead of “self-surrender” in law-related education.
However, only if the problem of blank authority be solved, and the course curriculum guidelines’ characterization became clear, could people’s rights of participation in procedure be protected by legal institution. Indeed, the controvercy of adjustment of curriculum guidelines in 2014 after the second partisan turnover in 2008 serves as an example of reappear of the KMT’s party-state system to control the content of the law-related education in senior high school. Considering the legal history of procedural regulations on law-related education in senior high school mentioned above, how shall a modern country arrange the separation of powers on education-related issues to ensure the inclusiveness of education has became an improtant legal issue. As for current regulations, the administratice power plays the leading role in the stage of development of courses, while the legislative power leads the stage of deliberation on currirulum guidelines in accordance with Senior High School Education Act. By and large, in light of the necessity of the legislative power’s participation in the context of historical experience, and the professional autonomy regarding to education-related issues, the arrangement on separation of powers can be considered as being worthy of adoption, except for the type of resolution that the Curriculum Deliberation Council (CDC) could adjust the draft directly.
第一章 緒論 1
第一節、 研究緣起與問題意識 1
第二節、 研究範圍與限制 3
第三節、 既有文獻回顧 14
第四節、 研究方法、研究架構與史料選擇 23
第五節、 章節安排 30
第二章 兩次國家主義式教育之移植(1895-1949) 33
第一節、 日治時期的程序管制與內容控制 33
第二節、 戰後初期的程序管制與內容控制 55
第三節、 小結 87
第三章 黨國經驗延續下的復興基地式教育(1949-1991) 93
第一節、 程序管制—延續以黨治國模式 93
第二節、 內容控制—台灣作為復興中國的基地 122
第三節、 小結 134
第四章 本土意識崛起下的教育管制鬆綁(1991年動員戡亂體制終止至今) 138
第一節、 第一次政黨輪替前的程序管制與內容控制 138
第二節、 第一次政黨輪替後的程序管制與內容控制 165
第三節、 小結 191
第五章 從課綱微調案論權力分配與制衡 194
第一節、 黨治模式復辟—以課綱微調案為例 194
第二節、 展望:程序管制之權力制衡 215
第三節、 小結 228
第六章 結論 231
參考文獻 235
一、中文文獻
(一)書籍
王家通、陳柏璋、吳裕益(1983),《中等教育》,修訂1版,高雄:復文。
王泰升(2010),《具有歷史思維的法學》,台北:元照。
王泰升(2012),〈四個世代形塑而成的戰後台灣法學〉,收於:台灣法學會台灣法學史編輯委員會(編),《戰後台灣法學史(上)》,台北:元照。
王泰升(2015),《臺灣法律現代化歷程:從「內地延長」到「自主繼受」》,台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王泰升(2017),《台灣法律史概論》,修訂5版,台北:元照。
王泰升、薛化元、黃世杰(2014),《追尋臺灣法律的足跡:事件百選與法律史研究》,增訂第2版,台北:五南。
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1946),《臺灣一年以來之教育》,台北: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教育處。
臺灣省政府教育廳(1985),《臺灣教育發展史料彙編 高中教育篇》,台中:臺灣省政府教育廳。
臺灣省政府教育廳(1997),《臺灣教育發展史料彙編 訓育篇(上)》,台中:臺灣省政府教育廳。
臺灣省政府教育廳(1997),《臺灣教育發展史料彙編 訓育篇(下)》,台中:臺灣省政府教育廳。
臺灣教育會(編)(1973),《臺灣教育沿革誌》,台北:古亭書屋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1996),《分組委員專題座談會會議紀錄》,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1996),《教改專題論壇—專題三:教育鬆綁—什麼地方不該綁?》,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1996),《教改專題論壇—專題四:課程改革》,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1996),《教育理念與終身教育組會議紀錄(二)》,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1996),《教育體制檢討小組公聽會暨座談會會議紀錄》,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1996),《教育體制檢討小組會議紀錄(一)》,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1996),《第一期諮議報告書》,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1996),《第二次研討會會議記錄》,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1996),《第二期諮議報告書》,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1996),《第三期諮議報告書》,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1996),《第四期諮議報告書》,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何明修(2010),〈教改運動的驚奇冒險〉,收於:吳介民、范雲、顧爾德(編),《秩序繽紛的年代 走向下一輪民主盛事》,頁157-172,台北:左岸文化。
何明修(2011),〈教育改革運動的政策回應〉,收於:何明修、林秀幸(編),《社會運動的年代 晚近二十年來的台灣行動主義》,頁171-211,台北:群學。
吳乃德(1993),〈省籍意識、政治支持和國家認同—台灣族群政治理論的初探〉,收於:張茂桂(等著),《族群關係與國家認同》,頁27-51,台北:業強。
吳乃德(2013),《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卷二)自由的挫敗》,新北市:衛城。
吳文星(2011),〈百年來中小學教育之發展〉,收於:中華民國發展史編輯委員會(編),《中華民國發展史 教育與文化 (上冊)》,頁281-312,台北:政大、聯經。
吳俊瑩(2017),〈從檢核小組的會議紀錄看課綱「微調」如何預謀突襲〉,收於:周馥儀(編),《記憶的戰爭—反微調課綱紀實》,頁117-123,台北:財團法人清平台基金會。
吳清山(2008),《教育法規:理論與實務》,修訂3版,台北:心理。
李建良(2014),《行政法基本十講》,5版,台北:元照。
李惠宗(2004),《教育行政法要義》,台北:元照。
李園會(2005),《日據時期臺灣教育史》,台北:國立編譯館。
李園會(2006),《日據時期臺灣初等教育制度》,台北:國立編譯館。
周志宏(1996),《「教育基本法」立法必要性之研究》,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周志宏(2002),《學術自由與高等教育法制》,台北:高等教育。
周志宏(2003),《教育法與教育改革》,台北:高等教育。
周志宏、薛化元(1996),〈百年來台灣教育法制史的考察--以國家權力與教育內部事項為中心〉,收於:台灣法學會(編),《台灣法制一百年論文集》,頁460-495,台北:台灣法學會。
周婉窈(2004),《海行兮的年代—日本殖民統治末期臺灣史論集》,台北:允晨。
周婉窈(2005),〈試說公學校修身書中的道德示範人物〉,收於:國史館臺灣文獻館(編),《日治時期臺灣教育學術研討會》,頁97-113,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周婉窈(2017),〈戰後臺灣的歷史教育、課綱爭議,以及反「微調」運動〉,收於:周馥儀(編),《記憶的戰爭—反微調課綱紀實》,頁8-33,台北:財團法人清平台基金會。
周樑楷(2017),〈給各位參與高中歷史科新課綱委員的一封公開信〉,收於:周馥儀(編),《記憶的戰爭—反微調課綱紀實》,頁94-96,台北:財團法人清平台基金會。
周馥儀(編)(2017),《記憶的戰爭—反微調課綱紀實》,台北:財團法人清平台基金會。
林合民、李震山、陳春生、洪家殷、黃啟禎(2009),《行政法入門》,2版,台北:元照。
林怡廷(2017),〈民主化之後的歷史詮釋:臺灣歷史教科書爭議〉,收於:周馥儀(編),《記憶的戰爭—反微調課綱紀實》,頁97-110,台北:財團法人清平台基金會。
林紀東(2010),《法學緒論》,2版,台北:五南。
林富士、彭明輝(1998),《認識臺灣(社會篇)》,台北:國立編譯館。
法治斌、董保城(2001),《中華民國憲法》,修訂2版,台北:空大。
法治斌、董保城(2005),《憲法新論》,3版,台北:元照。
查良釗(1976),〈孔孟之道與現代青年〉,收於:中華民國孔孟學會(編),(《孔孟學說與現代思想》,頁19-22,台北:中華民國孔孟學會。
徐友春(編)(2007),《民國人物大辭典(增訂版上)》,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
徐友春(編)(2007),《民國人物大辭典(增訂版下)》,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
荊知仁(2001),《中國立憲史》,台北:聯經。
張瑞成(編)(1990),《中國現代史料叢編(四) 光復臺灣之籌劃與受降接收》,台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
教育部(1934),《第一次中國教育年鑑》,上海:商務印書館。
教育部(1946),《中華民國三十年教育部頒行 修正初高級中學課程標準》,台北:正中書局
教育部(1956),《中學課程標準》,台北:臺灣書店。
教育部(1957),《第三次中國教育年鑑(上)》,台北:正中書局。
教育部(1957),《第三次中國教育年鑑(下)》,台北:正中書局。
教育部(1971),《教育法令》,台北:正中書局。
教育部(1974),《第四次中國教育年鑑(上)》,台北:正中書局。
教育部(1996),《高級中學課程標準》,台北:友聯。
教育部中等教育司(1962),《中華民國五十一年一月 教育部修訂中學課程標準參考資料(第四輯)》,台北:教育部。
教育部中等教育司(1967),《中華民國五十一年七月教育部修正公佈 中學課程標準》,台北:正中書局。
教育部中等教育司(1973),《中華民國六十年二月教育部公佈 高級中學課程標準》,台北:正中書局。
曹亮吉、周麗玉(1996),《課程改革》,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許育典(2004),〈法治國在台灣的建構與實踐——兼論台灣的法治教育〉,收於:林山田教授退休祝賀論文編輯委員會(編),《戰鬥的法律人—林山田教授退休祝賀論文集》,頁316-354,台北:元照。
許育典(2007),《教育法》,台北:五南。
許育典(2013),《法治國與教育行政:以人的自我實現為核心的教育法》,修訂2版,台北:元照。
許育典(2013),《教育憲法與教育改革》,2版,台北:元照。
許佩賢(2005),《殖民地臺灣的近代學校》,台北:遠流。
許宗力(1993),〈論法律保留原則〉,收於:氏著,《法與國家權力》,增訂2版,台北:月旦。
許宗力(2006),《憲法與法治國行政》,台北:元照。
郭復齊(2017),〈從程序黑到內容 假課綱「微調」還有哪些問題?〉,收於:周馥儀(編),《記憶的戰爭—反微調課綱紀實》,頁58-64,台北:財團法人清平台基金會。
陳明印(1993),〈國民教育法〉,收於:楊國賜、陳益興(編),《我國主要教育法規釋論》,頁10-19,台北:五南。
陳柏璋、林山太(1996),《學前至高中階段課程與教材的主要問題》,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陳愛娥(2001),〈法治國原則的開放性及其意義核心—法治國內涵的矛盾與其解決的嘗試〉,收於:林文雄教授祝壽論文集編輯委員會(編),《當代基礎法學理論:林文雄教授祝壽論文集》,頁169-203,台北:學林。
陳翠蓮(2017),〈課綱「微調」的程序正義問題 導論〉,收於:周馥儀(編),《記憶的戰爭—反微調課綱紀實》,頁83-93,台北:財團法人清平台基金會。
陳鳴鐘、陳興唐(編)(1989),《臺灣光復和光復後五年省情(上)》,南京:南京出版社。
單錦珩(編)(1998),《浙江古今人物大辭典》,江西:江西人民出版社。
普通高級中學課程發展委員會、普通高級中學課程總綱修訂小組、普通高級中學各科課程綱要專案小組(2006),《普通高級中學課程暫行綱要》,台北:教育部。
普通高級中學課程發展委員會、普通高級中學課程總綱修訂小組、普通高級中學各科課程綱要專案小組(2009),《普通高級中學課程綱要》,台北:教育部。
曾坤地(1993),〈高級中學法析論〉,收於:楊國賜、陳益興(編),《我國主要教育法規釋論》,台北:五南。
黃中(1988),《中等教育》,台北:五南。
黃昭元(2012),〈台灣戰後憲法學說史概論〉,收於:台灣法學會台灣法學史編輯委員會(編),《戰後台灣法學史(上)》,台北:元照。
黃益中(2017),〈黑箱課綱反什麼?五個破解教育部謊言的證據〉,收於:周馥儀(編),《記憶的戰爭—反微調課綱紀實》,頁129-132,台北:財團法人清平台基金會。
楊日然(2005),《法理學》,台北:三民。
楊蓮福、陳謙(編)(2013),《民間私藏民國時期暨戰後臺灣資料彙編》,新北市:博揚文化。
董秀蘭、鄧毓浩(2011),〈從啟蒙到賦權—我國社會教育發展與現代公民教育〉,收於:中華民國發展史編輯委員會(編),《中華民國發展史 教育與文化 (上冊)》,頁343-371,台北:政大、聯經。
董保城(1997),《教育法與學術自由》,台北:月旦。
解昆樺(2013),《臺灣現代詩典律與知識地層的推移:以創世紀、笠詩社為觀察核心》,台北:秀威。
劉國銘(編)(2005),《中國國民黨百年人物全書(上》,北京:團結出版社。
劉國銘(編)(2005),《中國國民黨百年人物全書(下)》,北京:團結出版社。
劉梓(1994),《戰後台灣的接收與重建—台灣現代史研究論集》,台北:新化圖書。
潘慧玲(2016),《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普通高中課程規劃及行政準備手冊》,新北市:國家教育研究院。
鄧毓浩(2012),〈百年來我國國(初)中公民教科書的演變與發展〉,收於:國家教育研究院(編),《開卷有益:教科書回顧與前瞻》,頁319-364,台北:高等教育。
鄭麗君(2017),〈檢核小組會議記錄曝光,證實違法發動課綱微調〉,收於:周馥儀(編),《記憶的戰爭—反微調課綱紀實》,頁263-276,台北:財團法人清平台基金會。
蕭阿勤(2012),《重構台灣:當代民族主義的文化政治》,台北:聯經
蕭阿勤、汪宏倫(編)(2016),《族群、民族與現代國家:經驗與理論的反思》,台北: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
謝文全(1992),《中等教育》,台北:文景。
謝瑞智(1992),《教育法學》,台北:文笙。
顏國樑(2004),《教育法規》,3版,高雄:麗文。
顏厥安、周志宏、李建良(1996),《教育法令之整理與檢討-法治國原則在我國教育法治中之理論與實踐》,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二)期刊論文
王泰升(1999),〈臺灣戰後初期的政權轉替與法律體系的承接(一九四五至一九四九),《臺大法學論叢》,29期1卷,頁1-90。
王泰升(2007),〈臺灣近代憲政文化的形成:以文本分析爲中心〉,《臺大法學論叢》,36卷3期,頁1-49。
王泰升(2009),〈國民黨在中國的「黨治」經驗:民主憲政的助力或阻力?〉,《中研院法學期刊》,5期,頁69-228。
吳文星(2012),〈日治時期臺灣社會領導階層與義務教育之實施-以1921-1922第一屆臺灣總督府評議會員之議論為中心〉,《臺灣師大歷史學報》,48期,頁229-257。
李惠宗(2014),〈課綱微調案平議〉,《月旦法學教室》,140期,頁57-67。
周志宏(2014),〈高中課綱微調的法律問題〉,《司法改革雜誌》,100期,頁58-59。
涂予尹(2015),〈論課綱微調爭議:從課綱的法律性質、訂定程序與國會監督談起〉,《台灣法學雜誌》,273期,頁1-10。
張茂桂(2009),〈再探公民:反思高中《公民與社會》新課綱之訂定〉,《公民訓育學報》,20輯,頁1-31。
張茂桂,(2008),〈高中「公民與社會」新課綱的訂定〉,《教育研究月刊》,166期,頁44-53。
許育典(2006),〈教育法學的發展〉,《律師雜誌》,324期,頁10-39。
許育典(2015),〈課綱微調的教育法爭議〉,《台灣法學雜誌》,277期,頁6-8。
許佩賢(2013),〈日治末期臺灣的教育政策:以義務教育制度實施為中心〉,《臺灣史研究》,20卷1期,頁127-167。
陳立夫(1970),〈中華文化復興運動的性質與中華文化的特質〉,《師友月刊》,39期,頁3-9。
喻蓉蓉(2012),〈臺灣醫學人文教育家--黃崑巖〉,《人文社會學報》,13期,頁131-171。
湯梅英(2016),〈台灣公民教育的轉變歷程(II):戰後的變動與挑戰(1945-1949)〉,《台灣人權學刊》,3卷4期,頁51-68。
鄭欽仁(2010),〈中華民族論的演變〉,《臺灣風物》,60卷4期,頁13-53。
薛化元(2004),〈一九五○、六○年代官方改革主張的探討—以總統府臨時行政改革委員會的地方自治建議為中心〉,《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21期,頁235-258。

(三)學位論文
吳玉鳳(2004),《臺灣省參議會受理人民請願案之研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學位論文。
卓育欣(2012),《高級中等學校課程綱要法律位階之研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粘珮甄(2004),《高中「現代社會」課程之執行現況-一所高中之個案研究》,國立臺北師範學院社會科教育學系93級社科組專題研究論文(未出版論文)。
郭嘉惠(2004),《戰後臺灣高中公民教育之研究——析論公民科政治教材之變革與發展》,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碩士論文。
陳敏華(2007),《我國國民中學公民類科教科書國家認同內涵之演變》,臺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在職進修碩士班學位論文。
福田健一(2011),《日本帝國與台灣殖民地教育法制》,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蕭瑞霆(2012),《現代中國國族的知識建構──以戰後國(初)中歷史教科書「中華民族」論述為例(1952-2010)》,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學位論文。
羅婷(2015),《解嚴後新世代法治教育:二十年來我國高中法治教育內涵與演變(1995-2014)》,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碩士論文。

二、外文文獻
(一)日文文獻
1.書籍
岡本真希子(1981),〈枢密院と植民地問題―朝鮮.台湾支配体制との関係から―〉,收於:由井正臣(編),《枢密院の研究》,頁141-191,東京:吉川弘文館。
沖原豐(1980),《日本国憲法教育規定研究》,東京:風間書房。
教育評論社編(1890),《改正学令彙纂》,東京:教育評論社。
駒込武(2000),《植民地帝国日本の文化統合》,東京:岩波書店。
高田敏(1992),〈第50講 法治主義〉,收於:日本近代法制史硏究会(編),《日本近代法120講》,頁120-122,京都:日本近代法制史研究会。
塚脇門蔵、入江彦太郎編(1896),《改正地方学令類纂,明治29年》,神戶:熊谷久栄堂。
北川東子(2007),〈道德の暴力とジェンダー〉,收於:高橋哲哉、北川東子、中島隆博(編),《法と暴力の記憶:東アジアの歴史経験》,頁129-153,東京:東京大學出版社。
林琪楨(2015),《帝国日本の教育総力戦—植民地の「国民学校」制度と初等義務教育政策の研究—》,台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崛尾輝久(1987),《天皇制国家と教育—近代日本教育思想史研究1》,東京:青木書店。

2.期刊論文
水田聖一(2002),〈近代日本における教育制度の形成と道徳教育〉,《人文社会学部紀要》,2卷,頁139-150。
豊泉清裕(2015),〈道徳教育の歴史的考察(1)修身科の成立から国定教科書の時代へ〉,《文教大学教育学部紀要》,49卷,頁27-38。
林珠雪(2013),〈台湾における日本の植民地統治と同化教育問題(日治時期台灣的殖民統治與同化教育問題)〉,《台灣日語教育學報》,21期,頁387-404。

(二)英文文獻
Dan F. Henderson, “Law and Political Modernization in Japan,” in Robert E. Ward ed.,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Modern Japan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68)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
無相關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