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5.137.159) 您好!臺灣時間:2020/09/29 09:43
字體大小: 字級放大   字級縮小   預設字形  
回查詢結果

詳目顯示:::

我願授權國圖
本論文永久網址: 
line
研究生:黃啟仁
研究生(外文):Chi-Jen Huang
論文名稱:恆春地區客家二次移民之研究…以保力村為例
論文名稱(外文):The Rearch of the Hakka-Second-Immigration in Heng-Chun Area: Take Pao-Li Village for example
指導教授:賴志彰賴志彰引用關係
指導教授(外文):Chi-Cheng Lai
學位類別:碩士
校院名稱:國立臺南大學
系所名稱:台灣文化研究所
學門:人文學門
學類:台灣語文學類
論文種類:學術論文
論文出版年:2007
畢業學年度:95
語文別:中文
論文頁數:160
中文關鍵詞:二次移民恆春地區客家保力
外文關鍵詞:Pao-LiHakkaHeng-ChunSecond Immigration
相關次數:
  • 被引用被引用:10
  • 點閱點閱:1375
  • 評分評分: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系統版面圖檔
  • 下載下載:225
  • 收藏至我的研究室書目清單書目收藏:6
本文以恆春地區客家二次移民為研究,而以保力村為例當作研究區域,針對客家二次移民聚落的開發,以及文化的變遷來探討。
恆春地區地處偏僻,就地形而言,早期開拓時期與屏東平原幾乎隔絕,向以「盜賊之淵藪」著稱,清廷嚴禁移民。屏東平原的六堆地區客家人,在清朝時期陸續移民到恆春地區,恆春地區的清代客家移民,其聚落的建立與發展,符合人口遷移理論中「推拉理論」。客家人是農耕的族群,車城平原的保力地區,因其地理環境適合農業耕作,而且具備灌溉的水源,生存的條件與六堆地區甚至於原鄉相似,因此選擇此地生戶定居,然複雜的族群關係相互影響,因而產生了許多文化上的變遷。
首先了解在各時期恆春地區,客家二次移民的背景及發展,透過土地開發與水利灌溉的關係,以及複雜的族群生態作為討論,並以保力村客家移民為例,探討保力村移民的情形,以及舊地名對移民的關連性來比對。保力庄所在的土地勢力範圍,是屬於瑯嶠十八社中的麻仔社與竹社所擁有,保力先民進入車城溪以南至保力溪間的土地墾拓,開墾的初期也經常遭遇當地原住民的抗拒,曾與其有激烈的爭鬥,但之後雙方約和並互結姻親,開墾才得以順利。
保力聚落的發展大約有二百多年,從清領時期、日治時期到國民政府來台後各階段的發展,尤其日治後在地政、戶政、警政等各方面,都能有系統的建立,在研究上有諸多的參考價值,從族群關係、水圳籌建、農業發展、土地關係、牡丹社事件、聯莊自保、學校教化,到後期土地被政府徵收作為國防用地,以及客家意識的甦醒,來探討各時期的聚落發展與變遷。
保力聚落因受地理環境關係的影響,發展上仍屬封閉型農村社會型態。但是到了日治時期,褒忠路的開通讓保力村村民,生活圈與經濟活動,逐漸轉移到車城甚至到恆春,其中包含有郵政、商品的採購、警政關係、學生的就學、當然族群關係的擴展,以及婚姻的交流,促使保力村在語言與文化上的福佬化。
保力聚落是客家人移居恆春地區的第一站,也是恆春半島上唯一全村都是客家人的一個村落,客家聚落的社會組織有別於其他族群,其凝聚的力量較強。臺灣社會凝聚方式,其理想型的發展過程中,可以透過血緣關係、地緣關係、功能關係三項,是社會整合的重要原則。若以這些原則來探討保力村「二次移民」社會的社會組織。發現由於保力村的客家人移民歷史久遠,世代發展綿延,與六堆原鄉的關係密切,因此有血緣性組織,如祭祀公業的設立;以及地域性強、統整力較高的地緣性組織,例如村廟-三山國王廟的探討,以及其他區域性的廟宇;另外,從聚落中各姓氏家族的發展,與地方頭人對聚落的關係,和各姓氏家族婚姻的連結,可以探討功能性組織的關係。從墾拓時期各家族的發展、宗族組織、通婚的關係、神明的信仰,去了解移民社會的人群關係。
客家移民社會在面臨其他族群的衝擊,文化產生變化是必然的現象;從福佬客的概念,去探討保力村客家文化的變遷,語言的福佬化是最具體可察覺,因此從語言的福佬話情形,到風俗習慣的轉變,並以當地的婚俗、葬俗、拜新丁、民俗技藝與祭祀方式來了解,最後以客家建築及空間形式的改變,對保力村客家移民社會的文化變遷作一認識。
恆春地區在清末時期有許多客家的移民,因為族群的融合與複雜的人群關係,因而成為「福佬客」;保力移民聚落的發展,是恆春地區客家移民的縮影,如果在保力問村民:「你是客家人還是福佬人?」,大部分的村民會回答是:「客家人」;然而問到「你的母語?」,幾乎回答是:「福佬話」。保力是屬於福佬客,甚至於恆春地區的客家人都已經福佬化,福佬客的文化現象,展現出台灣多元族群融合的歷史痕跡,他們雖然隱身在台灣底層,但無論在語言使用、空間建築或宗教信仰等方面,仍然可見客家文化的殘跡。從保力村移民社會的聚落發展,及其文化變遷的脈絡,可以探究發現恆春地區,客家文化殘遺的絲絲痕跡。
This research is based on the Hakka Second Immigration, and takes Pao-Li Village for example to explore the exploitation of the Hakka Second Immigration VillageCommunity and the changes of its culture.
Heng-Chun Area is a far-away region. In the Ching dynasty, the authorities Forbade people to immigrate into Heng-Chun Area. And this area was notorious as ‘a gathering place of villains and thieves.’The Hakka living in Liu-Duei Area were immigrating into Heng-Chun continually in Ching Dynasty. The 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immigration village community fit in with ‘Push-and Pull theory.’
The Hakka made their living by agriculture. Because Pao-Li in Che-cheng Plain is suitable for crop planting, just like Liu-Duei Area, the Hakka chose to live here. The complex tribes here influenced each other, so the cultural changes occurred.
Firstly, to realize the background and development of the Hakka Second Immigration in every period in Heng-Chun Area, the relationship of land exploitation and irrigation are discussed. Then, the Pao-Li Village Immigration and how the old names of it influenced the immigration are studied. Pao-Li Village belonged to Ma-Za She and Chu She of Long-Chiao Eighteen Shes. The Pao-Li immigrants entered the area between the south of Che-Cheng Stream and Pao-Li stream to exploit land. At the beginning of exploitation, the immigrants usually had conflicts and battles with the aborigines. However, after they established matrimonial relationship with each other, the difficulties of exploitation smoothed down.
The development of Pao-Li Village Community lasted for about two hundred years. During the Ching Dynasty, the Japan-ruled period and the time after the government governing now came to Taiwan, especially after the Japan-ruled period, the land administration, household registration and the police system were established systematically. S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ethnic groups, the drain construction, the agriculture development, land relationship, the Mu-Dan-She Event, the self-defense between villages, the education system, the land levied by the government for national defense and the revival of Hakka consciousness are chosen to study the development and changes of the Village Community in every phase.
Because of the environmental influence, Pao-Li Village was a closed society. When Japan governed Taiwan, the construction of Pao-Chung Road let the people in Pao-Li start to live and trade in Che-Cheng, even in Heng-Chun. The mail, shopping, police affairs, students’ education, the extending relationship between tribes and the matrimon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ribes made Pao-Li Village become Fulow in language and culture.
Pao-Li Village is the first place for the immigration of Hakka to move to Heng-Chun Area, and it is the only village all composed by Hakka. The social organizations of Hakka are different from other communities for their stronger clanship. Through the ideal process of uniting Taiwanese society, relationship of blood, geography and function are three important rules. Based on those rules to explore “The Second Immigration” of the social organizations of Pao-Li Village, we could found that because of the history of Hakka immigration in Pao-Li Village is long and the Pao-Li Village have been propagated for lots of generations, it has a close relationship with Liu-Duei Area, therefore the blood-relationship is built such as sacrificial offering. As for the geographical relationship, such as temples, especially the San Shan Guo Wang Temples and other regional temples, are examples which will be found out. Besides, the functional relationship could be discovered by the development of different families in the community, the connection of the celebrities of the village and the community, and the matrimonial connection between different families. People’s social relationship in the immigration society can be analyzed from the development of different families in the period of reclamation, the organization of the families, the connection of the intermarriage, the belief of spirits.
It was inevitable for the Hakka society to have culture changes when they faced the impact of other communiti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Fulow-Hakka to inspect the changes of the culture of the Pao-Li Village, the language-Fulownization is obvious. Therefore, through the language-Fulownization, and the regional customs such as local marriages, funerals, baby-showers, folk customs, sacrifice offerings, and the shift of the Hakka constructions and spacial forms, the cultural changes of the immigration Hakka Pao-Li Village can be introduced.
There were many Hakka immigrations in Heng-Chun Area in the end of the Ching Dynasty, they became “Fulow-Hakka” because of the fusion between the communities and complex people relationship. The development of the Pao-Li Village is the epitome of the Hakka immigration of the Heng-Chun Area. If Pao-Li villagers were asked “Are you a Hakka or a Fulow?” most of them would answer “I am a Hakka.” However, if they were asked “What’s your mother tongue?” most of them would answer “Fulow.” Pao-Li Village belongs to Fulow-Hakka, even more, most Hakka in Heng-Chun Area are Fulownized. The cultural situations of the Fulow-Hakka reveal the historical traces of Taiwan’s community fusion. Although those traces are hidden in the subtle parts of Taiwan society, the Hakka culture is still clear in the fields of language, building, and belief. The development of immigration society of Pao-Li Village, and the marks of the cultural changes, those are able to discover the remains of the Hakka culture in Heng-Chun Area.
第一章、緒論
第一節、研究動機與目的
1-1-1研究動機 1
1-1-2研究目的 3
第二節、文獻的回顧
1-2-1恆春地區客家族群移墾的文獻回顧 4
1-2-2二次移民的文獻回顧 7
1-2-3客家福佬化現象的文獻回顧 8
第三節、研究流程與方法
1-3-1研究的發展流程 11
1-3-2研究方法 12
第二章、清代客家移民聚落的建立與發展
第一節、 恆春的客家移民
2-1-1清朝統治前的客家移民 14
2-1-2康熙、乾隆期間的客家移民 15
2-1-3恆春設縣前的客家移民 16
2-1-4恆春設縣後的客家移民 17
第二節、 移墾聚落的發展
2-2-1土地的墾拓 21
2-2-2水利的興建 23
2-2-3族群的關係 25
第三節、 保力村聚落的移民墾拓
2-3-1移民前期的保力村(康熙、乾隆年間) 28
2-3-2移民後期的保力村(道光年以後) 30
2-3-3保力聚落舊地名的沿革 34
第三章、保力村落的發展與變遷
第一節、行政區域的遞變
3-1-1明鄭時期 36
3-1-2清領時期 37
3-1-3日治時期 43
3-1-4國民政府來台後 46
第二節、清領時期的保力庒
3-2-1客番友好 共生共利 47
3-2-2墾拓鑿圳 水稻維生 49
3-2-3客家相繫 聯莊自保 51
3-2-4注重文教 延續客家文風 52
第三節、日治時期的保力庒
3-3-1土地承繼關係與概況 54
3-3-2道路開通 車城為主 58
3-3-3水利管理 奠定農業基礎 62
3-3-4牡丹社事件 後人受惠 64
第四節、 國民政府來台後的保力村
3-4-1聚落經濟 洋蔥、稻米為主 67
3-4-2承先啟後 設立學校 71
3-4-3特殊用地 限制發展 73
3-4-4成立協會 保存文化 75
3-4-5聚落變遷 生活改變 78
第四章、保力客家移民的社會組織
第一節、保力村各家族的發展
4-1-1複雜姓氏 組合為村 90
4-1-2兩大家族 主導發展 91
4-1-3再次遷移 分散各地 92
4-1-4地方頭人 掌握資源 93
第二節、保力村的婚姻關係
4-2-1村內通婚 情形普遍 95
4-2-2變相婚姻 仍有所見 98
第三節、客家的宗族組織
4-3-1張萬三祭祀公業 101
4-3-2張尚發祭祀公業 102
4-3-3楊氏宗祠與祭祀公業 103
4-3-4新安堂古莊鼎公會 104
第五節、 保力村的宗教信仰
4-4-1保安宮-三山國王廟 105
4-4-2土地伯公 109
4-4-3有應公 110
4-4-4、廣濟宮-廣澤尊王 111
第五章、客家移民社會的文化現象
第一節、語言的福佬化
5-1-1客家語的消失 114
5-1-2保力方言的特色 116
第二節、風俗習慣的遞變
5-2-1、婚俗的遞變 118
5-2-2、葬俗 120
5-2-3、拜新丁 121
5-2-4、民俗技藝 123
5-2-5、祭祀方式 125
第三節、客家建築與空間形式的改變
5-3-1、特有的建築風貌 126
5-3-2、祖堂的改變 127
5-3-3、防禦性的空間設計 129
第六章、結論 133
參考書目 138
附錄 143
史料

丁日健:《治台必告錄》,同治六年鐫刻,台北,台灣文獻叢刊第一七種,1959年7 月。
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乾隆二十九年原刊,台灣文獻叢刊第一四六種,1957年11月排印。
王元樨編:《甲戍公牘鈔存》,同治十三年原刊,台北,台灣文獻叢刊第二十四種,1958年8月排印。
王世慶:《重修台灣省通志》,
阮旻錫:《海上見聞錄》,康熙年撰,民國初刊,台北,台灣灣文獻叢刊第二十四種,1958年8月排印。
李仙德:《台灣番事物產與商務》,1871年華盛頓國家印刷局印行,台北,台灣文獻叢刊第四六種,1960年10月。
周元文:《重修台灣府志》,康熙五十年原刊,台北,台灣文獻叢刊六十六種,1960年7月排印。
周鍾瑄:《諸羅縣志》,康熙五十六年脫稿,雍正三年原刊,台北,台灣文獻叢刊第一四一種,民國1958年5月排印。
倪贊元:《雲林縣采訪冊》,臺灣文獻叢刊七十五種,1960年7月排印。
范咸:《重修台灣府志》,乾隆十二年原刊,北京,中華書局景印本,民國1984年10月排印。
郁永河:《裨海紀遊》,康熙三十九年原刊,台北,台灣文獻叢刊第四十四種,1959年4月排印。
施琅:《靖海紀事》,康熙二十四年原刊,光緒元年重刊,台北台灣文獻叢刊十三種,1958年2月排印。
高拱乾:《台灣府志》,康熙三十五年原刊,北京。中華書局景印本,1984年10月排印。
溫仲和:《應州志》,台北,成文出版社,1989年。
夏獻綸:《臺灣輿圖》,光緒五年原刊,台北。文叢第四五種,1959年8月排印。
陳文達:《鳳山縣志》,康熙熙五十八年原刊,台北,台灣文獻叢刊第一二四種,民1961年10月排印。
黃叔璥:《台海使槎錄》,康熙六十一年原刊,錄於嚴一萍主編,原刻景印百部叢書集成之九四,畿輔叢書第四二函,台北,藝文印書館,民國1965年景印。
屠繼善:《恆春縣志》,光緒二十年原刊,台北,台灣文獻叢刊第七五種,民國1950年10月排印。
劉良璧:《重修福建台灣府志》,乾隆七年原刊,台北,台灣文獻叢刊七十四種,民國1961年3月排印。
蔣毓英:《台灣府治》,康熙年原刊,台灣府藏本(原木刻本)景印。
藍鼎元:《東征集》,康熙六十一年原刊,錄於沈雲龍主編。近代中國史料叢刊續編,第四一輯,台北,文海出版社,1975年景印,
藍鼎元:《鹿洲初集》,雍正九年原刊,錄於近代中國史料叢刊續編,第四一輯,台北,文海出版社。1975年景印。
藍鼎元:《平台紀略》,雍正十年原刊,錄於近代中國史料叢刊續編,第四一輯,台北,文海出版社,1975年景印
寶鋆:《籌辦夷務始末同治朝》,九年原刊,錄於近代中國史料叢刊,第四一輯,台北,文海出版社,1975年景印。
《台灣南部碑文集成》:台北,台灣文獻叢刊第二一八種,1966年3月。
《清會典台灣事剛》:台北,台灣文獻叢刊第二二六種,1966年5月
《欽定平定台灣紀略》:乾隆五十五年,台北,台灣文獻叢刊第一○二種,1961年6月。
《保力張氏族譜》:統埔村、張添金主任收藏。
《台灣恆春楊氏族譜》:保力村、楊子明先生收藏。
日籍保力庄戶籍資料:車城鄉戶政事務所
日籍及35年地籍資料:恆春地政事務所

專書

蔡啟�矬間AJames W. Davidson著:《台灣的過去與現代》,台灣研究叢刊第一零七種,民國1972年。
王世慶:《重修台灣省通志》,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1986年。
古福祥:《屏東縣志》,屏東縣文獻委員會編印,1965年7月。
林顯水:《車城鄉誌》,屏東縣車城鄉公所,2004年。
張添金:《琅嶠客車城鄉保力村誌》,屏縣車城保力社區發展協會,2001年。
陳秋坤:《里港鄉志》,里港鄉公所,頁221,2003年。
陳天明:《風庠憶舊-保力校史》,保力國小編印,2004年。
蘇全為:《屏東鄉腎傳略》,屏東文化中心發行,1997年。
曾彩金:《六堆客家社會文化發展與變遷之研究》,屏東六堆文教基金會,
鍾壬壽:《六堆客家鄉土誌》,屏東,常青出版社,1971年。
邱彥貴 吳中杰,《台灣客家地圖》,貓頭鷹出版,2001年。
徐正光:《徘徊於族群與現實之間一客家社會和文化》,正中書局,1995年。
陳運棟:《台灣的客家禮俗》,台原出版社,1992年。
簡炯仁:《恆春鎮誌,清代以前�甯K鎮的開發與社會組織》,恆春鎮公所編印,1999年。
簡炯仁:《屏東先人的足跡》,屏東縣立文化中心,1999年。
簡炯仁:《屏東平原的開發與族群閱係》,屏東縣立文化中心,1997年。
簡炯仁:《屏東平原平埔族之研究》,稻香出版社,2006年。
林美容:《台灣人的社會與信仰》,台北:自立晚報,1993年。
吳文星:《日據時期臺灣社會領導階層之研》,正中書局出版,1991年。
鍾華操:《臺灣地區神明的由來》,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79年。
董芳苑:《認識臺灣民間信仰》長青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86年。
劉還月:《台灣藝陣傳奇》,台原出版社,1991年。
劉還月計劃主持:《台灣客家族群史,移墾篇,上、下冊》,南投市,臺灣省文獻會,2001年。
劉秀美:《六堆客家地區五星石與楊公墩》,南天,2005年。
安倍明義:《台灣地名研究》,台北,武陵出版有限公司,1982年8月。
伊能嘉矩:《台灣文化志》,大正十七年原刊,東京,刀江書院,昭和四十年複刊,台灣省又獻委員會。
伊能嘉矩:《大日本地名辭書續編一台灣》,東京,富山房,明治四十二年。
李乾朗:《墾丁國家公園傳統民居與聚落環境調查研究》,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1990年。
李明一、王世幸:《恆春地區民間宗教習俗調查研究》,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1985年。
林衡道口述,楊鴻博紀錄:《鯤島探源》,台北青年戰事報社,1983年九月初版。
周憲文:《清代台灣經濟史》,台灣開明書店,台北,1980年。
周憲文:《台灣經濟史》,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6年。
洪敏麟:《台灣地名沿革》,台中,台灣省政府新聞處,1985年。
施添福:《清代在台漢人的祖籍分佈和原鄉生活方式》,地埋研究叢書第十五號,台北,師大地理糸印行,1987年。
施添福:《臺灣的人口移動和雙元性服務部門》,台灣省文獻會印行,1999年。
廖正宏:《人口遷移》,台北,三民書局印行,1995年。
陳亦榮:《清代漢人在臺灣地區遷徙之研究》,台北,東吳大學出版,1991。
賴志彰:《彰化縣客家族群調查》,(彰化縣的客家住居生活空間與表達),彰化縣
文化局,2005年。
呂茗芬:《消失的客家村一屏東車城鄉保力村的客家話殘存及相關問題》,美和技
術學院,第五屆客家學術研討會獻論文集,2006年。
曾喜城:《臺灣客家文化研究》屏東:美和新故鄉出版部,2004年。
范明煥:《臺灣客家源流與區域》,臺灣族群社會彎遷研討會論文集,臺灣省文獻
會,1998年。
曾鍊瑛:《導世燈》,台中,瑞成出版社,1959年。
黃昭堂:《臺灣總督府》,東京,教育社,1981年。
張屏生,《屏東縣車城鄉保力村閩南話記略》,未出版,2006年。
松崎仁三郎,鍾紹楨翻印:《嗚呼忠義亭 日文》,台北:盛文社,1935年。
鳥居龍藏著,楊南郡譯註:《探險台灣》,台灣調查時代,遠流出版社,1996 年。
村上先:《南部台灣紳士恆春聽》,台南新報,明治40年。
室伏可堂:《恆春內誌》,大正十五年排印本。
曹永和:《台灣早期歷史研究》,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91年11月四刷。
黃士強、陳有貝、顏學誠:《墾丁國家公園考古民族調查報生報告》,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保育研究報告第三十七號,1987年。
張仁傑:《恆春半島人文地理變遷考據研究》,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1986年。
陳世行:《恆春特產瓊麻、洋蔥、港口茶》,墾丁國家公園解說手冊,1993年10月出版。
陳紹馨:《台灣的人口變遷與社會變遷》,台北,聯經出版社,1979年5月出版。
陳紹馨:《台灣省通誌稿》,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879年。
陳明竺:《都市設計Urban Design》,創興出版社,1992年。
陳其南:《台灣的傳統中國社會》,台北允晨出版社,1989年。
鄭遠:《台灣省屏東農田水利會會誌》,屏東農田水利會編印,1997年。
連橫:《台灣通史》,台北,眾文圖書公司出版,1984年5月,一版二刷。
楊熙:《清代台灣:政策與社會變遷》,台北,天工書局,1984年。
楊緒賢:《台灣區姓氏室號考》,台北,台灣新生報社,1981年8月再版。
蔡志屐:《清代台灣水利開發研究》,台中,昇朝出版社,1980年。
戴炎輝:《清代台灣之鄉治》,台北,聯經出版社,1979年。
戴炎輝:《臺灣 家族制度 祖先祭祀團體》,臺灣文化論叢,南天,1995年。
梁漱溟:《中國文化要義》,上海,學林出版杜,1981。
李榮南譯編:《台灣慣習記事》台灣慣習研究會編輯,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92年。
《九塊厝三山國王廟聖績史錄》:九塊厝三山國玉廟管理委員會編印,1994年。
《台灣私法》:臨時台灣舊慣調查會編,日本神戶,明冶四十二年臨時台灣舊慣
調查會印行。
《臺灣土地慣行一斑》: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臺北,1905年。
《大租取調書附屬參考書》,臨時台灣土地調查局編,上卷,明治三十七年出版,臨時台灣土地調查局印行。
《高雄州下官民職員錄恆春郡之部》:昭和七年。
《恆春郡要覽》,恆春郡役所編,成文出版社印行,日本昭和七年版。

論文期刊

陳如君:《乙未之前恆春地區開發之研究》,成大歷史研究所論文,1994年。
吳中杰,《台灣福佬客佈及其語言研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碩士論文,1998年。
黃瓊慧,《屏北地區的聚落型態、維生活動與社會組織》,國立師範大學地理學系碩士論文,1996年。
胡金印,《恆春地區農業活動對落風山的調適》,師範大學地理系博士論文,2001年。
洪桂枝:《近年恆春地區經濟活動及人口變遷的分折研究》,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地理研究所論文,1973年。
林正慧:《清代客家人之拓墾屏東平原與六堆客庄之演變》,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1997年。
劉秀美:《日治時期六堆客家祠堂建建築之研究》,,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研究所碩士論文,2001年。
江美瑤:《日治時代以來台灣東部移民與族群關係一以關山鹿野地區為例》,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碩士論文,1997年。
鄭全玄:《台東平原的移民拓墾與聚落》,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埋研究所碩士論文,1993年。
羅烈師:《新竹大湖口的社會經濟結構:一個北台灣客家農村的歷史人類學探討》,國立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98年。
賴旭貞:《佳冬村落之宗族與祭祀一台灣社會個案研究》,中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1999年。
簡炯仁:《南台灣屏東平原的開發與族群關係》,台灣文獻,第47卷第3期,1996年。
林桶法:《從民間奉祀看恆春地區開發的特質》,輔仁歷史學報第九期,1998年。
劉枝萬:《清代台灣之寺廟一》,台灣文獻,第四期,1993年。
石萬壽:《乾隆以前台灣南部客家人的墾殖》,臺灣文獻,37卷4期, 1986年。
林衡道:《員林附近的「福佬客」村落》,台灣文獻,14卷1期,1963年。
許嘉明:《彰化平原福佬客的地域組織》,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36期,1975年。
郭伶芬:《清代彰化平原福客關係與社會變遷之研究一以福佬客的形成為線索》,台灣人文生態研究,第四卷第二期,2002年7月。
黎淑慧:《客家人與福佬族群的互動》,白沙人文社會學報,第二期,2003年。
吳聰賢:《農民離村與農業人口之闢係》,臺灣大學農學院研究報告,14卷2期,1973年。
王叔女,《台灣農村勞動力遷移的因素分折(上)》,思與言,16卷4期,1978年。
三浦祐之:《臺北平野開拓之成就》,臺灣農事報,第327號,昭和9年2月。
石田浩:《台灣漢人村落展開過程社會構造》,關西大學經濟論集,三一卷三號,
1981年。
岡田謙,《臺灣北部村落に於はゐ祭祀圈》,民族學研究,第四卷第一號,1938年。
QRCODE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
1. 黎淑慧:《客家人與福佬族群的互動》,白沙人文社會學報,第二期,2003年。
2. 許嘉明:《彰化平原福佬客的地域組織》,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36期,1975年。
3. 石萬壽:《乾隆以前台灣南部客家人的墾殖》,臺灣文獻,37卷4期, 1986年。
4. 劉枝萬:《清代台灣之寺廟一》,台灣文獻,第四期,1993年。
5. 林桶法:《從民間奉祀看恆春地區開發的特質》,輔仁歷史學報第九期,1998年。
6. 簡炯仁:《南台灣屏東平原的開發與族群關係》,台灣文獻,第47卷第3期,1996年。
7. 陳紹馨:《台灣的人口變遷與社會變遷》,台北,聯經出版社,1979年5月出版。
8. 范明煥:《臺灣客家源流與區域》,臺灣族群社會彎遷研討會論文集,臺灣省文獻
9. 洪敏麟:《台灣地名沿革》,台中,台灣省政府新聞處,1985年。
10. 董芳苑:《認識臺灣民間信仰》長青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86年。
11. 鍾華操:《臺灣地區神明的由來》,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79年。
12. 陳運棟:《台灣的客家禮俗》,台原出版社,1992年。
13. 徐正光:《徘徊於族群與現實之間一客家社會和文化》,正中書局,1995年。
14. 夏獻綸:《臺灣輿圖》,光緒五年原刊,台北。文叢第四五種,1959年8月排印。
15. 倪贊元:《雲林縣采訪冊》,臺灣文獻叢刊七十五種,1960年7月排印。
 
系統版面圖檔 系統版面圖檔